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豪刘禹锡最凄凉的唐诗,被贬20年后回到京城,老友只剩一个人

原标题:诗豪刘禹锡最凄凉的唐诗,被贬20年后回到京城,老友只剩一个人

关于刘禹锡被贬重新回到京城,白居易曾经专门写诗来慰问他。不过在那首回应白居易的唐诗之中,刘禹锡内心还是非常豁达的。虽然他自己的遭遇确实是比较悲剧,但是看到整个唐王朝不断有新的人才冒出来,还是比较欣慰的。

其中最经典的诗句就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由此我们也能够看得出这个诗人的胸怀。他看到整个王朝的发展走在正轨上,即便是自己被贬20多年,却也依然能够坦然接受。

但是当他回到长安城之后,发现了一件事,让他的内心不再是如此的坦然豁达,而是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悲苦。

二十余年别帝京,重闻天乐不胜情。
旧人唯有何戡在,更与殷勤唱渭城。

这首古诗就是刘禹锡的《与歌者何戡》,在刘禹锡的诸多诗歌当中不怎么出名,但是却写出了他内心说不出的凄凉。从这首古诗的最后14个字当中就能够看得出。“旧人唯有何戡在,更与殷勤唱渭城”,当年的老朋友老相识只剩下何戡一个人,他还像当年送别我一样殷勤唱出了那首《渭城曲》。

本来对于刘禹锡来说,被贬在外20多年有机会回到长安城,是非常让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他也确实没有想到,这20多年长安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前两句古诗都在写明这个诗人心中无限感慨。“二十余年别帝京,重闻天乐不胜情”,离别京城20多年,今天终于有机会回到这里。

重新有机会听到长安城中的歌声阵阵,让他不胜感慨,20多年都已经过去了,重回旧地,自然心中的感触不一样。

本来他还非常的高兴,认为此后的人生或许会活出一番新境界。但是后面的十几个字重新把他打入了深渊。“旧人唯有何戡在,更与殷勤唱渭城”,20多年没有见,当年的老朋友都已经半数凋落,只剩下一个老朋友。

毕竟这20多年是人生当中,是最为美好的时光。20多年沧海桑田,谁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呢。20多年的生老病死,让他京城的朋友都已经如花到一般凋谢。这比起他被贬感慨要更加凄凉的多。

今天读来,更是一声叹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