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抬“体检”贵手,让盲人圆上“教师梦”

原标题:高抬“体检”贵手,让盲人圆上“教师梦”

被称作“中国大山里的海伦·凯勒”的盲人教师刘芳,曾在自传体小说《花开十年》里写道:“一条河,在地面奔腾时是一条河,在地下流淌时还是一条河,最后它们都奔向了大海,在那里它们的灵魂是平等的。”

但“平等”二字有时也会留下豁口。正值教师节的当口,安徽盲人大学生王香君的境遇受到媒体关注:她离教师梦实现本来只有一步之遥,可8月30日公布的那份体检结果,却让她的梦想折叠——因视力不合格,合肥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告诉她“此路不通”。

都知道,视障群体是弱者中的弱者,当被社会温柔以待。而被温柔以待其实也是王香君不幸中的“确幸”:她的人生被外界赋予过许多个“第一”,如安徽省首位通过高考的视障大学生、天津音乐学院建校50多年来接收的首位盲人学生;她还加入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前往多个国家演出,拿了多项著名钢琴比赛奖;在考取教师资格证和参加安徽省教师招考时,她还被开了“口答考试”绿色通道……

不只是她。这些年来,针对残疾人群体,整个社会释放了越来越多的善意:2014年6月,河南盲人李金生成了全国首例在高考中使用盲文试卷答题的人;2015年“高考新政”还明确为残疾人提供盲文试卷、配备辅导人员予以协助、适当延长考试时间等便利;2017年,艾滋患儿迎来了中国首个艾滋病感染者独立高考考场;2018年,天津市教育招生考试院为该市首位成功报名参加教师资格考试的盲人王颖,量身定做了考场等。

▲2019年高考10名全盲考生用盲文试卷。 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王香君能翻越那么多摆在盲人面前的“大山”,离不开制度关怀的照拂。可就目前看,在盲人应聘教师等问题上,仍有些“拦路虎”盘踞在盲人闯关之路的“最后一公里”——王香君就最终被卡在了“体检”这关上。

有此遭遇的,不止她一个。今年4月,温州大学盲人学生郑荣权报考南京市盲校教师,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却因视力不合格被拦下,这也受到广泛聚焦。当时也有不少人就呼吁,“让盲人圆‘教师梦’不该那么难”,“盲人就业也需要‘无障碍通道’”……

郑荣权、王香君们被一纸体检证明挡在了教师行业门外,无关被刁难,关乎“体检要求”不合理——当下多地的有关规定中对“体检”的刚性要求,都是参照和对表公务员体检标准,涉事部门则是在按章办事。

可无论是郑荣权还是王香君,报的都是盲校或特殊教育中心老师。盲人成为盲校老师,无需新增太多配套设施,还能带入切身经验让盲人学生少走些弯路。教育本就该“寓教于行”,让盲人圆“教师梦”,对更多盲人学生也是鼓舞。

实质上,多次在全国两会上呼吁“盲人可以胜任教师工作”的中国盲协主席李庆忠,就曾在北京盲校执教近20年。也正因盲人任盲校老师“妥妥的”,早在2013年,就有多位残障人士向教育部以及全国31个省级教育厅(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其公开对各地教师资格体检标准的残疾歧视审查情况。

无论如何,为想当老师的盲人留“后门”、清障碍,不应成为千呼万唤难奏效的“云呼吁”。眼下,社会对残疾人群体的无障碍硬件设施与关怀举措渐次完善,个中善意也不妨延续到教师招考的“体检”门槛设置上,让资质审核少些没必要的“障碍”——盲人群体既然已经能考教师资格证了,还拿“刻舟求剑”的体检标准去阻拦他们,实在没必要。

□侃人(媒体人)

编辑 孟然 校对 刘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