从工具到社区,唱鸭要让年轻人和音乐“玩”在一起

原标题:从工具到社区,唱鸭要让年轻人和音乐“玩”在一起

唱鸭的机会在于,寻找到了弹唱这样一个全新的切入点,从而具备了由工具衍生为社区的可能性。李阳认为,继续拓宽UGC内容的深度和宽度将决定平台和用户在未来的成长性。

作者 | 李威

在没有做大范围推广的情况下,唱鸭在00后这个群体里火了,它被爱唱歌的00后誉为神仙软件,让人“上头”。这点也反映在App Store中,唱鸭已经成为了音乐榜TOP10中的常客,最高时进入过TOP3。

在唱鸭上,用户通过不同颜色、不同位置的图标提示,在不会任何乐器的情况下就可以实现自弹自唱。和传统的唱歌App不同,唱鸭只选取歌曲中的某一片段,用户通过选择乐器+清唱+鼓点+音效,就可以完成一个属于自己的原创曲目。

今年6月,《新商业情报NBT》曾经发表过对唱鸭的产品观察。在那个阶段,唱鸭就已经通过自然增长获得了不错的日活数据。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团队仍然在不断地观察数据的变化,“日活会不会又降下来?”

之所以没有拿预算去砸唱鸭,是因为从具体的产品细节上,唱鸭还需要针对用户的增长情况进行更深层的优化。而且,作为一款国内少有的、面向年轻人的音乐类弹唱产品,早前的产品经验并不能很明确地判断出它所切中的是不是一个真需求,需要进行更多验证。

如今,唱鸭在上线半年以来的MAU(月活)都保持了月均超180%的增幅,其中超八成用户为00后,平均用户使用时长为20分钟。唱鸭负责人李阳开始对自己选择的方向更有信心起来,“你说它是唱歌的也好,是玩音乐的也好,(在我看来)唱鸭其实就是一个帮助年轻人去和音乐互动的方式。”

01 | 不如“玩”音乐吧

唱鸭是李阳的团队做的第三个产品。从2018年3月到2018年9月的六个月时间里,李阳带领团队尝试过很多创新赛道,但都不是特别成功。然后团队开始调整方向,在商业环境更好的国内寻找新的机会。

李阳和团队最后选中了音乐。“我们看了一下,国内的熟人社交、短视频都没有什么空间,但是在音乐这件事上很多年没有出现过新的变化,播放器也好,全民K歌也好,很多年都是一个产品形态。而且,我们原来做海外,发现有很多工具是帮助人去创造音乐的,在国内其实很少。”

作为一个唱歌跑调但还喜欢唱歌的人,李阳觉得现有的卡拉OK式的演唱类产品方式是值得商榷的。他觉得让所有人都按照一个固定的节奏和音轨来进行演唱,然后再打分的设计并不符合00后的口味。唱歌应该更注重自我情感的表达,唱完能让自己开心就可以,不一定非要唱成同一个标准。

短视频的成功也给了李阳一定的启发,具体在唱歌这件事上,并不是所有用户都想唱完一首完整的歌,一个30秒左右的片段或者副歌足以让用户感受“短”的快乐。而加入各种各样的乐器,让用户开始弹唱则让唱鸭拥有了“玩”音乐的可能性。

“我们感觉现在年轻人对音乐,至少对唱歌这件事的需求,是创造性和演艺性并存的。”李阳说认为,唱鸭在年轻人群中有着很高的接受度,是因为年轻人需要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演绎一首歌曲。这是唱鸭平台上最核心的、最有价值的诉求,也是唱鸭一直在整个平台上去尝试运营和让用户发扬的东西。

02 | 帮用户“弄”出一首歌

在唱鸭上,一部分用户也只是满足于把一段歌曲中规中矩的演绎出来;另一部分用户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组合乐器,然后去演绎一段歌曲;也有一些用户会发布自己的一些原创歌曲。在有限的运营投入中,团队会主动去运营像“不正经方言电台”、“炸裂鼓手”这样的话题。

同时,唱鸭还在继续为用户提供更多“玩”音乐的工具。在乐器的选择上,唱鸭从最初只有吉他和钢琴,到现在已经拥有尤克里里、管弦乐、B-BOX、放克电钢等十几种流行乐器或伴奏音。除此之外,针对时下最流行的古风音乐,唱鸭还提供古筝、扬琴、琵琶等中国传统古典乐器。

在李阳的介绍中,唱鸭还准备为用户提供工具,帮助他们利用一些歌曲中常见的和弦走向来进行歌曲的创作。甚至,唱鸭还会考虑推出工具帮助用户实现与明星之间的和声。“我们觉得工具一定是在不断地降低普通人参与到音乐创作中的门槛,将半创作性的能力赋予给普通人。”

用户学习成本和产生内容的ROI比较高的功能,唱鸭都会花费精力去做。就比如弹唱的功能学习成本不高,且比清唱更易传播,就会成为唱鸭的切入点。李阳希望借此来让更多用户意识到原来在唱鸭上还可以这样唱歌,激发年轻用户们将更多的想法、音乐创意和表现力通过唱鸭释放出来。

李阳表示,唱鸭的最终目的是要让用户能够比较容易地“弄”出一首歌。他不想用“创作”来描述这个行为,因为太过专业性,只是想让用户有能力通过简单的编曲实现自我情绪的表达。“首先是让他唱得好,第二是让他乐器用得好,第三个是能用一些和弦创作一些旋律,循序渐进地进行。”

如果说帮助用户打破“唱歌应该按照卡拉OK方式进行”的刻板印象,是唱鸭在拓宽UGC的生产广度;那么推出更多创作工具,并即将开始推动进行一分钟以内完整歌曲的原创,是在增加唱鸭上UGC内容的深度。广度决定了创作群体的基数,深度则决定了平台和用户在未来的成长性。

“就像抖音定义了15秒的短视频一样,我们也想定义一个30秒的歌曲。”李阳说,“因为你可以看到现在唱鸭上唱的歌曲还是原来歌曲的一个片断,或是重新解构的一个片断,但这只是一个片断,它还不是一个完整的作品。”

03 | 瞄准抖音?还是成为下一个音乐社区?

以弹唱工具帮助用户和音乐“玩”起来为基石,唱鸭正在抓住机会,将引导用户“玩”出更丰富的内容作为一个更为重要的目标,最终“玩”成一个新的年轻人社区。这也是推出“云村社区”的网易云音乐正在探索的路径,同样也是视频领域已经形成的格局。

无论是在音乐行业,还是在视频行业,版权的方向满足的是大众用户欣赏内容的需求,在此基础上,还需要有产品来满足大众用户生产内容的需求。放在视频行业中,是爱腾优与抖音、快手的区别。而在音乐行业中,同样需要在播放器产品之外,有类似抖音、快手这样的产品出现。

唱鸭的出现似乎有抖音最初的影子,从切入细分品类找到最为垂直的用户,然后用创新产品改变内容生产的方式沉淀大量的UGC短歌曲,最终随着用户的不断涌入和产品心智的形成,一款小而美的App最终走向了大众,成为了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和态度。

机会在于,唱鸭寻找到了弹唱这样一个新的切入点,从而具备了由工具衍生为社区的可能性。对于唱鸭而言,最重要的特性是具备对音乐的解构能力。这个能力使其有可能成为一个比全民K歌更年轻,比强调专业性的音乐社区更大众性的,能把音乐“玩”起来的产品。

短歌曲的ugc生产将是社区运营的核心方向。一方面可以通过短歌曲这个类型建立唱鸭的辨识度,另一方面,可以建驱动用户与用户之间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并在此基础上形成自己的内容壁垒。

“对唱鸭来说,其实功能驱动的用户增长都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因为除了弹唱之外我们还有蛮多可以帮助用户的能力可以去实现。”李阳认为,唱鸭现在应该是功能驱动的增长与内容驱动的增长并行发展的阶段。在叠加功能的同时,唱鸭需要尽快尝试推广“30秒的歌曲”的概念。

“这就是创新的乐趣所在,每一关不是都有现成的答案,你一定要花点时间去试探和琢磨,看看它行不行得通,行得通就继续走下去,行不通就再想想办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