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婆要儿媳卖陪嫁房换大别墅却不肯加名:大头我们出凭啥写你名?

原标题:公婆要儿媳卖陪嫁房换大别墅却不肯加名:大头我们出凭啥写你名?

在找工作中,我们都知道,最不能去的就是一些画大饼的公司。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公司刚刚起步,或者是待遇低,工作性质经常包含一些隐藏的不对等条件在里面,然而这些公司对于一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经常会用一种很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有实质上的书面承诺,有的只有一些口头上做不了数的空头支票。

比就如“我们公司刚刚起步,有着极大的发展空间,现阶段要的是一个能够与公司共同发展的员工。”

其实意思就是说,我们公司没钱,但未来总会有钱的,现阶段给不了钱不要紧,重要的是公司发展起来了员工还愁没饭吃吗?

再加上一些打鸡血似的让人听完热血沸腾的职业规划、允许你的升职、加薪等等,让你想想这未来即将走向人生巅峰的幻想中的大饼,心甘情愿为老板卖命拿着两千元的工资,干着两万元的活还心甘情愿,直到最后才发现,这块大饼根本没有兑现的期间,一切不过都是老板想要找个廉价劳动力为员工编制的美丽梦境。

这样画大饼的情况不仅仅是在工作中发生,在人际交往中,在家庭中,以及在结婚时的一些利益分配问题上也是时常有的。

就比如方脸曾经有一个朋友,他的一位牌桌上的朋友向他借了十万元钱,说是给别人放贷,连本带利,几个月利息就能翻上好几翻,朋友信了,等到时间准备收利息的时候,人家无赖也很无辜的告诉他,能赚钱当然和你分,但是这钱亏得血本无归我也没办法。

这些没有真凭实据的空头支票,方脸劝你还是不要信的为好,听起来你只会赚不会亏,但其实呢,和你做买卖的人无论如何都是赚,你在这些精明又狡猾人的身上从来都落不到半点好处,这才是真的。

这些大饼不是实体,而是空气,空气大饼再大再圆,落实不到你身上,那就是个屁。与其等着别人把大饼实现,不如脚踏实地一些,从一开始就别接着大饼。

您仔细琢磨琢磨也该知道,有些事情要未雨绸缪,要高瞻远瞩,要有长远见识。但是在此之前,眼前的也应该要顾好,基础更要牢靠,否则就是眼高手低,贪小便宜吃大亏。

那些远方的大饼若是已经严重伤害了你眼下的利益,或者是有可能会让你所拥有的东西全数化为泡影,那你就该好好斟酌斟酌,这大饼的风险你是否可以承受。

如果可以承受方脸当然无话可说,但如果你承受不来,方脸才要劝你顾好眼前才是是最安稳没有风险的选择。

之所以说这么多,也是因为一位读者方女士的来信,这位读者遇上了一个大饼,她思来想去但还是不准备要接,但她的这个决定,却被婆家人认为是冷血无情,结婚没几年只想着离婚,让方女士有理也说不清,我们就来看看方女士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烦心事儿呢?

方女士今年31岁,和老公结婚四年,育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夫妻感情不错,公婆对方女士也算是十分尊重,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

方女士的娘家家底子很厚,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只有方女士这么一个独生女,而丈夫家虽然也算是普通中上,但与方女士的娘家也是没法比的。

要说两人是真谈不上门当户对,但方女士的父母倒也算是开明,并没有非常反对女儿的婚事,他们想要的就是一个能一心一意对女儿好的男人,家庭条件差一些也没有问题。

结婚以前,方女士的父母在就为方女士置办了一套陪嫁房,虽然只是一个五十多平方的小公寓,但地段好,公寓也高档,离两人上班的地方也近。

而婆家呢,虽然也给儿子置办了婚房,但那栋房子是个老破小,当时买来是准备投资,等着拆迁用的,地段偏房子又破,然而一晃十几年,如今的一点风声现在早已没了影儿,估计是难拆迁了。

结婚的时候方女士一合计,婚后在自己的房子生活,男方的房子租出去,不用额外花钱,男方对此当然没有异议。

结婚的时候,方女士体恤丈夫收了几万元彩礼也全数带回,反倒是自己带了二十万嫁妆嫁入了自家买的房子里,这样的条件又何尝不会受到婆家的礼遇和尊敬呢?

但方女士并没有觉得自己优越或者高人一等,她对婆家也一直都很礼貌,经常给公婆买东西,再加上公婆并未与方女士小两口同住,一家人相处的还算是融洽。

然而今年公婆突然提出,想要让小两口换房,原因也很简单,虽然现在的房子也还不错,但面积太小,公婆想来多看望孩子都不方便,往远处想这以后孩子长大了上学了需要空间,更需要大的生活环境,如今的房子就很拥挤了。

方女士对于公婆的提议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她觉得公婆说的合理,孩子渐渐变大,如今换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公婆看上了一个高档楼盘刚刚开盘的联排别墅,不按面积一口价就是五百万。房子是不错,不仅毗邻学区,比起现在的房子离两人上班的地方更近,且周边风景优美,物业也是十分优质,安保系数极高。

然而这五百万却让公婆犯了难,公婆想要一把手付清,老一辈人总不想欠着别人钱,但以公婆的积蓄是远远不够的,最终决定要把公婆的自住房给卖掉,再向亲戚朋友都借点,慢慢偿还。

但即便是这样,还是不够,于是就打起了方女士陪嫁房的主意,当公婆告诉方女士他们的想法时,方女士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我其实也是真的觉得这个房子卖了换别墅没什么,房子迟早要换的,这不就是公婆提前提出来了,我出一份力应该啊,但有一个问题我必须要搞清楚,那就是我出了钱这房子加不加我的名字。

我当时就问公婆了,但公婆却用很莫名其妙的口气跟我讲,说这房子的大头是他们出的,凭啥加我的名字。

我后来就接着问了,那这些借别人的钱要怎么还呢?我公婆理所当然跟我讲,当然是一家人挣钱一起还贷喽。

我当时真的是气不打一出来,奥,买房子我有份,可就不把我当一家人算在里头,但还钱我就是一家人了,跑都跑不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我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方女士心直口快,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就告诉公婆她不同意,原因很简单,不加名就不卖房,打死也不卖,她没那义务给他们家做慈善。

公婆听了方女士的话也不生气,反而来好言好语的劝方女士。

“儿媳,你一个挺聪明的人,咋到这个时候这么糊涂呢?你自己好好想想啊,这房子写的虽然是我们老两口的名字,但收益人可不就是你们小两口嘛。我们老了,还有几年活头啊,百年以后还不都是你们的,你现在计较这些干嘛呢你说,你自己想想是不是糊涂没远见了?”

方女士听闻冷笑了一声说道:“公公婆婆,我再聪明哪有你们聪明啊,用我陪嫁房换别墅,不肯加名说以后还不都是我的,你们可真会画大饼啊。

说句不好听的,你们有几年我不知道,但我和你们儿子日后会不会分开都是未知,我现在把这陪嫁房买了给你们家买房子,还要和你们一起给房子还贷款。到那个时候我能得到啥,我啥好处也落不到,可不就是给你们家做慈善,被人卖了还帮别人家数钱呢,这事儿我可不干,这大饼我也不接。

说的再不好听点儿,你们这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拿不出钱买房借钱买别墅,买个普通一点的房子的不行吗,就当我多想吧,我觉得你们的想法深的很呢,我是摸不透,但这房子是我的,我有权决定它的归属,要我买房可以,除非加我的名字,否则免谈。”

这话一出,也是激怒了公婆:“儿媳,你你怎么说话呢,我们一心一意为你们着想,你现在反倒怀疑我们居心叵测?你这还没和我儿子结婚几年呢,就想着离婚了,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你把自己当成我们家的一份子了吗?你的居心才有问题吧!”

这件事情周旋了很久也得不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婚,公婆固执己见,认为方女士太势力,而丈夫呢像个应声点头虫似的,觉得公婆没错,方女士也没错,总之就是拿不出个主意,方女士最终也撂下了狠话。

“想让我把陪嫁房买了还不加名,门都没有,再逼我那就离婚,到时候随你们怎么折腾都不管我的事!”

当然了方女士并非真的想离婚,她舍不得丈夫和孩子,毕竟还有感情在,只是想要向公婆告知自己态度的强硬,如今这个问题还未得到解决,可婆家却不能理解她,硬要把这个大饼塞给她,各种游说,她心智再坚定也不免有些动摇了,她想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这块大饼,于是向我寻求帮助。

说实话,或许有很多人会觉得方女士应该卖,毕竟房子是死的,人是活的,婆家需要援助,她应该帮一把手,毕竟自己的确也是最终受益者,不帮实在是有些太没人情味了,只想着自己的也过于自私。

但方脸倒是觉得,方女士做的并没有任何问题,她自私一点又有什么不可以,她从未欠过婆家什么,陪嫁房又是她自己的个人财产和娘家无关,买来的房子公婆不愿加方女士的名字,那么也可以表示这房子和女方也是无关的,既然都是无关紧要,又有谁有合理的理由,要求方女士牺牲和对方无关的私人财产,去无条件贴补与自己无关的房子呢?这不是道德绑架又是什么呢?

再说说公婆给方女士画的那块大饼,根本就是一块空头支票,更是一个未来可能会扭转方女士家庭地位的掣肘。

方女士有陪嫁有嫁妆,她啥都不曾要过婆家,因此腰板直,可是我们想想,若是真到了日后要离婚,方女士的陪嫁房卖了,别墅又没有证明她出过份额的证据,方女士所要面临的要么就是忍气吞声,为了那块大饼继续受气,失去了婚姻中主动权,要么就是净身出户,一无所有,白白让男方家赚了大便宜。

不答应这条件本就是她维护自身利益的权利,不是冷血无情,反倒是满嘴道德绑架和空头支票的婆家,应该好好反省。

出大头怎么了,没有那陪嫁房的钱,你也一样没有办法买房,这笔钱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雪中送炭。更重要的是,即便加了名,份额不会变,即便以后离婚,女方也不会占了便宜,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连这样的权利不给,那才是真的心怀叵测。

但你聪明,别人也不傻,大饼再大再圆也是虚的,不给人实质的保证,谁也不能贸然听信你的,态度放端正,别总想着自己的利益,冠冕堂皇的话说的再多,也不如一句实实在在的承诺来的有用。

想让人家把你当自家人看待,首先你得把人家当亲人,互相信任,利益共赢,否则到时候落得个鱼死网破的结局,有你后悔的时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