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古琴去拉萨过年,遇见早期节奏民宿

原标题:带着古琴去拉萨过年,遇见早期节奏民宿

年初雅菲说:“我们去拉萨过藏历年吧。”

十几年间,多次进藏,因为有回家过年的传统,从来没有遇到过拉萨的年。

今年藏历年刚好和春节凑到了一起,想着忙碌了一年,去拉萨散散心,感受一下冬日拉萨温暖的阳光,确实是一次值得期待的旅程。

自从雅菲开始学习古琴后,便逐渐地从抑郁状态中恢复过来,在淡雅的古韵之中,让内心宁静下来,重新寻找到生活的乐趣,便是连旅行,也要带上古琴一起。

雅菲说:“自从学琴之后,古琴已经取代了旅行成为最大的乐趣,在旅途中每天弹一下琴,是最享受的事情。”

人生能够找到自己的爱好,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它能让你度过很多难关,无论境况如何,只要沉浸其中,便能感受到内心的充实丰盈,宁静祥和。

喜欢听古琴的猫

雅菲在拉萨找了一家叫做“早期节奏”的民宿。每次出行,她总会花很多时间去做计划,所寻民宿,都有其独特之处,让人惊喜。

这个名字咋一看让人有些费解,它隐含了怎样的寓意呢?等来到这后,看到完整的slogan,就明白了:人类早期的节奏,我的理想生活。

早期节奏 logo

2015年7月17日,我向十个朋友要了十首他们喜欢的诗,定为早期节奏十个房间的名字。

于是,我便可以日夜与他们为伴。因着他们,我无趣的人生才得以部分解救。

邓老师有着公益情怀,师姐有环游世界的打算,文涵做着一家教育机构,凤凰是刚去了趟印度修行地的牛仔裤批发商,十一深爱着她两岁的小侄儿,老艾是一个有抱负的公务员,一一曾经想做家居整理师,朝玲要结婚了,有个可爱女儿的梦萝在写作……

朝玲在七八年前对我有两个字的评价:无趣(这个事我可能要唠叨一辈子了)。

师姐说,“有趣儿,比有权有钱,有能力有心机,甚至有理想有抱负重要多了。”

但生活得有趣是一件多难的事啊,“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件事让我相信我是对的,就是人生来有趣,过去有趣,渴望有趣,内心有趣却假装无趣。也没有一件事能证明我是错的,让我相信人生来无趣,过去无趣现在也无趣,不喜欢有趣的事而且表里如一。所以到目前为止,我只能强忍着绝望活在世界上。”(《红拂夜奔》)

这些年我所有的努力和期待就是做一个有趣的人,我想把生活过得色彩鲜艳些。于是我从广州来了拉萨,做过咖啡厅服务员,后来在西藏电视台做过文秘、助理、广告,现在开了家客栈,还想四处走走,也想写写故事。

客栈是让一个有故事的旅行人遇上另一个有故事的行者的地方。

我想在我的客栈里记录下这些美好的人和丰富的故事。我也可借由你们的故事变得更有趣儿些吧。

以上文字是老板娘双喜开早期节奏这家民宿的初心。

老板娘双喜在拉萨找到了她的理想生活。

双喜和谷老师让我们过了一个难忘的新年,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客栈度过,与老友重聚,与新朋友相遇,弹琴喝茶,看书喝酒,包饺子过新年。

在拉萨过大年

在飞机上度过了漫长的旅程,进入藏区后,从飞机窗口往下看,透过云海,便是茫茫雪山。

因为西藏这几天气候不稳定,飞机误点我们比预期晚了三个小时才到达拉萨,冬日的拉萨,白天有阳光之时,非常暖和,很多人都喜欢坐到外面晒着太阳和甜茶,但一到晚上,太阳下山后,气温就迅速下降,我们到达“早期节奏”后,第一时间就是坐到大厅里的火炉旁烤火取暖。

双喜的早期节奏开在扎基寺附近的一个小区内,一栋三层别墅,门前有个院子。屋内多少有些藏式风格,大厅正中的火炉是标配,一些淘回来的藏柜摆放得恰到好处,藏式小物件随处可见。

最标志性的则是大厅一整面的书墙,几乎是每个客人拍照留影的地方。

老友相聚:乐乐、tao、雅菲、路飞

书架下靠窗的书桌是晒太阳看书的绝佳之处,双喜偶尔也会在这里弹弹古琴。另一边的书桌是抄心经的地方,来到这个古色古香的环境下,很多人都会不自觉地提起笔抄一抄。书桌上方一片空白的墙,每晚都会播放有关藏区的纪录片和电影。

《转世小活佛》与抄心经

客栈的主理人叫倩倩,一个四川女孩。你不能称呼她义工或是前台,她嫌很low,一定要叫主理人。

我最喜欢的则是倩倩特调的拉萨啤酒煮醪糟,放在火炉上用牛粪烤热喝,既驱寒,又别有一番风味。

双喜麻利地向我们介绍完藏历年的一系列寺庙民间节庆排期后,留下一句:“你们运气很好,这两天飞拉萨的都因天气原因,来到了贡嘎机场降落不了只能飞回去,有两个原本要来住的朋友,就这样放弃了来拉萨过年。”

雅菲身子暖过来后,回到房间吹着暖风机,继续她每日晚上的古琴功课。

每天视频弹琴给老师交功课

我和雅菲是最早到的,一些以前路上认识的朋友,乐乐、路飞、咕咕也赶在年前来到这里,很久没有这么多朋友一起相聚了,我们并没有去赶各种节庆,除了去了一趟布达拉宫,自驾环羊湖+普莫雍措一圈,偶尔会去大昭寺广场旁的甜茶馆晒太阳和甜茶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民宿里消磨。

看书、弹琴、喝茶、发呆

朋友相聚

弹琴唱歌

最热闹的则是过春节那一天,阿禅夫妇也被我忽悠到了这里一起包饺子过年,不知道大家彼此有多久没有这么多人用如此传统的方式过年了,而这是在拉萨,不是在自己老家。

这就是人类的早期节奏么?

这就是理想生活么?

大多数人,对于理想生活,都会有所向往,但什么才算是理想生活,却难有一个客观的标准,而在我的经历中,追寻理想生活的人,往往会经历更多艰难与考验,承受不确定性带来的精神折磨。

翻开人类历史的宝藏,我们才会发现,那个蛮荒时代,并非我们所想象的和平宁静的田园世界,那是一个没有规则,弱肉强食,在每天都要躲避野兽,寻找食物生存下去的丛林法则中求存的世界。

如果这是人类的早期节奏,那这里有什么理想生活是值得我们去追寻的?

我没有答案,如果让我去理解,类似的还有人怀念改革开放早期节奏,互联网早期节奏。

或许在每一个尚未形成新的规则的世界里,虽然充满了各种未知的艰险,但正是这种探险的过程中,我们打破了旧世界的约束,有机会参与到制定新世界的规则,从而创造自己内心的理想生活。

或许这正是虽然创业九死一生,依然有无数人如飞蛾扑火般走上创业这条路的原因吧。

或许,根本没有所谓的理想生活,又或许,我们都在创造自己的理想生活的路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