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野六个军攻不下黄百韬,枪炮声突然没了,陈毅却说:黄必死无疑!

原标题:华野六个军攻不下黄百韬,枪炮声突然没了,陈毅却说:黄必死无疑!

1948年在淮海战役中,自从11月8日将黄百韬兵团重围于碾庄后,三天过去,华野四、六、八、九、十三纵共五个纵队在特纵的配合下,不分昼夜地从四面对敌发起攻击。虽然缩小了对黄百韬兵团的包围圈,但是,各纵伤亡很大。

华野一个纵队相当于一个军。六个军的兵力打不下黄百韬,且付出如此大的牺牲!这是华野代司令员粟裕所没估算到的。

一次,一个参谋从前沿阵地回来,说:“粟司令,黄百韬难打啊,一个正面就20多挺重机枪,泼豆子一样。我们的战士一拨一拨地冲,都倒下去了……”

“黄百韬兵团竟如此难啃,这个顽敌,不弱啊!”粟裕感慨地说。

其实,从指挥部的地图上的旗子就可以看出,许多村庄多次争夺,上午插上红旗,下午又换上了蓝旗……一次一次地换,连地图上的片纸都扎烂了。

粟裕有些着急了:仗不能这么打下去了!

粟裕从来沉得住气,为何此刻有些坐立不安?

因为,黄百韬兵团被围,敌邱清泉、李弥兵团拼死来援,黄维兵团兼程东进,也是咄咄逼人……种种情况险象环生,若不能迅速歼灭黄百韬兵团,邱清泉、李弥、黄维三兵团一旦冲破中野、华野的阻击防线,反而让蒋介石形成合围之势,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粟裕担心之时,14日,在中野司令部的华野司令员陈毅来电:

“中野决心不让敌一个援兵冲过阻击线,望安心沉稳,以最小的牺牲全歼黄伯韬兵团。”

粟裕默默地读完电报,许久没有说话。突然,他把手一拍:“欲速则不达。为了减少伤亡,迎接更大的决战,必须立即改变攻击方式才成。”

然后,他对参谋说:

“通知负责攻歼黄兵团的六个纵队主要负责同志立即来开会。”

参谋去下通知了。

这次会议一直开到午夜12时。各纵队负责人满脸欢喜而去,纷纷说:“这回黄百韬跑不掉了!”

从15日凌晨开始,整个包围圈里居然没有了枪声、炮声、喊杀声,解放军的人影似乎都消失了。

粟裕打电话给陈毅:“我决定采取新战术。”

“什么战术?”陈毅饶有兴趣地问。

“坑道推进战术。把坑道一直挖到黄百韬的阵地前,一步步推进。”

“好啊!以运动战开始,以阵地战结束!”陈毅在中野指挥部高兴地说:“黄百韬跑不掉,必死无疑了!”

在双堆集四周,虽然两军的冲杀声没有了,然而,从15日晚起,另一种声音却传响:挖土的咔咔声、倒土的沙沙声、扛运木头的喘息声……这种声音在敌人阵地前面一寸寸、一尺尺地推进,虽然很慢,却是那样的坚实而不可抗拒。

在粟裕的坑道战术前,黄百韬兵团坚固的防御阵地开始一寸寸、一尺尺地被吞食。最后,黄百韬的主力越打越少,剩下的几万人被困在几个村子中,连睡觉的地方都难得找到。

11月21日,当粟裕最后发起总攻时,解放军从四面八方的坑道中一跃而起。黄百韬兵团毫无抵抗能力,土崩瓦解,一夜之间彻底崩溃,12万大军全部被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