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最高涨价到8元,王思聪会觉得打脸吗?

原标题:共享充电宝最高涨价到8元,王思聪会觉得打脸吗?

编者按:还记得当年聚美优品陈欧,领投共享充电宝项目的时候,王思聪曾经非常不看好这个项目,甚至表示共享充电宝要是能火他吃翔。如今两年过去了,共享充电宝这个所谓的伪需求并没有彻底萎靡下去,相反,其实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比共享单车还要活得很好,如今某一部分的共享充电宝最高已经涨价到8元,而1元钱的共享充电宝已经是很少见了。

最高8元,共享充电宝这是抓住什么契机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共享充电宝整个行业都在酝酿着涨价,根据某些消费者的观察,已经发现顺电、怪兽充电等等品牌,已经有部分机柜的价格涨到了半个小时2.5元,也就是说一个小时为5元。更为恐怖的是,有的共享充电宝目前最高收费已经达到了半个小时4元,合计一个小时8元的天价,如今每小时1元的共享充电宝已经很少见了。

共享充电宝此次涨价到底是抓住了什么契机呢?我们发现共享充电宝的定价,其实是分不同区域的,在人流量大的景区包括商场,这些地区的价格往往会高出普通定价的数倍,比如最高每小时8元的价格,也就是在景区包括商场等等附近区域。其次,在一般大流量的地区也都是普遍涨价,对于用户来说,当年一小时一元的共享充电宝早已经脱胎换骨完成了蜕变,如今才是真真正正要收割市场的意思。

那么从共享充电宝大幅度涨价的区域,我们可以看出,确实是抓住了用户的痛点需求,比如景区包括商场等等一些人群,在手机电量不足的话,可能也并不会计较那么多,而共享充电宝也恰恰是抓住了用户这种需求,将价格上探到了看似天价的一个水准。与此同时共享充电宝在完成几年的市场习惯培养之后,包括对于大流量区域的集体布局之后,也终于开始完成了集体涨价,此次的涨价幅度之大,让共享单车从1元涨到1.5元简直是无地自容。

而共享单车开创了所谓的共享经济,但最后完成市场收割甚至占领整个市场的,居然是共享充电宝。

伪刚需,为何充电宝还能活下来

事实上面对充电宝这个项目,笔者当年和王思聪是一个态度,表示这个项目其实有违背用户的正常使用习惯,而且让用户付出远高于成本的价格去充电,这显然就是一个伪命题,而且这也是一个低频次的需求。

但事实证明其实我们总是站在一种既定的环境,来去思考这样的商业模式,直到笔者在固定的环境之下,使用过共享充电宝之后才会发现,大多数人的需求不过跟笔者一样,所谓偶尔的刚需,背后是庞大的人群。即便单个人次的刚需次数足够低频,但架不住背后的人流巨大,所以这就支撑起了共享充电宝的一个良性循环。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共享充电宝所投放的地方都在哪里呢,人流量巨大的便利店,商场,景区以及车站等等。他所汇集的人群也都不是出来散步,而是有着很强的目的性,如观光旅游或者出差办公等等,那么为了实现这个很强或者说更大代价的目标,就会自然而然的忽略共享充电宝那块儿八毛的租借费用。

特定环境+用户的懒,成就了共享充电宝

所以从共享充电宝的整体发展策略,我们就可以发现,一方面由于特定的环境,也就是说包括商场,便利店,景区等等,这样有大量人群来往的环境,就能够提供足够多的伪需求,与此同时,用户在出行之中的懒,也会让大多数用户不肯携带笨重的充电宝,这就导致了当手机电量告急的时候,也就不得不选择这种模式来补充足够的电量。

不过和共享单车一样,涨价一方面是企业快速回本的一种方式,另一种层面则是反映了企业背后的一些事情,比如融资不力,或者是整体的盈亏并不能够达到平衡,而商业模式的探索也出现了天花板,总之涨价的背后肯定是由于企业无法负担的起相关运营的成本,或者是想要急于回本。

从这一方面来看共享充电宝虽然是稳住了自己的市场,同时也培养了部分的用户习惯,但谈到盈利还远远达不到。也就是说从始至,终共享充电宝就只是一个拥有庞大群体的一个低频次的伪需求,和共享单车不一样的是,共享单车的刚需,在很多城市的犄角旮旯是确确实实存在,而且用户群体的数量稳定可靠,同时可持续发展。

但对于共享充电宝来说,更像是机场车站的面馆,从不渴求回头客。

超级快充的崛起,是否能够干掉共享充电宝?

如今想让每个用户在出行之中,都备好自己的充电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总体来看充电宝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笨重,所以打败共享充电宝的一定不是私人充电宝,同行之间的竞争往往是困难的,更何况人都是往趋于懒的这个方向发展,这也就是共享充电宝捡漏的第一个的契机。

但在商业领域里打败自己的往往不是直接竞争对手,而是跨行而来的挑战者。对于整个智能手机行业来说,在2019年下半年的发展目标,除了5G之外就是超级快充和大电池,在目前电池技术没有非常大的突破之时,那么增加电池容量以及增加超级快充的标准,就已经成为各家的标配了。如今市面上动辄40W以上的超级快充,已经有很多家,而30W左右的超级快充也已经几乎覆盖所有旗舰机型,那么在未来,一旦40W的超级快充成为标配之后,充电时间就会大幅度的缩小。

我们以华为40W的超级快充为例,在一块3500毫安的电池容量之上,15分钟就可以充到45%,而30分钟就可以冲到85%左右,这个速度已经是相当出色;对比来看,vivo的44W超级快充,同样可以将一块4000毫安时的电池容量,在30分钟之内充到85%。这样的速度确实让普通用户在日后的出行,只要带一个充电器就已经足够,找到相关的餐厅或者是饮品店,20分钟之内就可以补充用户手机大部分的电量。

更何况整个行业还在推进更高标准的快充,比如小米的100W超级快充以及vivo的120W超级快充。假如这样超高功率的快充开始量产之后,一块5000毫安时的电池容量在20分钟之内就能够完全充满,这样技术的发展,对于共享充电宝这一类产品有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

我们不能说超级快充以及私人充电宝,就完全可以消灭共享充电宝,未来的共享充电宝仍然在人流量巨大的地方会持续布局,只不过它的伪刚需会进一步变成伪需求,从而以低频次逼退多家共享充电宝厂商退出,能够存活的可能也就只有一两家良性运转的企业,这个盘子已经没有那么大了。

至于共享充电宝涨价,一方面是共享充电宝抓住了人们在出行时的宽容态度,另一方面则是在智能手机还没有完全推行超级快充的过渡期间,抓住这最后的机遇。但事实上王思聪质疑的本质并没有错,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是非常弱的,一旦有相关的技术革命,对于共享充电宝的冲击,可能就是毁灭性的。

所以这样的涨价,在笔者看来更多的是饮鸩止渴,高昂的价格也会倒逼用户在出行的时候,备好私人充电宝以防万一,留给共享充电宝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