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第一个中秋节,贾雨村才是最大赢家

原标题:红楼梦里的第一个中秋节,贾雨村才是最大赢家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中秋节是与春节齐名的传统节日之一。古往今来,这个被团圆定调、被思念萦绕、被清辉笼罩的节日,曾被多少文人雅士的描摹吟诵。

在传世经典小说《红楼梦》中,开篇第一回写到的节日便是中秋节。而这个节日的主角竟是反面典型贾雨村,这个节日也是贾雨村人生的一个拐点,使他从一个寄居寺庙的落魄书生变成为了一个投机钻营、忘恩负义的“禄蠹”。

作为一部“大旨谈情”的小说,在这个中秋节贾雨村的诸般“情”也得到了全景式展示,为贾雨村人物塑造起到了“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作用。

一、不经意间的恋情。贾雨村寄居在甄士隐家隔壁的葫芦庙内,因为造访甄家,偶然看到了甄家正在撷花的丫鬟娇杏,便觉得娇杏“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明,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顿时便看得呆了。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杏也觉得贾雨村“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竟然频频回头偷观贾雨村。

一个租房住的落魄书生没有遭到美女的白眼,反而引起美女的频频回眸,贾雨村顿时心花怒放,觉得这个姿色平平的丫鬟简直就是“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

中秋谁与孤光,把盏凄然北望。月圆之夜,夜色如水、清辉温润,孤独一身、蛰身陋室的贾雨村想起了那个曾回顾他两次的甄家之婢,倩影萦心、愁绪满怀,由情生意,即刻为心中的姑娘赋诗一首: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当然,这段或许是贾雨村单相思、或是已经情愫互生的恋情,最终也结了果,贾雨村科举中第之后,纳了娇杏为妾,娇杏也为其生了个大胖小子,继而贾雨村正室夫人病亡,娇杏便顺理成章地被扶正成为了正房太太。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机缘巧合、变幻不定,如果娇杏当年没有多看贾雨村两眼,以她丫鬟的低微身份将来无非是嫁作农妇劳苦一生罢了。但是,就是这偶然的回眸,却与贾雨村结下了姻缘,一跃成了官太太。

二、建功立业的豪情。贾雨村出身诗书仕宦之族,只是父母祖宗根基已尽。家道中落的贾雨村并没有就此自怨自艾,消极堕落,而是积极上进,寻找出路,“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

虽然身处人生的低谷,贾雨村时刻不忘自己的人生志向,在中秋之夜的寂寥之时,更觉得自己生不逢时,不能施展人生抱负,对天长叹:“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这两句诗中的“玉”、“钗”是贾雨村自己的暗喻,“椟中玉”、“奁内钗”更是暗指自己怀才不遇的现状,“求善价”、“待时飞”更是表达了他不甘于济济无名的心境,总有一日要辉煌腾达的豪情壮志。连恰巧来拜访的甄士隐也赞叹道:“雨村兄真抱负不浅也!”

诚然,曹公在《红楼梦》中常用一石二鸟、一击两鸣的笔法,这两句诗被后世的红学家解读出更深层的含义:一则曰“玉”和“钗”暗指黛玉和宝钗八十回后的命运;二则曰“玉”和“钗”暗指宝玉和宝钗在贾府被抄检之后与贾雨村发生的关联,此处不再详解。

三、谈古论今的才情。贾雨村的才情在中秋节之前,书中只字未提,他的身份只是借住在寺庙内、卖字赚钱糊口的穷书生。

而在中秋节的晚上,他却先五言后两联,出口成章、佳句频现,特别是在与甄士隐把酒言欢之后,贾雨村更是狂兴不禁,又吟诵七律一首,再次将他希望“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出人头地的人生目标疾呼出口。

另外,在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的情节中,贾雨村才情更是得到了极致的展现,洋洋洒洒近七百字论述一气呵成,从尧、舜、禹谈到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从许由、陶潜、阮籍谈到卓文君、红拂、薛涛,这段激扬文字更被著名的红学专家周汝昌先生评为曹公独创的“正邪两气说”。

无疑,贾雨村是个有才的人,否则探花出身、鹾政身份、书香之族的林如海是不会聘任其为爱女黛玉的私教。贾雨村在“十分省力”的情况下,却教出了才学出众的学生林黛玉,如果黛玉不是身体极怯弱,贾雨村能够施以全力教授,黛玉的学识更是出类拔萃了。

四、羞于出口的隐情。作为一介穷书生,贾雨村是自负的,通俗的说就是爱面子,况且他还本是仕宦之后,本身就带着一定优越感。

所以,他窘迫拮据的处境是羞于向人提起的,他的邻居甄士隐的话可为证:“兄何不早言。愚每有此心,但每遇兄时,兄并未谈及,愚故未敢唐突”。

在中秋之夜,甄士隐与贾雨村漫谈对饮,酒到杯干、醉意袭来之时,贾雨村才向甄士隐吐露了自己的隐情:“若论时尚之学,晚生也或可去充数沽名,只是目今行囊路费一概无措,神京路远,非赖卖字撰文即能到者”。

就像《醉千年》中的歌词写的那样,“那时候车马慢、一生只能爱一人”。同样,那时候车马慢,上京赶考要数月;那时候车马贵,上京赶考要重金。

作为一个破落书生,靠买字勉强度日,要攒足上京赶考路费,更不知何日何时了。囊中羞涩成为了贾雨村实现人生目标的一大块绊脚石,趁着中秋夜的酒劲,贾雨村向甄士隐搬出了心中的这块“巨石”。

仗义疏财、乐善好施的甄士隐立即现场办公,“当下即命小童进去,速封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解决了贾雨村的难言之隐。

五、端倪初现的薄情。这个中秋节,甄士隐慷慨解囊,赠财送物助贾雨村上京赶考之时,贾雨村薄情寡义的特点已经初露端倪,不仅是“收了银衣,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的傲慢之状,更有第二天就不辞而别的无礼之举,令本来还打算为他“写两封荐书与雨村带至神都,使雨村投谒个仕宦之家为寄足之地”的甄士隐,讪讪作罢。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连目不识丁的乡村老妪刘姥姥都知恩图报,对荣府施舍的二十两银子福了几福、拜了几拜、千恩万谢,摘了新鲜打尖的瓜果蔬菜赶紧送来,何况满腹经纶的贾雨村更应该懂得感恩和回报,他却表现得傲慢无礼。

由此可见,贾雨村骨子里就是薄情寡义之人,在升官发财之后,明知恩人的女儿香菱身处水火之中,还不施以援手,乱判葫芦案,再次把香菱推进火坑之中;明明是受了贾家举荐之恩,在贾家被查抄时,不是伸手拉一把,而是投石砸一下,小人嘴脸毕露、寡义心肠尽显,不愧为《红楼梦》里忘恩负义的代名词。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