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程睡着后半程吓尿,豆瓣9.0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有点失望呀!

原标题:前半程睡着后半程吓尿,豆瓣9.0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有点失望呀!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回想今年的国内院线,不知不觉已经上映了好几部获得奥斯卡奖的影片。从《绿皮书》到《波西米亚狂想曲》、《罗马》,国内观众也可以在好莱坞大片之外,观赏到更多类型的外语片。

就在本周,又一部奥斯卡获奖电影上映了——最佳纪录长片获得者《徒手攀岩》

喜欢找刺激的观众,应该会对这部电影很感兴趣。《徒手攀岩》片如其名,聚焦的就是攀岩这项极限运动。

不借助绳索及任何设备,凭借四肢和意志爬上近1000米的垂直岩壁,既突破普通人的想象,也很有视觉刺激。

上图剧照里这个在石头缝中艰难前进的小哥,就是本片的主角,美国攀岩大师亚历克斯·霍诺德。

实际上他的攀岩事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拍成纪录片了,2010年一部名为《孤身绝壁》的24分钟短片,就记录了他挑战犹他州锡安国家公园“月光拱壁”(370米),以及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半穹顶“西北壁常规线路” 的过程。

别人要借助绳索攀爬一天的岩壁,他徒手花6个小时就登顶了,当年的亚历克斯着实震惊了很多人。

虽然创造了不少纪录,但多年来亚历克斯依然不断挑战极限。他最大的目标就是征服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酋长岩,并且依然用徒手攀爬的方式。

攀登酋长岩是怎样的感受呢?可以从这个视角体会一下↓↓与其说是挑战极限,不如说是在死亡边缘游走。

不过越是这样刺激的,对纪录片来说才是好题材,《徒手攀岩》就记录了亚历克斯两年间努力登顶酋长岩这个“死亡峭壁”的过程。

超出想象极限的攀岩动作,以及酋长岩的壮美景色,这部纪录片在满足视觉刺激的同时又让肾上腺素飙升,绝对值得大银幕一看。

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它在国内外的口碑都还挺不错。IMDb评分8.2↓↓

国内豆瓣打到了9分,评价非常高了↓↓

观赏完这部影片的叔表示,其实《徒手攀岩》不仅只有攀岩过程的猎奇感,它还是对导演团队,以及亚历克斯本人的一次挑战。

观众能接收到的惊心动魄就不必多说了。首先人类在自然奇观前的渺小,就足以感叹一阵↓↓

其次亚历克斯在悬崖峭壁上的挪动过程也异常艰辛。在几乎没有支点的石壁上,有时候只能依靠几根手指作为支撑点,稍有不慎就命丧当场。

而在电影里,观众就要近距离观看这样的画面,还是很考验心理承受能力。

另一种意义上的惊心动魄,就是亚历克斯的准备过程。他带着脚踝的伤病不断练习攀爬,在放弃与不放弃之间徘徊,观众也如看其他体育片一样为亚历克斯感到紧张、喜悦、惋惜、激动,经历各种内心波动。

作为一部讲极限运动的电影,《徒手攀岩》的价值还在于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如何专注地去完成目标,以及在巨大的考验下冷静地去战胜压力。

从电影中所记录下的内容来看,亚历克斯最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就在于,要想成功,的确需要靠意志和自律。

正式开始挑战前,他已经用带绳索攀爬的方式在酋长岩上探索了几十次路线,每个阶段该做什么动作都记录在本子上,不断重复背诵强化记忆。

脚踝受伤,吃完止疼药就开始练习。甚至在刚刚完成攀爬后,依然要和平常一样完成引体向上训练,才能放心休息。

支撑着他完成这一切的,就是无比坚定的信仰。对亚历克斯来说,攀岩是自己感知生命的途径,是可以专注自我的时刻。

当然如果天赋异禀 ,在成功路上就事半功倍。亚历克斯到医院做过检查,他脑内控制恐惧感的杏仁体和普通人不一样,需要更为强烈的刺激才会活跃(也就是说,普通人经历起来感到非常危险恐惧的事,在亚历克斯这里不过是just so so)。这样的人生来就是为了探索世界吧。

看起来《徒手攀岩》像是熬了一碗鸡汤,的确,这部纪录片就是奔着励志精神去的。就像片中所说,“不要让别人来定义你,要让山峰来定义你”。永不妥协,永不服输,是影片通过攀岩这个行动一直在传递的核心精神。

《徒手攀岩》的内容还不止于此。影片除了拍摄亚历克斯如何攀登酋长岩,还一并记录下了导演团队如何与亚历克斯相互配合,解决拍摄难题的过程。

对整个纪录片团队来说,这也是一次对于自己的挑战。

技术难题是显而易见的。如何让摄影机尽量没有存在感,是纪录片必须要攻克的问题,不过对拍摄攀岩来说这好像更近乎于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何布置机位?如何清楚地知道攀岩的每个阶段需要什么样的镜头?是否要把设备固定在岩壁上?怎么保证设备的稳定性以免影响攀岩?.....

两位美籍华裔导演——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和金国威,选择的方法是亲身实战。导演金国威透露,他们花了两年时间和亚历克斯一起进行攀岩练习,完全熟悉他的攀岩路线之后再进行拍摄点位和镜头的设计。

导演练习攀岩

但技术难题解决后,最难面对的还是心理难关:这相当于一场没有预演、结果未知的真人秀直播,如果亚历克斯在镜头前跌落山崖,整个团队都将在余生蒙上心理阴影。

金国威一度非常担心亚历克斯会迫于有摄影机的压力,在身体条件不适合的情况下依然完成攀岩。好在亚历克斯在某次攀岩尝试中“该放弃时就放弃”,让金国威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

然而正式开始拍摄时,团队里的摄影师依然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谁也无法接受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何况他们还在第一现场。

而拍摄的介入,对亚历克斯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挑战。排除设备干扰还是其次,更难应对的是外界的看法:你这次攀岩到底是为了信仰,还是为了拍成电影好出名?

如何保持专注力,又是亚历克斯在这部电影中展现出的另一种品质。

从记录一个人如何挑战极限这个角度来说,《徒手攀岩》的优点不可否认。此外,导演也做到了如何把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塑造成普通人。

像是在几个时刻提到了原生家庭对他性格的影响。母亲的完美主义,父亲的冷漠,让他在很长时间内不懂得表达和感知爱,于是投身到攀岩这项“孤僻”的运动中。

电影也花了很大篇幅去讲他和女友Sanni的关系,展现了一个耿直直男的形象,很生活化。

但正是讲述爱情的这部分内容,反倒引起了不小的风波。看过《徒手攀岩》的一部分观众(很多是攀岩爱好者),大肆指责亚历克斯的女友Sanni,认为她是贪图亚历克斯“攀岩大师”的名气,因为她本人对男友攀岩没有提供任何实质的帮助。

而且她三番五次表达希望男友考虑两个人的未来,不要过于冒险,在攀岩爱好者们看来分明是在拖后腿。

产生这个争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徒手攀岩》在“挖掘人物”这部分内容上,并没有完全放对重点。

影片花了大段时间来呈现这段二人关系,加入了很多日常生活的琐碎,实际上就想表达一个核心:徒手攀岩爱好者和他们的家人怎么看待冒险和家庭责任之间的矛盾?

就人性的复杂而言,这应该是个无解的命题。但影片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却是两个人的立场过于清晰,亚历克斯直截了当坦言他要选攀岩,女友一直在纠结不舍,所以让其他攀岩爱好者认为女友是在阻碍他走向“伟大”。

如果不能从一段关系展现中,挖掘出一个人从中受到的不同影响,那么大篇幅使用这些素材其实非常鸡肋。流水账般无聊、不知所谓的日常生活琐碎,也非常容易让人昏昏欲睡。

这也引发了很多其他疑问,比如站在女友的角度来想亚历克斯的选择,新的问题就产生了:这股不要爱人不要命的执着,究竟是为什么?

用原生家庭影响了他的性格这个理由来解释,显然太表面了,而且电影中还没有深入展现这一点,只是留下了只言片语的采访。他心中的情感空白是什么,他借助攀岩弥补的是怎样的缺失,都没有提到。

作为一部奥斯卡获奖纪录片,《徒手攀岩》在需要主题升华的部分,明显还达不到这个奖项应有的含金量。

它的格局过于局促,只专注在亚历克斯一个人的日常行为上,而没有让观众通过他窥见攀岩爱好者这个群体、这个运动项目在各个方面的复杂性及争议,对主角本身和极限攀岩这项运动,记录都太过流于表面。

总之这还是电视台人物报道的思维,跟拍记录下一个个体的新闻事件,给一个简单的价值观,仅此而已,而不是一部可以记录下时代一角的作品。所以观众在看完片之后,除了觉得攀岩过程紧张到窒息,并没有更多思考空间。

一部被打到9分的电影却是这样的效果,不得不说是过誉,也实在是有点浪费了这样一个想象空间巨大的好题材,以及亚历克斯这样一个非主流无聊外表下有着丰富内心的有趣灵魂。

如果对户外和极限运动纪录片感兴趣,叔推荐可以看看班夫电影节展出过的系列纪录片,对各类极限运动的介绍描绘,及各种冷知识普及,都有意思得多。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