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惠善:离婚何必体面。

原标题:具惠善:离婚何必体面。

作者 林宛央来源公号 宛央女子

配图 来自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____

于文文有一首歌《体面》,她在里面唱:“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这首歌,后来,每当有明星因离婚而开撕,就要被大家拿来重温。

到了具惠善这里,仍然没例外。

其实一开始,我完全不打算写这个事情,一来,在热搜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具惠善是谁,二来,这样的离婚互撕事件,真的太多了,我写腻了。

但后来看了无数篇劝具惠善离婚应该体面的文章,看了具惠善和安宰贤之间,从一开始都骂安宰贤,现在又都转过头骂具惠善,我就觉得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

或许并不会得到很多人的认同,但我想说的是,分手何必体面,有些时候,我们要允许失控。

具惠善很明显就是因为不被爱而失控啊,至少是她认为自己没被爱。

我没具体去扒具惠善和安宰贤的过往,只知道这是过去很让人羡慕的一对,但关于他俩闹离婚,具惠善发了很多篇声明,也写出了不少金句,像是:

他好像只是短暂地爱了我一下;

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深爱的女人变成了僵尸;

以及,

没喂过猫一顿饭,现在分开却想要带走猫,不能与这样的你离婚。

具惠善的每一篇声明里,爆红网络的每一个金句里,包括她自己披露的诸如起很早为安宰贤做牛排,安宰贤却只是吃了一口就去参加聚会这样的生活细节里,想必大家都能深刻地感受到那种幽怨——觉得自己失去丈夫宠爱的幽怨。

这也是一开头具惠善就占尽舆论优势的原因,试想天下哪个女子没有为爱所伤过?那句“他只是短暂地爱了我一下”,一瞬间就让经历过失恋之痛的女孩全和她站在了一起,那句“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又顷刻让如今在婚姻里感受到疲惫、失落的女人成为了她的队友。

于是大家全都和具惠善一起,发出那句呼天抢地的疑问:他何以曾经深爱我,转眼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大家愤怒的点,其实根本不在于安宰贤是不是出轨,而在于“等闲变却故人心”。

果然,后来安宰贤的团队发声明说,其实根本没有外遇,也向具惠善提出了离婚诉讼。可具惠善的选择是,继续折腾,没事就出来撕一下,但,坚决不同意离婚。

这场闹剧,看到现在,网友都累了,也觉得真相扑朔迷离,根本不知道谁是谁非。

其实,又何必在乎谁是谁非,一场婚姻从开始到结束,从来都是各有各的错,也各有各的难处。如果非要寻求真相,我看到的是:只怕具惠善还爱着安宰贤。

她折腾出这么大一场动静,也不过是为了告诉世人:她不愿意、不甘心放手让那个男人就那么离她而去。那种离去是具体的,从心理,到身体,再到地理距离。

具惠善的歇斯底里、主动曝光、毫不体面,以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极其缺乏安全感的控制欲,都能看出她的崩溃和无奈,恐怕这是她所能想到的留下安宰贤的最后办法。

具惠善总是让我想起《倚天屠龙记》里的周芷若。你看具惠善公开的那些婚姻准则,像不像周芷若要求张无忌发过的那些毒誓。

具惠善要求安宰贤不能晚归,不能喝太多酒,不能发脾气;周芷若要张无忌发誓不能见赵敏、要只对自己好。

这两个女人,都对爱情有极大渴望,但同时,她们自身缺乏安全感,不经意就想通过控制住点什么而弥补这种安全感的缺失,她们的爱里,的的确确夹杂着一点证明自我的野心。

也正是因为这样,具惠善和周芷若们的爱情失败,要比寻常女子来得打击更大一些。因为她们会钻牛角尖,认为这种失败是对她们全方面的否定,既有失恋的痛苦,更有人生失控,不知如何自处的惊慌。

周芷若最恨张无忌后来不爱她吗?不,周芷若最恨张无忌的不爱,让她没了颜面。

周芷若和赵敏争了那么久,表面上看是在争爱情,实际上从来从来,只有赵敏要的是男人,周芷若要的,不过是个“不输”啊。

所以后来当周芷若发现自己撑不住那个“不输”的架子后,她用一种近乎匪夷所思,完全颠覆了她本来面目的方式,去向世人证明,她没“认输”。

那种方式,只能把所爱的人推得更远,周芷若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但是她的倔强、骄傲、自尊、要强,都不允许她流露出一丁点脆弱。

具惠善,同样的啊,她用那样惨烈的方式揭开自己婚姻的疮口,其实只能逼安宰贤离她更远,她说了安宰贤种种种种对自己的嫌弃,可到底还是如周芷若那句“是张无忌负我”的刚烈,这种刚烈是宁肯毁掉那个男人,也绝不对他低头——存着挽留的意,但说不出挽留的话。

换作很久以前,碰到具惠善这样的女人,我想我也会说一句,分手应该体面,别毁掉曾经拥有过的美好。

但现在,我说不出这句话,因我渐渐开始理解具惠善、周芷若这样的女子——要强是她们撑住人生的一切根基,她们像是带刺的蔷薇,远远望过去岁月静好,但当靠得近了,你会发现,刺,才是她们最蓬勃的生命力来源。

让她们平静地认输,平静地承认世间很多事情从来都是无奈,那就相当于拔掉她们的刺。于安宰贤,于那些爱上具惠善的人而言,他们确有自己的委屈,因为他们只能等待时间——

具惠善是那种一定要在一次一次疯狂的失控后,才能渐渐磨平自己身上刺的那种人,就像周芷若也是在更大的失控后才懂得,安全感这东西其实并不来自于男人,而来自于和这个世界如何相处。

所以,至少对现在的具惠善而言,分手何必体面,分手也无法体面。激烈、失控,全都是她的情绪宣泄方式,也是她对抗孤独、失败、无常的方式。

更无奈的是,那也很可能是她和自己对谈了无数次后,唯一能选择的方式——就是不甘心体面啊。

而那些终于学会了体面分手的人,要庆幸,我们不是没辜负爱情,我们是没辜负自己,终于学会了和这个世间所有的爱恨别离淡淡相处。

那么不如,带着一点过来人的悲悯,给具惠善一点时间。

本期作者:林宛央。潇洒派生活者,畅销书作者,未来知名编剧。一个不走千篇一律的人生,却过得比谁都潇洒的姑娘。忌矫情,治拎不清,喜欢你的不盲从。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iuxiangjie0122。

微博:@林宛央

个人公众号:宛央女子(Apple1990-kun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