饰演反派的迪士尼?

原标题:饰演反派的迪士尼?

“我一定一定要去遍全世界的迪士尼乐园!”

你身边百分百有1个熟人,会说出上面豪言壮语。微博搜索迪士尼,最常看到的一句像广告词一样的推文是:“全世界都在催你长大,只有迪士尼会守护你的童心。” 不过这是真的吗?

早期迪士尼的落难主角特质:母亲永远缺席,敌对角色常是现在人人迷恋的「恶女」

她们曾以美艳、富裕、优雅的形象出现,在百度百科里拥有「邪恶」人设,一旦除去作恶的夸张化形象后,其行为的根本原因,竟然是害怕衰老、热衷事业、担忧女儿婚嫁:

拥有巨屏镜面手机,

不配出现姓名的邪恶皇后Grimhilde

↑她不断刷着测评,购买神仙水和鱼子酱眼霜,预防衰老后比别人落魄,这个缘由称不上虚荣,更谈不上罪恶。

做着皮草生意,

为制作一件大衣头痛成为动物杀手的Cruella de Vil

↑她是一位服装设计师,假如接待了喜爱皮草的客户卡戴珊一家,需要千辛万苦地寻找她们最爱的皮毛做外套,这样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死后女儿们并不能继承过世老公的遗产,

得替她们找男人的Lady Tremaine

↑她为人母且丧夫,在相亲角得到一个非常优质的相亲对象时,优先考虑自己两个女儿的未来,似乎也不是十分说不通。

她们都比华特·迪士尼手下的女主时髦太多,而白雪的造型却像《故事会》里的直男审美:

「白雪公主」中的皇后Grimhilde,还有「沉睡魔咒」里的魔女Maleficent戴上时髦的头罩,让我们完全有理由爱上她们的穿着品味。

冷战时期的未来头罩

侧面证明了恶女角色对于时尚有启发的,还有插画师@GrizandNorm以Balenciaga、Louboutin、Alexander McQueen等品牌和女反派结合的画作。

恶后Grimhilde被迪士尼塑造得最阴险毒辣,在影片中连名字都不配放入台词,但她长得最美穿得最超前,原型是琼·克劳馥,一位争议颇多、绝不岁月静好的双性恋女明星,当时还在世的迪士尼是基督徒,双性恋可能是教徒们眼里的恶魔。

我 i 了

此类种种偏见和影射,直到华特·迪士尼去世二十年间才逐渐变化——90年代后的「美女与野兽」和「阿拉丁」里出现了与女主对决的男性反派。直到2010年,「魔法奇缘」和「冰雪奇缘」终于舍弃了女性反派扁平的邪恶形象,感谢平权主义崛起。

华特·迪士尼哪里能想到这一茬,他只想倡导:听我的,爱做家务的乖乖女,才会过上幸福的人生

顺带一提,迪士尼早期的真人电影《欢乐满人间》中的女主人反面典型,是主角女教师玛丽·波平所任职的家庭的女主人——一位为妇女争取权益而疏于家务教子的女权主义者。

小时候喜欢公主,长大了喜欢反派,贴心的「后期」迪士尼,也会为你编出理所当然的反派心路历程,让你在安吉丽娜·朱莉A爆的颜值里,找到“喜欢恶人”的圆满。

号外: Lala Land里的女主石头姐将出演Cruella de Vil

Disney 造梦者的称号名不虚传,但8月末,迪士尼乐园(上海)在安检时强制翻包、禁止携带食物进入园区、不接受任何调解的新闻,迅速引爆微博,迪士尼俨然成为一个反派人物,最不开心的绝不是小屁孩,而是我们这种半大不大抱着童年回忆不肯撒手的人。

有心人总能留意到迪士尼的「黑历史」,有的人惯性选择性遗忘,因为从童年故事里看到新的理解,有时是五味杂陈。

除了女性刻板印象,时代烙印最明显、改动最大的歧视是「三只小猪」里的狼,以犹太人的形象出现,当时美国的观众甚至可以听出一股犹太腔调。尤其在战后纳粹血腥屠戮犹太人后,认为迪士尼暗示“会做生意的犹太人”形象是骗子、欺瞒者,这点始终为人诟病。

1933年第一版“牙刷商人”与1948年战后重映版“买牙刷的大学生”

可能这也是身为犹太人的Woody Allen伍迪·艾伦,借电影「安妮·霍尔」之口说出“那年安妮霍尔还是个孩子,妈妈带她去看白雪公主,人人都爱上了白雪,只有她,却偏偏爱上了女巫”的原因?

种族歧视的痕迹,虽然见仁见智,但扪心自问你难道没有一点点怀疑,刀疤和木法沙的形象,可能不是同一种族么?

真狮版就每只狮子都很像……

黄色玩笑和共济会等等元素,一是属于成年人的低俗笑点,一是美国意识形态的一种传播——“唐老鸭也是那么做的!我也要这样做。”

动画中色情元素

共济会手势

举个栗子,同样是娶变成动物的女人,「天鹅姑娘」和「田螺姑娘」就是植入西方和中国的两种意识形态的故事:

一个是猎人偷了天鹅姑娘的羽毛导致她不能飞翔,得以娶她为妻,她也幸福的相夫教子,找到翅膀(象征自由)的天鹅,立刻抛夫弃子离去。

而一个是凤凰男兢兢业业地奋斗,直到把神感动,赏赐了个乖巧的田螺姑娘,直接以幸福的生活结尾(而没有包办婚姻没自由的说法)。

意识形态太容易透过动画片感染孩子,这是华特·迪士尼早在和FBI进行过合作时就了解到的。

带有纳粹政治隐喻的敬礼和方步

真人版中取消方步,留了大量弯月景,笔者认为依然在隐喻某些东欧国家

1950s末尾,迪士尼所有影片剧本都会在拍摄前,交给FBI看一遍,FBI会给出改动的审核指示。看它的儿童们,未来会有意识交税、对纳粹「毒瘤」等国家敌人有鲜明的认知、也可能有更多的影响。

*Tips

FBI

迪士尼和FBI在Cold-War(不是我们熟知的品牌)冷战时期前,通过拍摄伪记录打片(类似007同类),宣传FBI局长胡佛的伟岸形象,塑造帅气的政府面貌,传播爱国意识形态。

因而真正的冷战时期,胡佛领导的FBI情报监督系统工作过度顺利,也就逐渐膨胀成为「过度监听」的丑闻。

这种政商合作的操作,听起来是不是有一点耳熟?

ANYWAY, IT WORKS.

迪士尼在千禧年之后,跟着潮流和政治在变化,即便我们会被不同的观念混淆,也会因赶时髦认为「恶人」没那么邪恶,我们甚至会模仿「恶女」的穿着。小时候怎会相信「恶女」出的系列彩妆、拍的专门电影会卖座?

长久留存下来的大品牌里,一样有「意外损毁人工抹除」1930-1945年间纳粹倾向资料的Louis Vuitton。纵观这些争议的旧闻,都像有一个巨大社会的阴影在催促它们发生。

Editor: Kay Gu

Design: Darmi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