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能力:情商和语境智商不一定是他的强项,但他有别的强项

原标题:特朗普的能力:情商和语境智商不一定是他的强项,但他有别的强项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在比亚里茨举行的七国集团会议上的行为,被许多观察人士批评为粗心大意,具有破坏性。其他人则认为,媒体和专家对特朗普的个人滑稽动作、推文和政治游戏关注过多。他们认为,从长远来看,历史学家会认为他们只是小过失。更大的问题是,特朗普当选总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还是一个历史上的小插曲。当前围绕特朗普的辩论重新提出了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重大的历史结果是人类选择的产物,还是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无法控制的经济和政治力量产生的压倒性结构性因素的结果?

▲特朗普的能力:情商和语境智商不一定是他的强项,但他有别的强项

带着这个颇为有趣的问题,一些分析人士把历史的流动比作湍急的河流,它的流向是由气候、降雨、地质和地形所决定的,而不是由河流所携带的任何东西所决定的。特朗普就像是河流里面夹带的东西。但即使是这样,人类的代理人也不仅仅是依附在被水流冲走的木头上的蚂蚁。它们更像激流中的椽子,试图绕过岩石,有时会翻倒,有时还能成功地驶向理想的目的地。了解过去一个世纪美国领导者在外交政策上的选择和失败,应该会让美国人更好地应对他们今天面对的有关特朗普任期之内所产生的问题。每个时代的领导者都认为他们正在应对独特的变革力量,但人性依然存在。这是一道选择题,不作为的行为可以和作为的行为一样重要。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的总统未能采取行动,造成了非常混乱的局面。

这些主要的选择是由环境决定的还是由人决定的?让我们再往前回顾,富兰克林·罗斯福直到日本袭击夏威夷珍珠港才把美国拖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即使在一个保守的孤立主义者统治下,这也可能发生。尽管如此,罗斯福对当时德国威胁的构想,以及他应对这种威胁的准备,对美国参与欧洲战争至关重要。再往后,两个超级大国的两极格局为冷战奠定了基础。但是,如果当时亨利·华莱士取代哈里·杜鲁门成为美国总统,美国的反应方式和时机可能会有所不同。再到古巴导弹危机期间,肯尼迪在避免核战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并签署了第一份核武器控制协议。但他和林登·约翰逊让美国陷入了不必要的、代价高昂的越南战争,最终导致了惨败。

这些故事就涉及到领导者能力的问题。换句话说,领导者和他们的技能很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个坏消息,因为这意味着现在特朗普的行为不能轻易被忽视。比他的推文更重要的是,他削弱了机构、联盟和美国的软实力吸引力。民调显示,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的软实力有所下降。他是70年来首位背离美国在二战后建立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总统。美国前防长詹姆斯·马蒂斯在担任特朗普的第一任国防部长后辞职。总统们需要同时运用硬实力和软实力,以互补而非矛盾的方式将两者结合起来。马基雅维利式和组织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但情商也是必不可少的。情商产生自我意识和自我控制的能力,而语境智商则使领导者能够理解一个不断变化的环境,利用趋势,并相应地运用其他技能。情商和语境智商并不是特朗普的强项。他与前任奥巴马在这方面的能力相差甚远。

领导力理论家高塔姆·穆昆达指出,经过既定政治程序的精心筛选,领导者往往是可以预测的。老布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其他的则是未经过滤的,他们在权力上的表现差异很大。林肯是一位相对未经过滤的候选人,也是美国最优秀的总统之一。特朗普在赢得总统大选之前从未担任过公职,他的从政背景是纽约的房地产和真人秀的电视节目。事实证明,特朗普有别的强项:他在驾驭现代媒体、挑战传统智慧和颠覆性创新方面非常娴熟。特朗普在历史上的角色可能取决于他能否连任。如果他执政8年而不是4年,机构、信任和软实力更有可能受到侵蚀。这对美国是好事还是坏事?(全文完。大家对此怎么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