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男篮败了,CBA的商业价值还能扩大吗?

原标题:焦点分析 | 男篮败了,CBA的商业价值还能扩大吗?

文 |高海博

最终,中国男篮失去了直通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机会。

因为落选赛难度之大,谁都明白中国男篮失去了晋级奥运会的机会,这是自1984年之后,中国男篮第一次失去奥运会比赛资格。

这足以称得上中国篮球的至暗时刻。

至暗时刻

这样的的时刻谁也没有预料到。篮球世界杯开始之前,一切都是乐观的,东道主、“上上签”的分组,包括赞助商、球迷都一致认为:出线无疑。

事实上,伴随着篮协主席姚明对于中国篮球的全面改革,篮球的社会关注度正明显提升,娱乐明星出现在球场旁边,综艺节目也都是篮球主题。

就在世界杯开赛前两天,CBA公司举办了一场2.0时代的商业论坛,给赞助商们讲述将如何做出改变,释放更大的商业价值。

在改革刚刚开始,一切都在向好的时候,这场脆败直接把中国篮球拉回到改革的起点。在中国当代的环境中,国家队与职业联赛是一体两面式的存在,联赛负责为国家队输送球员,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本土职业联赛锻炼出来的球员能为国家队带来胜利吗?

作为中国篮球体系中最具商业价值的CBA联赛,球员、比赛就是它的核心资产,当球员受到质疑,整个联赛的商业价值将会被重新评估。

CBA第一个三年周期合同将在2020年结束,这也是CBA公司在这个时刻出来推广自己的原因,但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失败,正在成长的CBA还有时间吗?

生不逢时

虽然中国男足成绩更差,但并没有妨碍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中超联赛的版权售价10年110亿,这让它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职业联赛。

中超卖出天价正是在2015年,中国体育产业爆发之际,体育受到资本市场热捧,也产生了乐视体育这样的泡沫公司,中超正好赶上“红利”,在最高点卖出。

但是CBA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当CBA来到新的版权周期,版权价格回落,从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媒体平台对于CBA版权的预期大幅降低。

2017年,CBA公司做了第一轮版权销售,中国体育与腾讯体育成为最终卖家,之后新媒体版权又增加了优酷与咪咕。

分销是最差的选择,也是商业价值不够高的表现。有价值的商业联赛都会以独家版权形式出售,只有这样才可以卖出高价,但是CBA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只能做出分销。CBA公司商务部总经理蒋健曾解释说,版权不应该急于追求独家,应尽可能达成开放性的合作。如果一家垄断资源,长远来说不利于推广,所以我们的原则是不卖独家,但也不是越多越好,2-3家比较合适。

从职业体育的收入结构上看,版权、赞助、门票以及衍生品是四大收入来源,成熟的职业联赛版权销售收入都要高于赞助收入。

但是从目前CBA的收入结构看,赞助收入依然是大头。CBA的赞助体系除了“主赞助商”、中国人寿、“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李宁公司之外,分为三个等级,从高到低依次为“官方合作伙伴”、“官方赞助商”、“官方供应商”,其中携程、TCL、美孚速霸都是其官方合作伙伴。

在CBA2.0时代的推介会上,中国广视索福瑞体育研究(CSM)提供的媒体价值数据核算,CBA联赛场边广告全赛季平均每分钟媒体评估价值为1.1亿元。

放在男篮失败之前,这样的数据也许还具有参考价值,但是失利之后,球员的糟糕表现,社交媒体上公众的不满,让品牌主如何相信同一批球员可以值得这样的赞助?

CBA的商业价值不会比此前更低,毕竟中国依然有如此多的球迷群体,北京、广州、山东球迷依然会为他们自己的球队呐喊。

只是,CBA漫长的职业化的道路将蒙上一层阴影,而职业化程度的高低与商业价值才是息息相关的。

半职业化的CBA

尽管中国足球的成绩不如男篮,但是足球联赛职业化程度远高于篮球。

足球职业联赛早已实现“管办分离”,中超俱乐部的所有权归属也早已划分,俱乐部就像一家公司,归属于某家民营或国有企业,比如广州恒大俱乐部便是由恒大集团所有。

但是CBA联赛本身还是篮协占大股东的公司。按照2017年公布的改革步骤设计,中国篮协第一步先把CBA联赛的商务权授权给CBA公司,在改革运行顺利和稳定发展的前提下,中国篮协适时将办赛职能全部移交给CBA公司。

换句话说,CBA公司只拥有部分职能,正处于一个更新换代的时刻。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球员自由转会的问题。CBA并不像NBA或者其他国际职业体育联赛有着自由转会制度,我们习惯看到的几乎都是运动员终老一支球队。

没有流动意味着没有调整余地,所有球队每年都是同一批球员,成绩好的依旧好,成绩差的也没法自主改变。这是整体俱乐部培养体系所决定的,按照篮协此前规定,本俱乐部的年轻运动员与俱乐部签约至少四年起,此外俱乐部还拥有两年优先续约权。

六年之后合同到期,运动员想要自由离开依然困难,没有地方体育局和俱乐部放行,他依然走不了,甚至打不了球。

而CBA公司的新的《标准合同》实行“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球员转会问题更加复杂,这正是改革期的尴尬与阵痛。

完全自由转会的思路在CBA并不现实。由于人才培养大多来自俱乐部的青年队、地方体育局和专业体校,这使得CBA公司需要保证俱乐部在新规则中对自主培养的人才拥有优先续约权。

从长期看,建立一套透明的球员合同体系以及有效的球队工资帽机制变得尤其重要,而《标准合同》一定程度上就在为俱乐部建立合理的薪酬体系和分配薪资空间打下基础。只有确保了整体架构的健康,职业联赛才有可能得到长期稳定的发展。

CBA的确在进步,只是在一场失败面前,这样的进步太不显眼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