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烈河与乌滦河

原标题:武烈河与乌滦河

武列乌泺盖同热,固都尔呼鹦鹉合

默沁语义茅沟也,龙刍玉带赛音河

落孛鲁即沼泽陷,移剌袅败岭名得

石挺缘从柱之义,无能届其崇标者

武列河是承德(市)的母亲河,双峰寺水库的落成,让武列河对承德自然、经济、人文的影响更加深远。

笔者前探讨“乌滦”,其音近者有如“ulan”意为红色,还有似是“ulun”意即“夏苗”,夏捺钵之行为。近日复对比武列河,发现二者可能存在某种语音上的关联。仅作一种分析,留以备览。

《清史稿》“热河,古武列水。西源固都尔呼河,自丰宁入,纳中源茅沟河即默沁河,东源赛音河,迳磬锤峰,合温泉,始曰热河。”《大清一统志》谓固都尔呼河 “在丰宁县东,即热河之西。源出围场东南界察罕陀罗海之西,南流入丰宁县境,径固都尔呼岭,名固都尔呼河,下流合茅沟河赛因河,以入于热河”。

“固都尔呼河”俗称“鹦鹉河”,据了解全长66公里。满语“yengguhe”为鹦鹉之意,一种凤凰鹦鹉谓之“garudangga yengguhe”,直译为形状像凤凰的鹦鹉,也有皇后、太后专用之意,其“garudangga”音转即近于“固都尔呼”,盖属于省言互转之词。或指代固都尔呼岭状如凤凰使然。

茅沟河即默沁河”,全长68公里。满语中有“elben”谓之茅草,似与“默沁”存有音转关系,待考。

赛音河俗称玉带河、头沟川,全长44公里。“塞音”盖即“sain”意指好的、优秀的、吉祥的、灵巧的等。玉带则为“gui umiyesun”,未见其音转之痕迹,但疑似《水经注》“龙刍之溪”同义。《金史》“(临潢府)有天平山、好水川,行宫地也,大定二十五年命名。有撒里乃地。熙宗皇帝统九年尝避暑于此。有陷泉,国言曰落孛鲁(盖即lebenggi之音转,乃潮湿而陷脚的地方之意,应指代沼泽地、涝洼地之类的地貌)。有合袅追古思阿不漠合沙地。”这里的“好水川”若依金语(满语)即“赛音河”。若此是承德之赛音河,则可知此地金代曾有行宫或即汤泉之先,有天平山或即北大山之名。一说此好水川即今内蒙古哲里木盟扎鲁特旗西白音巨流河。

鹦鹉河(西)、茅沟河(中)、玉带河(东),三条河流古代谓之三藏水。今分流域主要属隆承两县的鹦鹉河、茅沟河都发源于茅荆坝的敖包山,盖即所谓老丰宁的固都尔呼岭之属。文史界认为茅荆坝金代叫作“袅岭”,是陷泉之战发生地。盖即依据《金史·本纪六》“庚寅,右副元帅仆散忠义大败窝斡于袅岭西陷泉。获其弟袅(移剌袅)。”袅岭之名来源盖即从“移剌袅”之名所得,盖即移剌窝斡之弟所辖地的山岭,如《金史》所述的“奚王岭”一样,也是指代奚王所辖之山岭。说明当时金人对当地山岭古称不详,以地主名之。

又《水经注》“(武列水)东南历石挺下,挺在层峦之上,孤石云举,临崖危峻,可高百余仞,牧守所经,命选练之士,弯张弧矢,无能届其崇标者。”这里的石挺即指代棒槌山,“挺”《说文》谓之“挺,拔也”,挺且直之意,汉语可自解。盖与“taru”为互转之词,本柱子之意,山如石柱。

热河,古武列水,又有“武烈河”之一种写法。“武列”与“热”或存在互转之关系。满语谓热为“halhvn”一般意译为“哈伦”,但仔细观察实际其极有可能转为“武列”之音,即“ha”浊音转成“呼-武”,“lhvn”合音疾呼转似“伦-列”。

又再次查证乌滦河,一般云其为滦河之别称。有的版本史料则写为“乌河”即乌泺河,汉语直译意思即黑色的水泊之流。仅从语音观察“乌滦”、“乌濼”与“武列”其音极似。乌滦河的历史定位,多从王曾《北行录》云:“自偏枪岭四十里,过乌滦河,东有滦州,因河为名。”《辽史》“过乌泺河,东有滦州,又过摸斗岭,一名渡云岭,芹菜岭,七十里至柳河馆。”《武经总要》:“石晋割赂燕蓟易定帅王都,驱其民入契丹,因以乌滦河为名以居之。按贾耽说,西北渡滦河,至卢龙镇。”

第一这段滦河近于古之滦州,也即今滦州市等地,第二其翻山越岭之后还大概距离柳河馆越七十里有余。从隆化到高新区大概也即一百里左右。综合观察,乌滦河应指向武烈河与滦河汇合之后的滦河下游流域。“乌滦”或即“武列”的另一种延续。两河交汇之地清初谓之“热河营”,是避暑山庄(热河行宫)之先的重要地理坐标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