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家族与浮世绘,六代人与一种艺术的新生

原标题:高桥家族与浮世绘,六代人与一种艺术的新生

《神奈川冲浪里》

绘/葛饰北斋(1760~1849)

该画作是浮世绘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画作之一,描绘的是神奈川附近的海域汹涌澎湃的海浪,浪里有三条奋进的船只,英勇的船工们正为了生存而与大自然进行着惊险而激烈的搏斗。

高桥家族与浮世绘

六代人与一种艺术的新生

本刊记者/隗延章

发于2019.9.9总第915期《中国新闻周刊》

三条细长的船只、一群船工正与大自然进行着惊险、激烈的搏斗,惊涛骇浪激起飞沫,即将吞噬小舟。远处的富士山与巨浪相比,显得有些矮小。

这是全球最知名的浮世绘作品《神奈川冲浪里》呈现的画面。这幅作品出现在798艺术工厂的展览《生生·浮世之光》之中。本次展出作品100余件,既包括葛饰北斋、歌川国芳、喜多川歌麿、东州斋写乐等大师名作,也包含导演北野武等当代跨界浮世绘创作者的作品。

这些作品来自于日本高桥家族的收藏。高桥由贵子是高桥家族第六代,现任高桥工坊董事、东京传统木版画协会会长。高桥家族从高桥一代起,便是浮世绘工匠,这个家族与浮世绘的渊源,几乎贯穿了浮世绘在日本的历史。

《王子装束榎木除夕的狐火》

绘/歌川广重(1797~1858)

画家结合传说,幻想出每年除夕之夜狐群聚集点燃狐火占卜丰收的场面。画中森林虽然被黑暗包围,但依然露出簇簇新绿,让人感到即将到来的春天的气息。

江户时代

高桥一代生于江户末期,大致相当于中国清代。彼时,随着交通便利,人们对旅行的需求增加,出现浮世绘风景画的鼎盛时期。《神奈川冲浪里》 的作者葛饰北斋,便是在这一时期创作了以富士山为主题的《富岳三十六景》。

在此之前,浮世绘则以美人画、歌舞伎画为主。美人画大多取材于日本当时的花柳街吉原的花魁。花魁身价高昂,普罗大众难以一睹芳容,为浮世绘画师带来商机。一些画师长期驻扎在吉原,方便随时创作美人画。有时,花魁会在画上签上自己的姓名,有点类似如今的“明星写真”。

而歌舞伎画,则与江户时期经济繁荣,歌舞伎场所大量涌现有关。起初,浮世绘画师更关注于舞台表演的画面,后随着演员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画师的绘制主题,便从场景描述,转移到著名演员的个人肖像。

风景画、美人画、歌舞伎画流行的原因,折射出浮世绘与西方油画的不同之处:相比西方油画,浮世绘的商品属性更浓,艺术家个人表达的色彩较弱。“它不是作为艺术来存在的,而是类似于当时流行的杂志、报纸,是作为消费品存在的。”高桥由贵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高桥一代出生于武士家庭。高桥由贵子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她听母亲说,在日本,武士职业只能传给长子,作为次子的高桥一代需要自谋生路。恰好,高桥一代喜欢绘画,于是,自谋生路去做了给浮世绘上色的“摺师”。

那时,与浮世绘有关的职业,除了“摺师”,还有“绘师”“雕师”和“版元”。具体来说,“绘师”负责绘画,“雕师”负责雕刻模板。而“版元”则相当于浮世绘的制作人,负责确定作品方向、把控木板和纸张的材料,以及把握市场动向。

从高桥一代后连续五代,高桥家族都在从事浮世绘的上色和收藏工作,逐渐成为日本浮世绘领域举足轻重的家族。其中,二代高桥仓之助,在参加内国劝业博览会时,曾受到内务卿大久保利通的接见。四代高桥春正,则曾为昭和天皇、皇后展示木版印刷技术。

《龟戸梅屋铺》

绘/ 歌川广重(1797~1858)

选自歌川广重作品集《名所江户百景》 ,因被梵高仿制而闻名的作品。采用了将近景做成特写的构图方式,并通过颜色表现出古木的质感。

跨界与传统

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浮世绘作为向欧洲出口的陶瓷、茶叶的包装纸,漂过海洋去了西方,影响了正探索变革传统油画技法的欧洲画家,比如梵高《星夜》中的漩涡图案,便被认为参考自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

但在日本国内,浮世绘作为一种文化商品,却随着机械化技术发达,迅速式微。手工制作的浮世绘版画需求骤减,高桥家族一度几乎失业。

如今,浮世绘则从一种过去的文化商品,变为艺术品,被世界各地博物馆、美术馆收藏。但是,沿袭自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技艺面临失传,目前东京的摺师仅25人,全日本的雕师不足60人。

高桥由贵子有兄弟姐妹九人,她年纪最小。她小的时候,家里到处是北斋、广重等浮世绘大师的画,但她对于童年,印象更深刻的记忆是和母亲去看歌舞伎表演时演员身上的服装,“那个年代大家都是穿着和服去表演,我对看到、听到的都非常有兴趣”。高桥由贵子说。

她上大学之后,父亲渐渐交给她一些浮世绘的工作。本来,继承家业的应该是长兄。但她的父亲觉得她对浮世绘很有兴趣,希望她能继承家业。不过,他父亲不希望她成为“褶师”,而是想让她做类似于浮世绘制作人的“版元”。

为了胜任这份重托,高桥由贵子一度离开东京,去学习与雕版、上色、选材等制作浮世绘的传统技艺。

她用习得的传统技艺,复刻古代作品: 2013年,高桥工房的摺师们一起协作,复原了日本昭和时代画家速水御舟未曾发表的五件素描作品。2017年,高桥工房又用“150度摺”的传统印刷技术,复原葛饰北斋原笔的《凤凰图》,复刻画家鸟居清长《袖之卷》系列作品12张。

此外,高桥由贵子做了很多与跨界有关的尝试。起初,她找一些雕刻家、建筑师,将他们的草稿制作成版画。如今,她会与日本导演北野武等知名人士合作。比如本次展览,便展出了一幅北野武的作品,作品中,北野武解构了浮世绘大师东洲斋写乐的名作《三世大谷鬼次之奴江户兵卫》。

《三世大谷鬼次的奴江户兵卫》

绘/东洲斋写乐(活跃于1794年4月~1795年1月)

选自东洲斋写乐第一套出版作品。这套版画共28幅,以大首绘的方式描绘了1794年5月在江户三个剧院演出的名演员。这幅画描绘了在河原崎座上演的戏目《恋妻染分手纲》中饰演奴江户兵卫的演员三世大谷鬼次。

有时,这些跨界浮世绘创作者的作品,销量甚至大于一些经典浮世绘作品。“短时间看,一些跨界作品会更有人气,但长期看,古代的浮世绘作品才是我们的根本。”高桥由贵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无尽的里面》 局部

绘/歌川国芳(1798~1861)

画家一边描摹猫真实的动作,一边用充满亲切的笔触将猫的身姿拟人化,能感到作为猫迷而被熟知的国芳对猫深深的爱。

《凯风快晴》

绘/葛饰北斋(1760~1849)

《富岳三十六景》中的《凯风快晴》与《神奈川冲浪里》和《山下白雨》 并称为三大传世名作。据说在暮夏初秋,当南风吹拂,天空晴朗时,富士山在阳光下会呈现赤红色。这是北斋作品中最抽象的一幅。

《木曾路的奥阿弥陀瀑布》

绘/ 葛饰北斋(1760-1849)

选自葛饰北斋作品集 《诸国滝廻り》,画中瀑布位于现在岐阜县郡上市白鸟町。这幅作品中,北斋以天生的想象力抽象地描绘了水流的走向,通过色彩变化、曲直线条的运用,创造出瀑布的气势。

《市川团十郎画像》

绘/歌川国政(1773~1810)

这是描绘歌舞伎十八番中最有名的市川团十郎的画。由三角形、直线、曲线等图形要素组合而成的人的侧脸,从正侧面切入的构图方式新颖且具有很强的力量感,线条与颜色清晰,呈现有趣的设计感。

《里见八犬传》 之一

绘/丰原国周(1835~1900)

《里见八犬传》 的主角是八个由念珠转生的武士,他们在出生时随身携带着里面会浮现文字的念珠,分别代表仁、义、礼、智、忠、信、孝、悌八种美德。

《相马旧王城》

绘/歌川国芳(1798~1861)

歌川国芳经典作品,由三张锦绘拼接而成。描绘的是泷夜叉姬操纵巨大骸骨与大宅太郎光圀对战的故事。画中白骨以非常写实的方式绘制,不仅产生震撼效果,也展示了国芳对西方解剖学的研究成果。

《傍晚的骤雨》

绘/铃木春信(1725~1770)

浮世绘历史中非常重要的作品之一,铃木春信利用多版套色技术完成的这幅作品,开启了浮世绘“锦绘”形式。画面通过细腻的表达呈现出人物内心动态,唯美浪漫。

《坂东善次的鹫塚官太夫妻小笹与岩井喜代太郎的鹭坂左内妻藤波》

绘/东洲斋写乐(活跃于1794年4月~1795年1月)

这幅画描绘了在河原崎座上演的戏目《恋妻染分手纲》中饰演鹫塚官太夫妻小笹的演员坂東善次,饰演鹭坂左内妻藤波的演员岩井喜代太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