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让女队员脱衣练自信? 足球“黑箱”需打破

原标题:教练让女队员脱衣练自信? 足球“黑箱”需打破

【江苏】女足教练被举报让女队员脱衣练自信 多部门介入

文丨杜虎

近日,江苏女足2005-2006年龄段主教练陈广红被部分球员家长实名举报。球员家长称,陈广红及其助教凌雨阳长期霸凌、猥亵未成年女队员,包括以小错误为由作高额罚款,深夜召唤女队员要人家做他女朋友,强令女队员脱光全身衣服等。

对此,陈广红及江苏足球主管机构尚未回应。最新的消息是,镇江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归纳起来,陈广红被实名举报涉及三个事由,一是深夜找小队员谈心和按摩,以打主力为诱饵,引诱女孩子脱光衣服,如果不从就辱骂、劝退或开除;二是制定变态的管理规定,比如在规定时间打电话罚款五千,不缴纳就拒绝训练;三是将所谓罚款、训练补贴等钱财变相地纳入其个人账户。

网传家长的举报信

换句话说,在江苏足球圈以打骂女队员著称的陈广红,已经涉嫌三宗罪:针对未成年女队员的现有举报内容,涉嫌强制猥亵儿童罪,是否还有更严重的强奸罪行,因为球队封闭管理,外界无从得知,尚需尽力调查;高额罚款中饱私囊已经涉嫌索贿受贿,而侵吞训练拨款涉嫌贪污犯罪。

陈广红一直带队江苏青年女足,对于他的教练风格,业内评价两极。附和那种严厉训练的,则说他训练大胆、给队员施加压力,有利于队员成长。不赞成的,则说他搞变态的强制训练,过早掏空了队员,即使一些队员打上女足主力,但后劲乏力,走不远。但整体上看,陈广红在江苏足球界很“吃得开”。

江苏女足近年取得过不少成绩,在这些光环之下,陈广红霸蛮作风的传言迟迟得不到正视,反而被解读为他的正面风格。加上女足被陈广红牢牢控制,整个训练场所没收手机、禁止通讯,成了密不透风的高墙,即使发生性丑闻和犯罪行为,外界也很难知晓。

以上种种,很难不让人做这样一番想象:高度封闭的训练环境让陈广红的强人作风有了合适的“土壤”,令其性格膨胀。他可以在光环加持下,将青年女足的选拔、培养、训练变成弄权的私产,建起一个不受监管的独立“王国”。在这样放纵的环境下,个人的性格丑陋很容易变得更有伤害力。当然,这些猜想还需要等待警方核查。

家长出示的给助教的转账记录

但举报所谈及的一些现象,在足球圈或者体育圈并不罕见。个案背后需要看到的现实背景是:中国足球真正的注册教练员只有6万多人,国际级、国家级教练只有300多人,与足协规划所需的10万名教练相差甚远。这种情况下,教练“带病上岗”可能很普遍,像陈广红这样看起来有成就的教练更成了香饽饽,因为供求紧张受到优待。

而在足球文化、乃至于中国体育训练的文化中,更存在着许多文化糟粕,比如简单地信奉“棍棒下出成绩”,只要能拿金牌,实现举国体育的荣耀和领导者的利益,主教练采取的任何变态方法都可能被默许。某些明星体育队伍中也时有迫害女队员的丑闻,但只在球队衰落后才显露出来。

跳出个案来看,如果教练不是如此紧缺,如果训练方式更科学透明,运动员的选拔有更公开合理的机制,那就有助于打开足球等领域的“黑箱”,减少猥亵、勒索等乱象。而这一切,有赖于更高层次的改革。

中国足协新任主席陈戌源不久前对媒体说,中国足球要建立一套符合市场化、符合规律的运行体制和机制。这个体制很重要,现在一些行政化趋向和思维方式仍然根深蒂固。

这个大方向无疑是对的。在现实的环境下,因为教练员紧缺、也因为出成绩的教练更少,一些品行有问题的教练反而“如鱼得水”,毫无顾忌。而那些十几岁的女球员,成为良莠不齐的改革潮的牺牲品,最让人心痛。

陈广红到底存在怎样的问题,有待警方调查给出结论。但这件事是一个提醒,官方提了很多年的足球改革,应该提速了。净化小队员的成长发展环境,本是项目发展的基础。许多女孩子投身足球运动是出于热爱,但如果遭遇一个变态教练却找不到申诉渠道,折煞的不只是青年的前途,更是大国的足球理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