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风湿关节炎患者腹痛、腹泻,不要忽视这个原因!|风榜定案

原标题:类风湿关节炎患者腹痛、腹泻,不要忽视这个原因!|风榜定案

腹痛、腹泻看似与类风湿关节炎(RA)没多大关系,但是下面这个病例报道却值得我们深思,你了解这其中的联系吗?

病例简述

患者为45岁男性,4年前确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RA),近2年来服用来氟米特 20mg/天、柳氮磺胺吡啶 1000mg/天和羟氯喹200mg/天治疗,RA病情控制平稳。3周前患者出现低热、下腹部疼痛、腹泻,近3天来出现血性腹泻4~5次/天。患者曾检测肝功能指标异常,停用甲氨蝶呤后开始使用来氟米特,之后肝功能指标未再出现异常。吸烟史20年,平均吸烟20支/天。母亲有RA病史。

入院查体:

入院查体:

体温37.4°C,脉搏94次/min,血压110/70mmHg,未见关节肿胀、皮疹等表现。心肺部查体未见异常。

实验室检测:

实验室检测:

WBC:11500/mm3(正常7000-9000/mm3)。

血沉(ESR):52mm/h(正常<30),C反应蛋白(CRP):8.4 mg/dl(正常<3),类风湿因子(RF):347 IU/ml,抗环瓜氨酸肽抗体:2000 IU/ml。

肝、肾功能指标正常。尿常规、大便常规正常,粪便中未检出痢疾杆菌和艰难梭状芽胞杆菌。

影像学检查:

影像学检查:

胸部X线:大致正常,未见间质性肺炎、胸腔积液等异常表现。腹部X线:未见游离气体、气液平等异常表现。

一起来看看患者后续的检查和治疗吧~

建议患者进一步行结肠镜检查。

建议患者进一步行结肠镜检查。

结肠镜检查示:弥漫性黏膜组织脆弱,有接触性出血,可见溃疡和结肠左曲细颗粒(图1)。病理活检示:固有层的隐窝结构变形、隐窝炎症、隐窝脓肿和炎性细胞浸润。根据结肠镜和病理检查,患者诊断为溃疡性结肠炎(UC)。

图1.结肠镜检查

因此,患者诊断RA和溃疡性结肠炎(ulcerative colitis,UC),治疗上加用美沙拉嗪(5-氨基水杨酸)灌肠1 g/天,患者临床表现明显改善,2周后复查实验室指标正常。随访3个月内,患者肠道症状基本缓解。

尽管RA合并UC很少见,但是这个偶然事件背后也有其必然性~

类风湿关节炎和溃疡性结肠炎

UC是一种常见的炎症性肠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BD),临床表现腹泻、腹痛,甚至可有血便。IBD包括UC和克罗恩病(Crohn's disease,CD)。UC是结肠黏膜层和黏膜下层连续性炎症,疾病通常先累及直肠,逐渐向全结肠蔓延。

IBD的潜在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清楚,涉及遗传、环境和免疫等多个因素。IBD有一系列肠外表现,包括关节炎、葡萄膜炎、虹膜炎、坏疽性脓皮病、结节性红斑、强直性脊柱炎。IBD的发病率可能比现有数据高很多,IBD是由遗传易感性宿主对肠道微生物的炎症反应失调引起的。IBD可能是自身免疫性疾病大家族中的一个成员,IBD可能与其他免疫介导的炎症性疾病有共同的致病途径,特别是RA。

很少病例报道报告RA并发UC,发病率不超过0.14%-0.8%。Aoyanagi等人在一项针对UC患者的前瞻性队列研究中未发现与RA重叠的病例。但是,他们报道了RA合并IBD的病例。Utsunomiya等人调查5833名UC患者,发现其中RA患病率为0.4%。Sawada等人在一项纳入1433名患者的小规模研究中得出相近的患病率数据。

Snook等人在858名UC患者中仅报告了7例RA。从RA与UC的发病机制来看,肠道菌群的变化可能对RA患者IBD的发病起重要作用。此外,有研究发现HLA-DR基因与RA和UC发病机制均有一定相关性。免疫抑制剂在UC治疗中的应用也使得其合并RA等其他自身免疫病的发病率减低。如柳氮磺胺吡啶和糖皮质激素,可抑制全身炎症反应,使得IBD合并其他自身免疫疾病的发生率低。

此例患者行结肠镜和病理检查诊断为UC,使RA病程更加复杂化。当RA患者出现结肠炎表现时,还应与药物性结肠炎、RA相关血管炎引起的缺血性结肠炎以及继发性淀粉样变作鉴别诊断:

  • 一些报告指出RA的治疗药物如非甾体抗炎药、金制剂和D-青霉胺与各种胃肠道并发症有关。此病例患者未使用金制剂或D-青霉胺治疗,病理检查未发现血管炎病变,患者并无巩膜炎、间质性肺炎等血管炎表现。最近的临床研究发现RA患者活检证实的淀粉样变性发病率约为10%。Kato等人报道一例RA继发胃肠道淀粉样变性,表现为结肠炎的表现,与UC相仿。但此例患者未发现血管炎病变或淀粉样蛋白沉积。

在治疗方面,柳氮磺胺吡啶是RA和IBD的常用治疗药物。本例RA患者尽管已使用柳氮磺胺吡啶治疗,但仍出现UC,加用美沙拉嗪灌肠后症状明显改善。

结语

虽然RA合并IBD少见,但值得风湿免疫科和消化内科临床工作的警惕。如RA患者出现结肠炎症状,应考虑IBD的可能性。因此,为了避免延误诊疗,风湿免疫病的诊治仍需要多学科干预。另外,进一步研究探讨RA和IBD之间的关联,对预测发病风险、指导治疗方案及判断疾病预后有重要临床意义。

参考资料:

[1]Cengiz D, Gürçay E, Karaahmet ÖZ, et al. Inflammatory arthritis complicated by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two case reports. Turk J Phys Med Rehab 2017;63(3):266-71.

[2]Aoyanagi T, Nakajima H, Ozaki M.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nd extra bowel lesions. Intern Med 1990;66:1068-71.

[3]Utsunomiya T, Kitahora T, Shinohara H, et al. An epidemiological study of idiopathic proctocolitis in Japan. Gastroenterol (Tokyo) 1989;11:140-9.

[4]Sawada T, Higuchi Y, Shinozaki M. Extra-intestinal complications in IBD. Annual Report of the Research Committee of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1993;105-8.

[5]Snook JA, de Silva HJ, Jewell DP. The association of autoimmune disorder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Q J Med 1989;72:835-40.

本文首发:医学界风湿与肾病频道

本文作者:金迪 王玉伟

版权声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