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脾气:唐代女子“驴鞠”为何更具观赏性

原标题:倔脾气:唐代女子“驴鞠”为何更具观赏性

唐代是我国古代体育史上的一个辉煌的时期,唐代的女子体育活动在整个封建社会时期也最为兴盛。中国封建时代的宗法制度和礼教制度令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尤其是在汉代,董仲舒开创“独尊儒学”的先河后,封建礼教要求妇女要“三从四德”,应该“顺男子之教而长其礼。”

到了唐代,由于其开国皇帝拥有北方少数民族血统,在立国以后受到两汉儒家思想的影响较小,因此对妇女的禁锢有所松动,唐代女子的体育活动有了较大的进步。

这与唐代的社会政治、经济繁荣、文化的昌盛,以及统治者倡导体育而形成的风气,有很大的关系。唐代宫廷中的马球运动,主要是因为皇帝的热衷,经常与宦官及神策军的将士们打球,宫女也时常参加这项活动。

皇宫内有专门的马球场,有各地进贡的良驹,唐代皇帝中有多位热衷于马球运动。唐代国富民强,人们在基本的物质生活得到满足之后,便开始去寻求消遣娱乐活动,借以调剂生活,放松心情,陶冶情操,而作为一国之主的统治者更是深谙此道。

唐皇中以唐玄宗、唐宣宗、唐僖宗的球艺为高。还有两位皇帝的死与马球运动有关:唐穆宗李恒是在马球比赛中不小心堕马中风后驾崩;唐敬宗李湛是被马球将领所杀。

皇宫内开展马球运动有几个原因:1、皇帝自身喜爱马球,经常亲身参与马球运动,与将士、宦官、大臣等一起打球,以供消遣并拉近君臣之间的距离;2、接见外臣、使节或有重大宴会、庆典时,供大家观赏、娱乐;3、闲暇时间,皇帝参与打球或观看将士、宦官、宫女等打球,以消磨时间、愉悦身心;4、宫女等进行马球运动是为了练好球技,以供皇帝、缤妃、大臣等观赏,获得奖励或提拔。

唐代的马球运动受到不少女子的喜爱,“柳腰”女子也跨鞍挥杖。在进行骑马打球的表演时,这些英姿飒爽的女子跨坐在飞驰的骏马之上,熟练的驾驭马匹,奋勇争先的击球,显示出了勃勃生机。

但是由上身体素质等原因限制,马球运动并不适合于所有人进行,特别是女子。男人们身体素质良好,骑马打球,不亦乐乎。但女人们却很少有人能禁得起那种激烈的马球比赛,碍于身体索质的限制,但马球运动又有极大的吸引力,女子们只好想办法来降低激烈程度。

因此女子打马球时多采用骑驴,而不是骑马,囚此被称为“驴鞠”,又叫“小打”,以区别于一般骑马打球的“大打”和徒步打球的“步打”。

“驴鞠”大大降低了马球运动的危险程度,但也是精彩不断,因此唐代的一些皇帝也喜爱“驴鞠”,比如唐敬宗和唐僖宗都喜欢看“驴球”。尤其是唐僖宗,他自已还是一个“驴鞠”高手,经常在皇宫中,纵驴驰奔。

张籍的《寒食内宴二首》中写到:“殿前骑逐飞球”;和疑《宫词》中写到“骅骝争趁一星飞”,都描写了当时宫女打马球的情形。

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唐代的几处墓葬中出土的留存至今的打马球女佣和刻有4个女子骑马击球的铜镜,都反映了唐代女子马球的盛况。

据《旧唐书·敬宗纪》记载,宫中的教坊曾组织技女“分朋驴鞠”,以供皇室国戚观看取乐。

从形态上来讲,驴的体形比马小;从速度上来看,驴的移动速度较马慢。但是驴的性格倔强,脾气暴躁,一旦被激怒,会很难控制。

很多球手故意激怒驴的倔脾气以增加比赛的激烈程度,玩驴鞠的人经常进行比赛到深夜,驴在长时间的比赛中不胜其累,而导致脾气爆发,失控的驴有时会使驴鞠者有碎首折臂的损伤。

这种依靠激驴的脾气来增加比赛的激烈程度的驴鞠运动,在唐代的军队中也是很受欢迎。在敦煌文献中有篇《祭驴文》云:

“教汝托生之处,凡有数般:莫生官人家,辄驮入长安;莫生军将家,打球力虽摊;莫生陆脚家,终日受皮鞭;莫生和尚家,道汝罪弥天。愿汝生于田舍,汝家且得共男女一般看。”

这篇文描述驴有五种生活方式,其中一种就是生于军将之家,被人用作打球驱使的坐骑。驴鞠的坐骑要出力,被人驱驰在球场上斗得筋疲力尽,所以作者不希望驴生在军将之家。

在段成式《酉阳杂俎》卷8中记载:“崔承宠少从军,善骑驴鞠豆脱,杖捷如胶焉”。在《在李林甫外传》中也有记载:“唐右丞相李公林甫。年二十尚未读书,在东都,好游猎打球,驰逐鹰狗。每于城下槐坛骑驴击鞠,略无休。”

据记载,乾符二年(875)“九月,右补阙董禹谏上游畋、乘驴击;上赐金帛以褒之”,说的是唐懿宗看驴鞠,可见驴鞠运动一直到晚唐时期仍然在皇宫中进行。

马球运动,基本上可以说是一项贵族运动,一套齐全的装备不是普通人家的经济能力能够承担得起的。全套的运动装备、马匹、场地,任何一项都需要耗资巨大。

进行击鞠运动,最昂贵的花费还是马匹。这样的高成本也就注定了它的贵族属性,一般的平民老百姓是玩不起的。参加马球比赛的马匹必须要经过严格的挑选和培训,好马良驹,是打球取胜的最起码的保障。

在唐代,各地还要挑选打球良马进献给朝廷,以备皇家球赛之用。所以,皇室拥有很多出色的良马,球赛水平自然也随之提高,王建有诗云:“御马牵来亲自试,珠球到处玉蹄知。殿头宣赐连催上,未解红缨不敢骑。”就是对打球御马的绝妙描写。

唐代的马球场虽然没有现在马球场建设豪华,但也相当平展、宽广,十分讲究。“广场维新,扫除克净。平望若砥,下看如镜”。说明球场面积广大,而且平坦光滑,如磨刀石、镜子或刀削一样,球场多是三面用矮墙围绕着,另外一面是殿、亭、楼、台之类,是观赏之处,用油料来筑球场可以防雨防尘,球场四周树立旗子作为标志。

撰稿/晓蕾【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