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爱上同一人,而ta却为太古铜门献身……

原标题:姐妹爱上同一人,而ta却为太古铜门献身……

大家晚上好啊

说书天又来给大家继续讲故事啦~

【戳这回顾上一篇】

上回讲到龙门之行

道长遇见一名神秘的紫衣女子

看起来似乎是偶遇

但又好像有着命中注定的巧合

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决

小天天也越来越期待后面了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故事接下来的发展吧!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婉转悠扬的歌声飘过纱窗,缭绕在床幔之间,低缓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绮靡,不似少女般清脆明亮却独有一道风情沉在其中,似是瑶碧云海之上终年萦绕的云,丝丝缕缕绕在山间,缠上心头。

言叙指尖微动,在这旖旎似梦的歌声中幽幽转醒

这声音他识得,几日前他在这小屋里第一次醒来,便是这个声音在他耳边高傲自负似嘲非嘲地说着:“我既然救了你,那你应当感恩戴德好生爱惜这条命才好,我救回来的东西便是我的,你无权干涉这条命的生死,我要你生你便生,我准你死你才方可死,懂了么?”

想到此,言叙不由得自嘲一笑,这般自负又凉薄的话他竟也听了进去。

他眨了眨眼睛,眼前果然还是一片灰蒙,他心下一沉,继续静心调气默念观心咒,然而依旧感受不到体内丝毫灵力的涌动。

“别试了,我早跟你说过,你这次伤势极重,没个一年半载的好不了,需要静心休养,切忌急躁。”

伴随着吱吱呀呀的推门声,女子温柔婉约的嗓音也徐徐传来。清风吹过房梁上悬挂的铜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窗外似有花娜娜绽放,随着清风一同飘进屋内。

“该喝药了。”

言叙闻言起身,寻着声音侧头寻找女子的方位,浓郁苦涩的汤药味划过鼻翼,冰凉而柔软的手指擦过他的手背握住指尖引领着他触碰到瓷碗的边缘。

“多谢。”他颔首致谢,自喉咙深处发出低沉闷涩的音节。

图源:丶拖鞋

不知是汤药中添了多少黄连,竟连一向不怕苦的他都忍不住皱眉。苦涩的味道从舌尖蔓延到舌根,充斥满他整个口腔,他涩然着想着,药苦,心更苦

“苦么?知道苦就对了,你现在的表情比这碗药还苦。”女子漫不经心地接过滴药不剩的空瓷碗,似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缓缓开口:“这药一日两次,我会提醒你按时服用,你的眼睛是因为灵力受损引起的,过段时间灵力恢复了,你的眼睛自然也就好了。”

“多谢。”言叙咽下喉咙中的苦涩,低声说着。

房中一时静默无言,但言叙知道,那女子正凝视着他,不知在观察些什么

窗边又想起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微风中夹杂着丝丝香气。

“可是窗外的花开了,方才我嗅到一阵花香,清雅恬淡,很是舒心。”言叙扯了扯嘴角,低声打破沉寂,“不知是何种花?”

“花?”那女子微讶,似是顿了一顿,而后带着一种似笑非笑地语气回答:“此花名唤相思引。据说在太古铜门打开之前,囚龙山底住着一位来自白云观的仙人,那仙人及喜爱养花弄草。草木有灵,幻化成人身,竟是同胞双生,模样半分不差,只是性子截然不同。姐姐活泼如火,妹妹沉静如水,然而她们却同时爱上了仙人。”

床尾微微下沉,盖在身上的薄被也被压出丝丝褶皱,那女子坐在床角,靠着床棱,声音娓娓动人,倒是叫他听得颇有滋味

“你猜仙人是喜欢姐姐还是喜欢妹妹?”那女子轻声笑了笑,是她惯有的漫不经心的语气。

“不知。”

“那仙人谁都不爱,因为太古铜门大开,他献身了。”

图源:丹华

言叙曾在典籍里读过,当年的囚龙山还困着不可一世的烛九阴

只是女子口中的仙人,他并未在门派典籍里见过,竟是闻所未闻,他不知女子所言是真是假,也只当野史杂谈里的话本故事听上一听。

本以为会是一场爱恨纠葛,未曾想是这般出乎意料的结局,这令言叙有些意外。许是她信口诌来的故事,结局如何皆随她心情而定。

不过那女子显然不想再多说什么,起身理了理衣裙,如来时一般袅袅离去了。

养伤的日子枯燥且乏味,面对自己的力不从心,言叙也渐渐从一开始的自怨自艾变得闲适安稳起来。

那位救了他的女子时常不见踪影,只留下一个不会说话的丫鬟照顾他的日常起居。然而每逢他该用药的时候却总是会准时出现,伴着相思引的阵阵香气,仿佛她只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者,每日如例行公事一般探诊问候。

这般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相处方式竟也在日积月累中形成习惯,言叙每日估摸着时辰,期盼着那道软哝嗓音推开房门,来同他聊一些生长在大漠中的趣事。

黄沙漫天的大漠极少下雨,若下便是磅礴大雨,令人心惊。

不见天光的这些时日,言叙早已学会如何打发时光,即使困在房内也可行动自如

他摸索着包了布的桌角沿着这些日的记忆摸向窗边,寻了一把椅子坐着听窗外瓢泼大雨。往日虽然浓郁但并不刺鼻的花香在今日显得格外清淡,这令他不禁有些担心窗外的花是否是经不住这大雨的摧残。

“相思引生于大漠,经得住白日曝晒,也经得住狂风暴雨。”忽而馨香满室,女子声线不同于往日的沉静倦倦,仿佛多了几分桃色旖旎,卷起无边风月。

因眼不能视物,其他感官愈发明显强烈。

“你喝酒了?”

“嗯……”身边传来布料窸窣声响,一道温热忽然靠近身侧,熟悉的花香中夹带着淡淡的酒香,“只喝了一点点。”

女子似是心情颇为愉悦,靠在他身侧一同听窗外雨打屋檐的噼啪声。

图源:棠狸煎雪

言叙心中一跳,下意识觉得如此行径轻佻了些,可心底某一处偏偏暗自欣喜,放置于膝上的手缓缓收拢,又在片刻之后徐徐展开。

耳边是浅浅的呼吸声,温香软玉软软地靠着他,烧得他半侧脸有些发热。

“其实,相思引的故事还有后半段,你想听吗?”不知过了多久,女子懒懒地出声,语气也是惯常的似笑非笑。

言叙闻悉心念一动,正襟危坐低声应着。

“在仙人进入太古铜门之前,他们也曾有过一段快乐的时光。只是姐妹两个实在是太像了,连仙人也经常分辨不清。终有一日,姐妹俩因这极为相似的容貌产生了隔阂。她们站在囚龙山的山巅之上,哭着问仙人:你究竟是喜欢姐姐多一点还是喜欢妹妹多一点?仙人自诩参悟人间缘起缘灭,清修之道早已摒弃七情六欲,对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姐妹一言不答。后来,为了不让姐妹继续争执,仙人便离开了。两姐妹对仙人情根深种不能忘怀,只能整日对着仙人之前种的花草流泪,花草吸收了姐妹俩的相思之泪,竟然散发出久久不散的异香,所以此花便被称作相思引。”

窗外的暴雨渐小,淅淅沥沥的有将停之兆。

那女子靠在言叙身侧不疾不徐地讲着相思引的故事,语调婉转,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哀伤。空气中弥漫着相思引的花香,令言叙不禁有几分被感染,他几欲将手触碰女子手背以示安慰,最终却仍什么都没做,只是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静静地听她讲述。

那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悬崖之上,身前是两名女子目光哀恸地望着他,而他,毫不犹豫地将她们推下了悬崖

——未完待续

图源:zhu_

特别绿】少侠的创作分享

和【沈绛】小姐姐动听的声音~

故事经由这位神秘女子讲述

再加上这道长最后这番梦境

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小天天猜想

难道这并不只是单纯的故事?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让我们一起来期待下一回

今日宝箱:大荒剪刀手

有效期:09月09日21:00~09月10日20:0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