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的贡献媲美霍去病的女人,却命运悲惨,连续嫁了好几个男人

原标题:对中国的贡献媲美霍去病的女人,却命运悲惨,连续嫁了好几个男人

对于“和亲”,史学界长期存在不同的看法。一种意见持否定态度,认为和亲是一种屈辱妥协、投降卖国的政策。另一种意见与此相反,认为和亲是封建社会维持民族友好关系的一种最好办法,它导致民族间的和解,加强了民族间的交流和了解。

在古代中国的历史上,两国联姻并不稀奇,一定程度上,这是政治联盟的需要,古人以“和亲”作为一种结盟手段以及相互信任的基础。中华数千年的文明,和亲之事不胜枚举,然而,在后世流传最广、最为家喻户晓的联姻当属“王昭君出塞”。

早在汉高祖时期,西汉王朝为了疆域稳定,想以“和亲”的方式与北部民族交好。但是,吕后不忍将女儿远嫁,“和亲”之事暂时作罢。此事传到北方匈奴那里,冒顿单于对于和亲之事极感兴趣。

在刘邦死后,冒顿特向吕后求婚,期间还不忘说些挑衅汉朝之语,显然有些威胁的意味。尽管。冒顿态度有些无礼,但是,吕后只能强行忍下,谁让汉初军事力量薄弱呢。迫于冒顿单于的“逼婚”,吕后只好答应。待出亲那天,吕后将皇室郡女扮成公主,远嫁匈奴。

自此,汉朝便开启了百年和亲之路。在其后的岁月里,西汉王朝与西域各国都进行和亲交好,远嫁的皆是宗室女子假扮的公主。不过,在汉朝和亲史上,却又这么一个特例,她不是公主,也不是皇室女子,而是以民女身份远嫁塞外,她便是名扬古今的王昭君。

“王昭君出塞”在当今中国是妇孺皆知的事情,哪怕在古代时期,王昭君事迹同样是广为流传,历代文人墨客为其歌颂、赞叹,将她的事迹记录典籍之中,得以流传千古。

据不完全统计,历史上对“昭君出塞”进行描写赞颂的诗词便多达五百余首,其外,还有数量众多的戏曲、小说。在历史典籍上,王昭君事迹也是必不可少,《汉书》、《琴操》、《西京杂记》等著名典籍均有记载。

王昭君出生在秭归之地,这里处于长江三峡之中,水流湍急、奔腾咆哮,战国人物屈原也是生于此地。王昭君幼年时期,汉朝正处强盛时期,百姓富足,国家太平,不过,王昭君并没有享受到这种安居生活。

秭归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并没有外界那般富足,家中赖以生存的依靠便是山上那片巴掌大的耕地。日常中,她们一家会播种些杂粮,能够维持一段日子。农歇时,王昭君父亲会选择当船夫,替那些溯江而上的船只拉纤。

生活尽管贫困,但是,王昭君每天都乐在其中,她很享受这种与世无争、平淡如水的日子。然而,这种日子并没有维持太久,汉元帝时期,宫内要征召天下美女补充后宫,王昭君蕙质兰心、秀丽端庄,自然也被纳为人选。

当时,从全国报名的美女数以千计,当朝皇帝无法全部面见,便令画师毛延寿将这些女子面容画下,事后进行挑选。许多名门望族为了自家女儿能够入宫为妃,不惜耗费重金买通画师,求的倾国倾城之貌。

参选的王昭君家境贫寒,肯定是拿不出钱财贿赂画师的,而且,她也不屑于使用如此手段。画师毛延寿对此记恨在心,不但将她画的非常普通,还在鼻子一侧加了一颗显眼的黑痣。汉元帝看到这幅图,内心极为反感,觉得此女太过自恃,长成这个模样,谁给你的勇气来参选秀女。

结果很显然,王昭君成了待诏之女,且一等就是五年。

虽然,没能成为妃子,但是,王昭君成功进入宫内,五年里,她平常除了做一些轻便工作,多数时间都用来写字、唱歌跳舞,还极为擅长音律与绘画。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王昭君开始为未来忧心起来,她不愿如此孤独终老,否则,还怎样报答父母呢?

在这期间,王昭君时常深夜难眠,心中尽是凄凉之意。为此她创作了《五更哀怨曲》,曲意悲凉,感伤中夹杂着对家乡的思念:

一更天,最心伤,爹娘爱我如珍宝,在家和乐世难寻;如今样样有,珍珠绮罗新,羊羔美酒享不尽,忆起家园泪满襟。

二更里,细思量,忍抛亲思三千里,爹娘年迈靠何人?宫中无音讯,日夜想昭君,朝思暮想心不定,只望进京见朝廷。

五更里,梦难成,深宫内院冷清清,良宵一夜虚抛掷,父母空想女,女亦倍思亲,命里如此可奈何,自叹人生皆有定。

王昭君就这样逐渐陷入消沉,时常叹息“人生有定”。然而,她却不知,“人生有定”中常会伴随着“无定”,王昭君即将迎来人生的转变。汉元帝竟宁元年,南匈奴单于呼韩邪进京求亲,王昭君正式迎来命运突破时刻。

王昭君出塞之后,汉元帝按照她的要求,将其父母兄弟接到长安,赐宅封地,妥善安置。在王昭君离开三个月后,汉元帝病逝,汉成帝继位。

汉成帝元年,王昭君生下一子,取名伊督智牙师。一年之后,呼韩邪去世,这一年王昭君仅有二十四岁。其后,王昭君遵从胡人制度,嫁给了呼韩邪长子复株累,由于,两个人年龄接近,有着更多共同话题,二人相处甜蜜。

相处数年间,王昭君为其生下两个女儿,这两个女儿长大后,相继嫁给了匈奴贵族。两人在相处十一年后,复株累因病去世。两年后,王昭君去世,年仅33岁。王昭君出塞,对于汉朝功劳甚大,元代诗人赵介便评价她的功绩不亚于汉朝将军霍去病。

可以说,在出嫁匈奴的数十年里,王昭君通过自己的努力,消除匈奴对汉朝的敌对关系,使匈奴与汉朝保持了长达六十年的和睦相处,“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为胡汉两族人民和睦团结作出了巨大贡献。

王安石也对其评价道:

“汉恩自浅胡恩深,人生乐在相知心。

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

参考资料:

『《昭君出塞》、《中国历史上的和亲》、《五更哀怨曲》、王安石《青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