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剪刀,真好玩,出血了,继续玩……|XX专栏

原标题:小剪刀,真好玩,出血了,继续玩……|XX专栏

果果最近想玩剪纸。

一开始我是极度不同意的。

那怎么行,她那么小,笨手笨脚的,不小心剪到自己或是摔一跤都不得了!

在保护欲爆棚又事事谨慎的A型血老父亲眼里,儿童剪刀就是这样子的↓

果果妈批评我说,你眼里什么都危险,谨慎得过了头。

隐约有这种担忧,最近我看果果越来越像个学生干部。

在早教班上课,小朋友满屋子乱跑。她会挺身而出,追赶拦截,抓住小朋友批评道:不要乱跑,这样不对!

又比如遇到善意的陌生人,别人瞧她可爱想和她握手。她却严肃认真地拒绝:不行,你没有洗手,手上有细菌。那场面尴尬到爆。

你知道她在幼儿园最好的朋友是谁吗?老师们。

好像我的育儿方式确实出了问题。毕竟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好像是没法和班干部做朋友的。

于是我给她买了剪刀、剪纸套装,不到20元钱。

果果从小就喜欢玩纸,准确地说,是破坏纸。

在她还不会翻身的时候,逗乐她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当她面撕一张纸。撕一下笑一声,场景里洋溢着奢靡的欢乐。

稍大一些,她开始自己动手。尤其热爱抽纸,一包纸可以玩几个小时,撕得细细碎碎,忘记喝奶忘记哭闹,忘记婴儿的所有烦恼。这倒为我们省事,毕竟纸比玩具便宜。

直到某天晚上我进卧室打算哄她睡觉。那刻灯光昏暗,白色纸屑散了一床,她披散着头发,背对着人,寂静地坐在床头。

老父亲顿时鸡皮疙瘩飞起,便禁了这个游戏。

唉,养女儿就这点不好,晚上非常容易被她吓着。

所以这次给她买剪纸套装,可以说是我心理上的重大突破。

我谨小慎微的育儿方式造成了两个后果。培养出一个会教育人的小孩,这也许可以当个笑话说一下。可另一个让我笑不出来,那就是我发现果果的专注力不好,做事情总是三心二意,哪怕是她心心念念的玩具,到手把玩几分钟后无一例外都用来收集灰尘。

我曾试着丢一些玩具减少她的选择性,期望会不会让她更专注一些。但谁知她记性极好,突然某天跟你索要消失的玩具,那场景太过激烈。后来我不得不用墨菲定律劝她说,有些东西,当你要找的时候是一定找不到的。

其实不该怪孩子,及至小学中学那些被老师评价为上课走神、开小差、学不进去的问题,都跟专注力的培养有关。

我正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自从有了果果,我眼中的世界刹那间就变了,变得危机四伏,险恶万分。别说家里水电火刀斧剪管控严格,连她吃个大白兔奶糖都规定要分成三口。

思维的惯性是强大的,从真风险到瞎操心,过渡得不知不觉。不许撒丫子奔跑,会摔跤;不能玩泥巴玩水,怕生病;不可以不行快停下……

但凡见着一丝冒险,我就会条件反射般介入,打扰或阻止她。

所以我20块钱买的仅仅是一套剪纸玩具吗?我买的是孩子的专注力和A型血老父亲的自我革新啊。淘宝店的老板们,这句销售文案送给你们,不用谢。

看得出,果果对剪纸玩具很满意。

这一次,我们全家都统一了意见,除非真的快剪到手,否则最好保持安静。

她尝试了各种方法握剪刀,生硬又别扭,

“这么拿,大拇指一个孔,食指一个孔。”我心里白了自己一眼。

咔嚓咔嚓剪刀飞舞,小兔子的耳朵剪掉了,飞机的翅膀剪掉了。

“拿纸的手远一点,小心。”再白自己一眼。

这个剪纸好像设计得还有点意思。

“你可以把纸对折,沿着这个线……”好吧,我还是躲远点吧。

过了两天,我偷偷看了下她剪纸的样子。

竟然发现她拿剪刀的姿势还有模有样了↓

她一边剪,一边自言自语:沿着小蚂蚁剪啊剪。

为父心说妙啊,虚线还真是像排队的蚂蚁啊,然后充满期待地看了下她最新的作品↓

算了算了,你自己玩吧。只要你以后上课时认真听讲不和小男生传纸条,长大了努力攀登科学的高峰就行。

说实话,我还是会担心她不小心伤到自己,也不能就此断定果果的专注力因此提高。

但我觉得自己这一次错不到哪里去。哪怕真的错了,我改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育儿的过程复杂而漫长,我们家长和孩子一样,都是初来乍到的学生,不怕无知,只怕不自知。

我不再小心翼翼地把剪刀藏起来,而这套剪纸也成了她玩得最久的玩具。她甚至为剪纸做了一首诗:

小剪刀,真好玩。

出血了,贴创口。

手好了,再去玩。

果果妈很欣赏这种勇敢,发到了朋友圈。

三分钟后,老太太给我发来了语音:果果剪到手了吗,出血了没有?要给她用碘酒消毒啊,哎哟我的幺儿(宝贝)。

的确是果果的亲奶奶,我的亲妈,祖传的A型血。

任重而道远呐。

(每周六XX玩乐团更新 )

我的孩子只是一个普通人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