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原子弹爆炸生还者亲述: 上万人被煮死, 满大街都是行走的鬼!

原标题:广岛原子弹爆炸生还者亲述: 上万人被煮死, 满大街都是行走的鬼!

1945年8月6日凌晨,一辆美军军用六轮卡车,载着12个身穿连体飞行皮衣的美国飞行员,悄无声息的驶向了美军太平洋舰队天宁岛基地。在那里,七驾B-29轰炸机已经准备就绪。在机身尾部涂着数字82的轰炸机前部炸弹舱内,藏着一枚8900磅重的球体——这就是后来让日本吓破了胆的“小男孩”。它的最终目标,将是日本广岛、长崎、小仓这三座城市的其中之一……

保罗·贝蒂茨和他的伙伴们在出发前为了这次行动万无一失,执行任务的保罗·贝蒂茨提前准备好了一把手枪和一粒氰化物药片,其他11名成员也都做好了同样的准备,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防止任务失败后不幸被俘,那样的话,宁可自行了断,也不会因为不堪忍受酷刑的折磨,而供出“小男孩”身上的秘密。1时37分,三架侦查天气的气象侦察机,分别前往广岛、长崎、小仓进行前期的天气侦查,以防止出现在厚云层或者阴雨大风地区投弹的情况。几个小时以后,一夜没睡的飞行员们开动了发动机,向日本飞来。7点30分,先行派出的气象侦察机发来报告,称广岛的天气适合投弹,于是机长贝蒂茨下令飞机向广岛飞行。

图为1945年8月6日被投放到广岛的原子弹“小男孩”正在做零部件测试。半个小时后,飞机飞到了广岛上空。飞机上的贝蒂茨已经能够看到广岛市中心的一栋栋白色的建筑物,他甚至还能够看到许多走来走去的小点,“看起来就像是走路去上班的人们”。8点十分,投弹手瞄准了位于广岛市中心的相生桥,它那独一无二的T型结构很容易从空中看到。8时15分17秒,随着贝蒂茨一声令下,“小男孩”从自己的固定装置上脱落下来,带着死神的呼啸坠向了大地。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摆脱了机鼻下4吨重量的“艾诺拉·盖伊”号飞机,突然开始朝上一跃,贝蒂茨猛然让它右转,来了一个60°的俯冲和160°的转弯。这时,飞机以一种几乎与地面垂直的角度疯狂向上攀升,因为贝蒂茨只有不到50秒的时间来尽量远离接下来将要发生的大爆炸,否则,就会葬身在巨大的冲击波中。投弹手开始倒计时,他呆呆的盯着头部向下冲向广岛的“小男孩”,忽然想起来原子弹爆炸释放的两度足以闪瞎所有盯着它看的人的眼睛,赶紧把自己的眼光从投弹瞄准器上挪开。

与此同时,一道耀眼的白光照亮了整个飞机,在广岛市上空不到200米的空中,“小男孩”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广岛的上空,蓦地腾起了一大团蔓延开来的大火球,百万分之几秒内,炸弹正下方的地面温度骤然升至6000华氏度。许多人的神经末梢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来对疼痛做出反应,全身的骨头和器官就被极高温度所汽化。死亡来得如此之快!

在相生桥周围半公里的范围之内,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幼瞬间化为了一块块木炭。在他们烧焦的尸体内,内脏器官已经被蒸发,刚才还活生生的这些人,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堆堆黑色的东西。一名逃到街上的杂货商事后这样描述他看到的世界:“人们的相貌是……唉,他们都因为灼伤而皮肤变黑……他们都没有头发,因为他们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眼看去,你无法说出你是在看他们的正面还是在看他们的背面……他们将胳膊抱(在他们的胸前)……他们的皮肤……不仅是他们手上的,而且也有他们脸上的和躯体上的,都挂了下来……如果只有一个或者两个这样的人……也许我不会有这样强烈的印象。然而,无论我走到哪里都遇到这样的人们……他们中许多人就死在了街上。我仍然能够在头脑中想起他们的形象就像在行走中的鬼……他们看上去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走路的方式非常特别,非常缓慢……我本人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几秒钟之内,7万人的生命被夺去,距离中心地带一公里的范围内,几乎所有的生命和建筑都人间蒸发了。还有成千上万的日本人死在了火海和水里。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在爆炸中心两英里范围内的所有建筑物都燃烧起了熊熊大火,火借风势,汹涌的火焰很快弥漫了整个广岛,呼救声在广岛市的每条街道上此起彼伏。为了逃离肆虐的火焰,许多日本人跳进了广岛市的各处消防水池中,可是,等待他们的仍然是残酷的命运。原子弹的爆炸把水也煮沸了,任何人只有一跳进去就会被活活煮死。还有雪多人跳进了广岛市的河流之中,但是他们跳进去之后就发现这些河流已经被尸体堵塞,根本就没有办法游泳……

整个广岛一片混乱,估计认为,到1945年底,广岛核爆造成的死亡数字为14万人。三天后,同样的情形出现在长崎。这一次的轰炸造成长崎市8万余人当日伤亡和失踪,城市60%的建筑物被毁。日本人的意志一下子被彻底击垮了。数日后,日本宣布投降……后来,杜鲁门一语道破了本质:日本人唯一能听的进去的就是炸弹的声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