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锦松:“伏明霞的老公”是我自己最喜欢的称呼

原标题:梁锦松:“伏明霞的老公”是我自己最喜欢的称呼

梁锦松 图/ 受访者提供

梁锦松:看好内地高端医疗

本刊记者/赵一苇 王全宝

发于2019.9.9总第915期《中国新闻周刊》

历经一年多的谈判和调研后,纽交所上市投资平台新风天域(NYSE: NFC)收购中国第一家外资私立医院和睦家医疗集团的计划终于落定,总收购对价约13亿美元。

此前,7月30日,上市投资平台新风天域公司宣布与和睦家医疗集团签订最终收购交易协议。根据协议,新风天域将向TPG(德克萨斯州太平洋投资集团)、复星医药等现有股东收购和睦家。

交易完成后,实质性100%持股和睦家集团的新风天域公司将更名为“新风医疗集团”(New Frontier Health Corporation,NFH),继续在纽约证交所交易。由新风天域公司董事长梁锦松担任新风医疗集团董事长,和睦家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李碧菁担任首席执行官。

这意味着,5年前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的和睦家医疗集团重返美股,企业价值约为14.4亿美元(约合99亿元人民币)。

在中国高端私立医疗市场中,和睦家已然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成立22年以来,和睦家集团已在中国四个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共拥有9家医院(包括2家在建)和14家诊所,预计2019年营业收入约25亿元。

和睦家医疗集团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李碧菁,是一位来华已40年的美籍犹太人,在1997年一手创立并主导和睦家集团运营至今。

对于此次收购的考虑,李碧菁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表示,此时上市目的并非融资,资本化只是一个工具及方法,双方合作源于对中国民营医疗市场前景的一致判断。“中国的医疗需求,尤其是高端医疗需求越来越多,我们都希望抓住这个绝佳机遇。”

这场交易的收购方新风天域公司(NFC),是新风天域集团旗下的战略并购公司。去年6月,NFC登陆纽约交易所,成为第一家上市的非美国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简称SPAC),上市后的任务即为寻找高成长发展前景的非上市公司与其合并。

值得一提的是,新风天域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梁锦松,人称“财爷”,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黑石集团大中华区主席,现任香港房地产商南丰集团董事长及行政总裁。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吴启楠,与梁锦松曾是黑石集团的同事。

和睦家医院治疗现场。图/受访者提供

在收购和睦家之前,新风天域集团已经拥有多个医疗品牌。这家成立于2016年的投资集团,聚焦中国新经济领域投资,包括医疗、科技和教育领域,并在近年加快布局民营医疗市场。

“中国的医疗市场前景非常好,可以形容为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梁锦松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认为,和睦家拥有已经沉淀的医疗品牌、口碑和管理经验,新风天域也在医疗领域拥有投资经验和管理能力,新风天域与和睦家的合作能够实现优势互补,在民营医疗市场竞争中形成资源协同效应。

“内地高端民营医疗将是高增长行业”

中国新闻周刊:新风天域集团将通过“现金+股票”的方式向原股东包括TPG及复星医药收购和睦家。此次收购的具体背景及过程是怎样的?

梁锦松:新风天域长期关注医疗领域,近年也在医疗领域积累了一些经验。我们一直认为在内地做医疗是大有前景的。

2018年6月29日,新风天域集团旗下的战略并购公司新风天域公司(NFC),在纽约交易所上市。首次公开发行募集的现金及远期购买协议共4.78亿美元用于在国内收购新经济领域的优质资产,包括医疗、科技、教育等。公司成立之后,我们在和一些私募股权投资机构(Private Equity,PE)接触时,了解到和睦家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并拿到一个项目研究的排他权(Exclusive right)。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成功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非常高兴。

多年前,和睦家就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2004年时,我在北京长住了几个月,有一次我太太(伏明霞)感冒,就去了和睦家医院就诊,全程就诊体验非常好,所以从那时起,我们就非常关注和睦家了。

经过22年的发展,和睦家在中国高端民营医疗领域中已经非常知名。如今,和睦家已经拥有9家医院(包括2家在建)和14家诊所,主要分布于国内的四个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并在高端人群中拥有了非常好的品牌形象和口碑。因此,我们非常看好和睦家的前景。

另一方面,近年来,新风天域在医疗领域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经验和运营管理能力。去年12月,我们在深圳市中心福田区买下了一幅地块及大楼,大楼总面积约6.4万平方米,计划兴建及营运一所国际级大型综合医院,交给和睦家运营。这样一来,从前没有进入深圳的和睦家就完成了在中国一线城市都有医院的布局了。

和睦家拥有已经沉淀的医疗品牌、口碑和管理经验,新风天域在医疗领域拥有投资经验和管理能力,并且熟悉资本市场的运作。综合来看,我认为双方可以实现优势互补,能够在资源上形成协同效应。

从大环境上看,我们非常看好中国的医疗前景,我自己认为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方面,中国的老龄化程度达到了近千年以来的最高点,未来局势仍将非常严重。老龄化加剧的同时,人均收入还会增加,对优质医疗会有更大的需求。

另一方面,中国的医疗供应与国际标准仍存在较大差距。从医生的人口比例来看,中国每一千个人里只有1.7个医生,其中40%左右没有大学本科学位,若以本科学位为标准,中国的比例大概仅略高于1个,这个数据甚至接近于印度,每一千个人里只有0.7个医生。但在发达国家和地区,这个数据的平均值是3.3个。从护士的人口比例来看,中国每一千个人里有2.2个护士,香港的数据是6.9个,英国是7.9个,而美国是11.2个。因此,从医护人员的人口比例来看,中国与国际标准的差距仍然较大。

此外,中国的医疗增长速度很快。过去十年,中国每年医疗开支平均增长18%,而美国是4.6%。过去五年,民营医疗平均增长达25%,并保持了高速增长的态势。从长远来看,我们非常看好国内医疗市场的前景,尤其高端民营医疗将是一个高增长的行业。

中国新闻周刊:除了和睦家集团,新风天域还有没有考察收购其他医疗项目?如何判断未来市场前景?

梁锦松:现阶段和睦家是最优质的项目,目前暂时没有其他项目的收购计划。在我们宣布收购和睦家之后,有很多国内医疗领域的朋友希望和我们有接触和合作。我们也考察过其他项目,以后可能会有其他并购。

短期内,我们的重心是发展和睦家,希望双方联手能够做得更好。中国地广人多,四个一线城市都拥有2000万左右的人口,国内的医疗需求很大,对高端医疗的需求更大,机会很多。现阶段,我们的市场份额仍然非常小,发展空间非常大。

“香港民营医疗管理经验可供借鉴”

中国新闻周刊:新风天域选择具有公共性的医疗领域,你是如何考量潜在的政策风险和行业风险的?

梁锦松:医疗是民生的重要课题之一,我对医疗领域的政策及行业也有一定了解。我在香港担任政府公职时期曾参与香港的教育改革,教育同样是民生的重要课题之一。在香港,政府提供基本的医疗和教育,将高端医疗和教育留给市场,让有条件的私营机构为有需求的民众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从这个角度看,医疗和教育在某些方面是具备相似之处的。

在香港,我们思考的就是私营医疗市场。一方面满足高端客户的医疗需求,另一方面促进私营医疗和公共医疗的互补,通过市场竞争提供经验,相互借鉴,相互学习。在香港,绝大部分医疗属于公营,但同时私营医疗也发展非常好,共同形成了非常优秀的医疗体系。过去几年,香港的医疗体系是全世界范围内最有效的体系,香港的人均寿命也是全世界最高的。

在内地,国家也希望民营医疗有更大的发展,完善医疗市场体系。一方面,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鼓励民营企业和外资来办医,鼓励多点执业和分层医疗,帮助国家实现医改,我们现在的选择也是响应国家政策;另一方面,现有的公营医疗体系可能不一定完全满足高端人群的需求,需要民营医疗机构作补充。

中国新闻周刊:从香港和内地经济互利的角度看,新风天域与和睦家的合作有哪些典型意义可以借鉴?

梁锦松:尽管香港与内地的行政体系设置不同,但民众对医疗的需求有许多相似之处。总的来说,我们希望强调爱心办医,汇集国内最好的资源,采用国际先进标准、国际化管理方法、国际培训标准、国际通用质量鉴定方法,提供优质医疗。

打个比方,内地医疗改革已经开放了很多新药准许使用,但是下一步,怎么用药、怎么跟进,可能香港的经验更多一点,这就可以借鉴。

此外,香港的民营医疗管理、医学教育、医疗金融等,都可以和内地多多交流互补。

第一,在医学领域,有经验丰富医生、前沿的医学技术和知识;第二,民营医疗管理方面有比较成熟的系统和经验;第三,提供医疗金融,把好的医疗给更多人受惠。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看待目前内地的投资环境?

梁锦松:从长远上,我非常看好中国的市场前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市场活力被逐步激发出来,如今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具有广阔的市场。

当前,国际形势复杂,中美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都产生了影响,短期内压力很大。在我看来,这既是挑战,可能也是机会。我们知道,在全球各大投资板块中,医疗和生物科技板块是反周期板块,受全球经济波动的影响较小。当经济形势不好时,国家可能需要加大民生、医疗等方面的投入来支持经济。所以,医疗行业是一个值得长期投资运营的行业,我们也非常高兴有一个好机会来做医疗行业。

“‘伏明霞的老公’是我最喜欢的称呼”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担任香港财政司司长,也有丰富的商业经验。在你看来,政府公职人员和投资商人两种身份,你更喜欢哪种称谓?在思考问题时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梁锦松:从身份上看,内地人民最熟知的我的身份是“伏明霞的老公”,这也是我自己最喜欢的称呼。

政府公职人员和投资商人两种身份是很不一样的。我两种身份都做过,这是既荣幸也幸运的事情。荣幸,是可以为人民服务;幸运,是可以让我知道不同身份在思考问题和决策时的不同。做政府人员时,需要面对不同利益阶层和群体,做决策时需要考虑多方因素。除了要做出正确的决定,还要和民众有充分的沟通,照顾不同群体的利益,尽量做到平衡,决策要得到民众的支持。做商人的话,考虑问题时需要重点考虑经济效率,追求比较高的投入回报比。之后有了好的回报,也可以推动商业机构的运作,包括激励员工、塑造品牌等,思路相对清晰。商人在沟通时,不需要和公司的每一个人沟通,因为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整个集团有共同的利益目标,容易做出符合利益追求的决策。

对我而言,做政府人员是一个学习沟通和学会谦卑的非常好的过程。我做了两年政府人员之后重回商界,主要原因是我更加理解做政府的难处,能够更清晰地思考政策背后的意义,也希望有机会能够顺应政策,帮助政府去实现政策目的。

从这个方面来看,在政府工作的经历对我在商业机构做长远决策也是很有利的,我非常感恩既做过政府又做过商界的经历。

中国新闻周刊:在做投资决策时,你会倾听太太伏明霞的意见吗?

梁锦松:一般不会,太太也尊重我的决策。一方面,投资决策通常需要商业保密,在项目确定宣布之际,再告诉她更妥当;另一方面,有些领域我太太可能不是很了解。

这次比较巧的是,2004年时,我太太在和睦家有就诊经历,给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因此这次收购和睦家,我太太也非常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