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援助热线近一年接听自杀相关来电2753例 超半数有心理健康问题

原标题:广州心理援助热线近一年接听自杀相关来电2753例 超半数有心理健康问题

  金羊网讯

记者符畅、通讯员宋易倩报道:“您好,广州市心理援助热线,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一天中,不论什么时候拨打这条热线,总有人在电话线的另一头守候,为面临困境的来电者,带来一丝光和希望。

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广州市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心理援助热线组共接听心理咨询22433例,其中自杀相关来电2753例,占12.3%。

据广州市心理援助热线组长、二级心理咨询师魏华林介绍,广州市心理援助热线在2017年、2018年的接听数量均位列全国第二。目前,该中心共有12位专职人员,其中负责接听电话的主要有7人。一天中,下午3点到凌晨2点为来电高峰时段。而一般来电的通话时长为30-40分钟,如遇自杀高危来电,会延长至60-90分钟。

“有自杀意念的人,往往会在网络上搜索自杀相关的信息。而这时,我们的电话会出现在页面上。看到我们的电话,他们也许会打来试试。其实,很多时候,自杀并不是目的,而是他们唯一能面对问题的方式。和我们的咨询师聊聊,他们或许会找到其他方式,看到希望。”魏华林说。

广州市心理援助热线室

【案例】

一通电话解除危机,帮助16岁少女“向死而生”

上个月的某天晚上,16岁少女叮叮打来电话。电话这头,是广州市心理援助热线二级心理咨询师何爱芹。在交谈中,何爱芹渐渐了解到叮叮的故事。

一年前,叮叮曾情绪失控割腕自杀,被家人发现之后送至医院救治,而后转介精神科诊断为重度抑郁症。但是叮叮不觉得自己有抑郁症,认为是父母强加给自己的“帽子”,借此忽略自己的内心真实需要。

原来,一直以来,父母对待叮叮都是高高在上的指责,对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诸多挑剔,一旦做得不合他们意的话就认为是叮叮无能。同时,父母之间的感情不好,时常会发生争吵,也总是扬言要离婚,整个家庭“硝烟弥漫”。

叮叮认为,自己存在于这个家庭没有一点价值,跟父母之间似乎已经没有了情感的链接,所以平时会拒绝跟父母说话。另外,叮叮在学校也无法集中注意力上课,没有兴致参与团体活动,每天郁郁寡欢,和同学联系也不多。于她而言,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是一个孤单的生命。

“其实,她并非一心求死,也想拯救自己,于是在脑海中幻想了另一个人和自己对话。”何爱芹说。但可惜的是,叮叮并非每次不开心都能如愿找到脑海中的人陪伴,这个时候,她就会有无尽的虚无感和绝望感,自杀的念头也随之不停涌现。在无数次痛苦的自我拉扯中,叮叮拨通了学校早前宣传过的心理危机干预热线,希望对自己做一次救赎。

针对叮叮的情况,何爱芹采用了心理危机干预六步法。首先确定问题,评估危险程度,叮叮的自杀风险评估(NGASR)为高自杀风险,暂无自杀计划。

第二,在整个危机干预过程中,保证叮叮的安全始终是首要目标。一方面,在无人看护的情况下,要远离对人身安全造成危险的物品和危险境地,另一方面,尽量找人陪伴,或是参与其他现实活动,转移注意力,避免消极情绪无限蔓延。

第三,给予支持。危机干预热线为叮叮提供与人沟通交流的机会,让她能够表达和宣泄自己的情感,也从中感受支持与鼓励,可以即时性的减轻她孤立无援的无助感。

第四,提出并验证可变通的应对方式。一是对外开发环境资源,让叮叮从身边的亲朋友好中寻找支持和帮助。如叮叮有少数见面会互相问候一两句的同学,近期可尝试多点与他们接触,联络感情,再则可以继续发掘更多可以互动的人;二是对内开启心理资源,与叮叮一起探讨积极的、建设性的思维方式,用来改变对问题的看法并减轻应激与焦虑水平。

第五,制定计划措施。叮叮在咨询师的协助下,制定了短期计划:尝试将自身的情绪情况告知家人,获得家人的支持;让家人陪同到医院进行心理治疗,或接受学校心理老师的辅导;每天找出自己的一个优点记录下来,作为自己存在的价值。

第六,获得承诺。咨询师再次明确叮叮同意制定的计划,并鼓励她对自己的承诺采取确定的、积极的行动步骤。另外建议叮叮,在之后实施计划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都可以再与咨询师沟通商议。

这通电话持续了35分钟左右。叮叮最后承诺,会按照探讨的方式进行尝试和应对。危机预警算是解除。何爱芹表示,下一步还需对她进行后续的心理支持。

心理热线的咨询师正在接听热线。受访者供图

【数据】

今年咨询总数和高危来电量创历史新高

通过对广州市心理援助热线近一年接听的2753例自杀相关来电进行分析,可知:

来电地区分布方面,省外国内的最多,为1271例,占46.17%。其次为市外省内,共921例,占比33.45%。市内的533例,占比19.36%,另外还有3例来自国外。

性别状况分布方面,男性和女性分别为1400例、1353例,占比分别为50.85%和49.15%。

年龄状况分布方面,年龄最小的是11岁,年龄最大的是59岁。其中,21-30岁年龄段较多,有668例,占24.26%;其次为11-20岁,占20.09%;31-40岁的占6.07%;41-50岁仅占1.42%;51-59岁仅占0.22%。

婚姻状况分布方面,未婚的有2031例,占73.77%,多于已婚的292例,已婚占比为10.61%。

职业状况分布方面,学生群体最多,达786例,占28.55%;其次为无业,有574例,占20.85%;公司职员252例,占9.15%;专业技术人员90例,占3.27%。

文化程度分布方面,本科及以上512例,占18.60%;高中460例,占16.71%;初中216例,占7.8%;大专71例,占2.58%;另外,小学及以下10例,占0.36%。

情绪状态分布方面,情绪抑郁1583例,占57.61%;平和1083例,占39.34%;焦虑60例,占2.18%;愤怒24例,占0.87%。

咨询问题分布方面,心理健康问题1560例,占56.67%;精神疾病775例,占28.15%;婚恋问题253例,占9.19%;家庭矛盾61例,占2.22%;躯体健康问题35例,占1.27%;工作问题20例,占0.73%;学习问题16例,占0.58%;其他问题33例,占1.20%。

自杀情况分布方面,有自杀意念的2315例,占84.09%%;自杀计划有302例,占10.97%;自杀未遂有136例,占4.94%。

由此可见,从2018年9月到2019年8月该心理援助热线组接听的有关自杀的电话,大部分来自广州市外;男女性均等;年龄集中在11-30岁之间;以未婚者居多;多个行业都有来电,其中有透露自己职业的来电者中,占比最大的是学生,其次是无业人员、公司职员、专业技术人员;来电者的文化水平较高,以本科及以上者居多;来电者的情绪以抑郁为主,部分焦虑、愤怒;来电者主要因为心理健康、精神疾病及婚恋困扰打来电话咨询;大部分来电者有自杀意念,少部分有自杀计划。

此外,据统计,今年1至8月的咨询总量为16230例,相比2018年同期的咨询总量多2196例,增长16%。2019年1至8月自杀相关高危来电共1854例,其中7个月都超过200例,与上年同期高危来电量相比多344例,增长23%。今年的咨询总数和高危来电量均创心理热线成立以来的历史新高。

据介绍,心理援助热线咨询总量和高危来电量的增加提示公众逐渐愿意致电心理援助热线,特别是有自杀想法和自杀行为的公众愿意向咨询师倾诉其内心的烦恼。而心理热线有助于帮助来电者舒缓心理压力,抚慰心灵创伤,预防自杀行为。

作者:符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