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卧底贫民窟揭贫穷真相:孩子,穷的滋味,永远别尝

原标题:女博士卧底贫民窟揭贫穷真相:孩子,穷的滋味,永远别尝

文 | 米粒妈 (公众号米粒妈频道)

前段时间,米粒妈听了一本书《我在底层的生活》,真的是震撼到我了。

美国女博士芭芭拉·艾伦瑞克是个专栏作家,为了有更多的写作素材,她“卧底”贫民窟,进入美国底层社会,在餐厅当服务员端盘子、洗碗,当女佣,洗洗擦擦,照顾患病老人,在超市打工……

她一直坚信勤劳可以摆脱贫穷,但在卧底的那段时间里,她在美国不同的城市前前后后换了六种不同的底层工作,虽然不愿承认,但最后结局都是一样的。

穷人靠永不停歇的高强度劳动,换来基本温饱都很难,更别提跨越阶层,摆脱贫穷了。

女博士卧底贫民窟

女博士芭芭拉尝试的第一份工作是服务员。

为了让自己不至于饿死,她在开始这项计划的时候,就给自己留了一手,比如,她留下了自己的车子,不仅出行方便,也可以在更大范围内选择住宿地点。

她还给自己留了1300美金的启动资金,用来付最初的房租和购买基本生活用品。(这可是一笔巨款!美国一般穷人,账上只有一两百美金啊!)

要工作就得先找住处。算一算,她要赚到每小时7美元的薪资,才能以500美元的预算来租房子。但是,算账还没算明白呢,就被现实打脸了。

一间离市区15分钟车程的屋子(屋子,不是房子哦),没有冷气,没有纱窗,没有电扇,没有电视,月租要675美元。

最后她终于找到了一间月租500美元的住处,但是距离工作的地方48.3公里,这还要感谢她为自己留下一辆车子。

餐厅其他打工者住哪呢?

被迫跟一个试图骚扰自己的男性朋友合租一间廉价旅馆的一个房间,因为自己一个人完全负担不起房租;

跟男朋友合住在一间单人用的拖车屋里;

住在一艘停在岸上等待修理的船上;

跟一群人合住一间,必须保证一些人离开,才能让剩下的人有地方睡觉;

每天穿着“高雅”服装的接待员,住在一辆厢型车里,衣服都是大减价时的处理品。

解决了住宿问题,但新的烦恼随之而来,如何用最少的钱把肚子喂饱。

煮一大锅扁豆吃上一星期,当然是最省钱的吃法,但是她连一口炖锅都舍不得买,因为随随便便买些基本的做饭厨具,就会导致她下个月没有钱付房租。

于是她不得不算计着,怎么吃才能让肚子撑得久一些,让食物在体内燃烧得慢一些。

即便这样,她还是会在午夜,肚子咕噜咕噜响。

于是她又盘算着打两份工。

雄心壮志开始了两天,早上四五点就要起床,从8点工作到晚上10点,但却在饿得眼冒金星的时候,因为喝了一口汤,被领班抓个正着,她于是辞职了。

这些吃啊、住啊,其实还可以将就、忍受,但因为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却是致命的。

工作没多久,芭芭拉就开始猛吞止痛药,而且一旦一种药物药效降低了,她会立马换上另一种止痛药。

在美国,底层的打工者绝大多数没有医疗保险,所以如果生病,就需要花更多的钱自费买药,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芭芭拉的“打工姐妹”有一个男朋友,因为总是请假所以丢掉了修理屋顶的工作,但他之所以请假,是因为工作的时候脚被割伤了,却没有钱买抗生素药物。

所以,身处底层,不敢生病、不敢犯错,因为一切的变故都可能会导致他们丢了工作,收入一旦中断,没钱吃饭,房租交不起,生活就会陷入无尽的恶性循环之中。

之后,芭芭拉还做过女佣,在老人之家照顾一群患病老人,在超市当理货员。无论在哪个城市,做什么样的底层工作,她都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如果要做到收支平衡,就要一周工作7天,同时打两份工,但如果房租上涨,或生病受伤,一切就都归于零。

在超市里工作,薪水更高一些,但每天要站11小时,而且附近没有价格更低廉的住处。

最重要的是,芭芭拉回到家里不需要照顾两三个孩子,也不需要养活家人。而那些真真实实生活在底层社会的人,生活的重担分分钟能把他们压垮。

本身并不贫穷的人往往想象贫穷是一种过得下去的生活。“尽管很清苦,但穷人们总是想出办法活下来了。”

普通人很难理解那其实是一种极度痛苦的状况:

一块小面包就是一顿午餐,导致在下班之前就饿得快要晕倒;

所谓的“家”就是一辆汽车或厢型车;

一旦生病或受伤,就得咬紧牙关“用工作撑过去”,因为根本没有生病津贴或健康保险;

只要一天没有薪水,就意味着隔天连几块钱的东西都买不起。

芭芭拉有这么多年积累的实际资产当靠山,比如银行存款、退休储蓄、健康保险和一个有好几个房间的家。

她只是去造访一下贫穷的世界,她根本不可能做到“亲身体验贫穷”,或了解一个长期低收入劳工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

用芭芭拉在书中的话说:“我的一生已经跟贫穷不期而遇过太多次,足以知道那不是一种你会想体验的生活,那里充满太多恐惧的滋味了。

身处底层,你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各种各样的体力劳动,它们损耗你的身体,消磨你的意志,每天的思考不过就是想想下个月的房租还能不能交得起。

所以,这些人不努力吗?但贫穷限制了一切,他们没有改变现状的机会,也没有试错的成本。只能像一只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旋转,一旦慢下来,生活就没有办法继续。

贫穷到底多可怕

米粒妈看过一个香港纪录片《穷富翁大作战》。

节目组24小时贴身跟拍多位政商界名人、富豪后代到“笼屋”居住,体验低工资、长工时,感受冬天露宿、跨代贫穷、晚年赤贫、年轻人无法向社会上层流动的困局。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人称“田二少”的田北辰。

他爸爸是香港“一代裤王”,而他自身也是典型的上层精英,毕业于哈佛大学,毕业之后便创立了自己的服装王国,纵使经历金融风暴,依然不影响他坐拥七百多家分店。

因为有意踏足政坛,田北辰自认需要走进群众,出于这样一个初心而参加了节目。

节目中,田北辰做一份时薪只有25元的扫街工作,每天只有50元生活费,住在只有几平方米的“豪华笼屋”。

节目开始,田北辰被带到自己将要居住的笼屋时,纵使前一秒指引人告诉过他笼屋的客观环境,但在推开门看到的那一瞬间,田北辰抑制不住的袒露,“比我想象中小一点。”

接着指引人带他参观了“左邻右舍”的居住环境。

参观之余,指引员总结道,“这里是‘豪华笼屋’。”

纪录片中,给田北辰的镜头一晃而过,但仍然能看出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黯然神伤和无可奈何的失落感。

田北辰住的笼屋直接被称为“豪华笼屋”不是没有道理的,在香港,有很多笼屋是用铁丝网包围而成。

一间70平米的房子里,可以放10个3层铁笼,住200多人。

在“豪华笼屋”一圈走下来,田北辰感慨说:

“有点像等日子过,很无奈,没有盼望,好像一份文件被锁在柜子。”

这一天,倍受打击的田北辰原本想早点休息,但在上床前突然想起,明天早上六点十五分要到湾仔工作,不想上班迟到,只有先到街上问路。

平日出入有司机接送的田北辰,哪里知道凌晨有哪种交通工具到香港岛。他到地铁站一问,才得知坐地铁上班来不及,而通宵巴士需要13元。以致他直呼,“要13元多?我哪有这么多钱?”

没有办法,现实生活所迫,第二天,他不得不花“巨资”坐通宵巴士上班,开始体验当街道清洁工。

清晨6点15天还未亮,田北辰就要开工打扫街道了。

原本要在八点半前清理四个垃圾桶,但是过了大半个小时,才清理了两个。

一边是累得腰酸背痛,一边还要不停歇清理。运气差的时候,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易碎品、尖锐垃圾。

好不容易干到了午饭的时间,因为只有15元的预算,只能挑选低于20元的便宜便当。

平时喝着高级红酒的田北辰,现在只能喝得起白开水。

如此辛苦,薪资却这么低,起早贪黑,累死累活,就为了挣一口饭钱,别的什么都不敢奢望。

在经历了住宿、交通、饮食,这三大项日常消费后,对比大半天辛苦的工作,田北辰禁不住感叹说:“这样的付出和回报是不对等的。”

好不容易熬足9个小时后,终于可以下班休息。

但田北辰惊讶地发现,跟他一起扫街的同事,为了生计,还要赶去做夜班清洁,每天工作十七个小时,晚上只睡五六个小时。

第三天,节目组安排他去打扫人流量和车流量多的街道。

不料,这条街道的垃圾和各种杂乱无章的废物,堆积如山。

田北辰一边愤恨地说着“真过分”,另一边又无可奈何地表示“腰几乎支持不了。”

为期7天的体验,田北辰还没熬过3天,便表示“已经体验足够”,宣告提前退出。

重回富豪身份之后,田北辰说了一段让人特别震撼的话:“这个社会是在极严厉地惩罚 “读不成书”的人。”

“整个经济结构,令没有学历和低技术的人,过着非人生活,不是住板间房,就是拼命工作到深夜。”

让人感叹,穷人哪怕是将精力体力发挥到极限,也很难获得三餐温饱、安身立命之处。

贫穷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比别人更努力就能过得更好。因为穷,你要出卖你的劳动,你的健康,你的尊严,甚至你的母爱。

写了十万字网络自传小说的农妇范雨素,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从湖北老家来北京当育儿嫂。她每天看护着别人家的孩子,却把自己两个年幼的女儿独自丢在东五环外城中村的出租屋里,每周只能见一次。

每当范雨素半夜起来给雇主家的婴儿喂奶粉时,就会想起自己孤苦伶仃的两个女儿。无数个夜晚,她们没有妈妈,无人照看,哭了怎么办?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地流。

原来以为无论贫富母爱都是一样的,没想到穷人连母亲的怀抱都要出售给别人,亲情成了奢侈品。

知乎上有人提问:“贫穷有多可怕?”

真正的贫穷根本来不及考虑所谓教育、眼界、出路,真正的贫穷就是一不小心,就死了。

读书是摆脱贫穷的唯一出路

穷人再怎么努力、勤奋,却始终要为生计发愁。这是不是一个永恒的魔咒?

《我在底层的生活》的作者芭芭拉用自己的经历做了最好的解答。

芭芭拉的父亲是一名矿工,她本身就出身于底层家庭,但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她成为了细胞生物学博士,她坚持写作,是杂志专栏作家,出版了20多本书,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畅销书作家。

沿着读书、升学这条路,她可以摆脱原本的命运,不用真的去餐厅端盘子,不用去旅店当清洁工,不需要每天站在超市11小时去理货。

因为身份的不同,她可以把这一切当成一种体验,一种写作素材,她真实的人生,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有很多房间,可以去健身房健身,靠坐在电脑前写文字赚钱。

她不需要经受风吹日晒雨淋,吃饭不需要考虑哪种食物更能填饱肚子,生病了可以选择最佳治疗方案而不需要算计每种药要花多少钱……

如果没有接受教育,放弃读书,她甚至不能在应聘餐厅服务员的时候,亮出“用标准的法语和德语说‘你好’”这样的优势,去打败竞争者。

跟拍半个世纪的纪录片《人生七年》中,那个出生在偏远地区,在农场长大的Nick,始终最能打动我。

他是农民的儿子,也是片中唯一一个跨越阶层、成功逆袭的。

Nick童年就读的小学,是一所只有一个教室的乡村学校,他和他的弟弟是村里仅有的两个孩子。

14岁时,Nick上了寄宿学校,21岁时,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28岁时,他去了美国,在威斯康星大学进行核聚变的研究工作。35岁时,他成为了副教授,42岁当上了教授。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走向成功,但读书却是摆脱贫穷的唯一出路。

再看看国内,读书同样是改变贫穷命运的途径,高考也同样是目前最公平的选拔制度——它不分高低贵贱,只通过实实在在的成绩赢得改变命运的机会。

就像米粒姥爷,多少个日日夜夜埋头苦读,一门心思走出大山,最终考上了武汉数一数二的大学。正因如此,我才可以在北京享受更好的教育,可以在大学就出国留学,见识更广阔的世界。

米粒姥爷的其他兄弟姐妹至今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而他们的孩子想改变命运,同样要通过努力读书才能实现。

我大伯家的两个堂哥,就是我们家这一代人中逆袭的最好例子。

我的大伯母有一些智力障碍,大伯又忙于生计,所以我的两个堂哥从小就缺乏家人的照料。我记得我小时候,米粒姥爷姥姥带我回湖北老家,见到这两个堂哥,脸上永远挂着两朵高原红,身上破衣褴褛,像极了电视里的“野孩子”。

大冬天里,没有暖气,他们边往手上吐哈气取暖边做作业。我看到两个堂哥连个像样的文具都没有,铅笔用到只剩1cm的笔头了,都还舍不得扔,练习本对他们来说更是一种奢求,他们甚至要用报纸上面没有印刷的缝隙部分来写字、演算。

上中学时,我听米粒姥爷说,两个堂哥学习都很好。他们一路从村里的小学读到镇上的初中,后来又考上了县里数一数二的高中。虽然县里高中的教学水平也依旧没有办法跟大城市比,但即使这样,两个堂哥都因为村里和县里的教育资源差异,学习上跟得很吃力。

他们每天只要是醒着,就一定在埋头做题,座位周边的同学,他们甚至都叫不上名字,他们心无旁骛,只是一心想着考出大山。

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喝咖啡提神,他们兄弟俩没有那样的条件,就每人准备一根绣花针,困得眼皮打架,就对自己下手,扎精神了继续读书做题。

就是在那样非人般的高强度努力下,他们兄弟俩都考上了大学,而且在米粒姥爷的鼓励下,后来又都考上了北京高校的研究生。

毕业后,因为北京的生活成本和房价等原因,他们去了苏州发展。现在,我的这两个堂哥都有房有车,一个在高校任教,一个是大型日企的销售总监。

这就是我身边“知识改变命运”的真实故事。在这个时代,没有生在大富大贵的人家,更要坚信读书才是唯一出路。

教育带来的是视野,是知识,是人脉,是逆袭,是从底层跳出来的最便捷的方式。

像一位90后保安给小学生写的信里说的那样:

如果现在不努力,那么将来很可能会这样——

看到想吃的东西没有钱买,忍吧!

看到想要的东西没有钱买,忍吧!

爸爸妈妈生病了,没有钱送他们去医院,叫他们忍吧!

孩子,如果不能吃学习的苦,未来要受一辈子的穷,而穷的滋味,希望你永远都别尝!

个人简介:@米粒妈频道(欢迎关注),美国海归、原500强高管麻麻一枚,专注于5-12岁孩子的教育和升学,英文、数学、科学启蒙,以及全世界的新奇好物推荐,欢迎关注!(0~5岁宝妈请关注:@米粒妈爱分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