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上饶,一个普通的村子却处处是洋房别墅,宛若欧洲风情的小镇

原标题:江西上饶,一个普通的村子却处处是洋房别墅,宛若欧洲风情的小镇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其实是有奇妙的缘分存在着的。我与这个姑娘的相见缘于一场出行,其实我早就知晓她,只是未曾谋面,几日相处下来,发现竟有有几分的相投。我本就是对性情相投之人,有着格外的珍惜感,世间人来来往往、擦肩的千千万万,能相谈真的不过了了。

我喜欢,这姑娘可以独立的思考、说话时笃定的样子,不谈什么文学素养,她真的是个值得相交的人。于是,我们有了再一次的相见,这一次,在她自己的公寓里,我觉得与其说是她自己的,不妨说是喜欢文学、可思考的人的一处聚集地——上饶弋阳江廖肖国际文学村里的青年作家公寓。

对了,她叫杨怡。我喜欢没有标签的相处,我更喜欢称她为热爱生活的姑娘。

江廖肖国际文学村

在上饶,或许你会知道三清媚女子文学会,一群热爱生活、热闹文学的女子,她们才情横溢,笔耕不辍,向这个世界宣告着她们的所爱,也向自己宣示着女子也可无所不能。而江廖肖文学村便是她们可以安放内心柔情的地方,真的是乡村风情、诗意生活。

江廖肖是弋阳龟峰脚底下的一个小小村子,村子里是色彩缤纷的屋舍,这屋舍可为身体的栖息所、又可为文学的栖息所。几片竹林、几处花开,跟着日光的影迹,跟志趣相投的人一起,谈生活、谈过往、谈关于未来的种种,都是一种舒服而惬意的感觉。

清晨或者午后,走在这个不算大的文学村中,一半是文学的味道,一半是炊烟的味道。文学社后面是村子里生活了许久的村民,他们朴素的着装,与他们交谈也是来此的收获之一。总觉得,无论做什么事情,最贴近生活才会最动人,用我浅薄的认知而言,文学最该是如此,沿着生活的气息去衍生,才是文学的精粹吧。

三清媚文学社——村长楼

在村子中,有一处村长的民宿,叫做“村长楼”。是三清媚女子文学社社长做的民宿,我去的那几日,正巧这村长楼还在完善中,院子中一盘盘的花开,墙上的一幅幅照片,都是蔓延在时光中的小确幸。我与她们一同做最后的完善,花开的更加的浓郁,似乎我早已是这村子中生活了许久的村民,泥土的味道和竹林的风都有种莫名的舒适感,让人舍不得离开。

两层的村长楼,黄色的外墙,颜色鲜活,该是象征着文学社的未来,一直保持着生命力和思考的源泉。其实,一个人一生,也无需太多的东西包裹,一间房一张床、几本书、几段时光,也可以是另外一种别有情趣的生活,最终还是看你怎样去选择。

若是,身心有些疲倦,生活的方向有些迷茫。不妨就来此,来这个充斥着文学的村子,呼吸呼吸山前田间清冽的空气、暂时卸下生活中的羁绊与纷扰。或许,某个清晨,你便会释然、便会痊愈,依旧炽热的爱着自己与这个世界。

青年作家公寓

除了村长楼,更爱杨怡的青年作家公寓。

那日我被她唤作了苦工,与她一起喷字交谈,墙边有些蔫了的盆栽花,让我忘不掉那日时光。其实,我也曾想要拥有这样的一处院子,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码放着我对生活地期冀和对自己最善意地交待。再我还未拥有之前,真是羡慕,杨怡可以看尽这院子地花开花落、春夏交接的美好与生活。

硕大地树下是墨绿色外墙的青年作家公寓,一处安放着文学气息地地方。这里可以创作文学,亦可以创作你的生活,说不定某个夜晚,反动书的扉页,便会与那些文学界的知名作家相遇……你越发的努力,生活才会最平稳的呈现出你爱的样子。

再次去,我要看看那个喷绘诗句的箱子,杨怡同学做成了怎样的物件?这也算是对青年作家公寓我添就得一份小欢喜吧,愿日后阳光依旧明媚,我们都可热烈的生活。

南岩寺

在弋阳文学村,我们驱车十多分钟抵达了南岩寺,为了结识一位豁达而又善良之人。

南岩寺,一处藏匿于山中的僻静之所。驶入大门,再通过检票口,沿着一条石板路直行,便可抵达南岩寺深处。说起来,南岩寺并非如其他的寺院一般,香火旺盛,却夹杂着一股不可一世的幽静。

南岩寺确切的可以称为南岩佛洞,天然的佛洞三面红岩环绕,寺随岩架立,没有人工的架设,不瓦而栋,不檐而藩,便可置千余人,这佛洞着实为我国最大的自然洞窟中开凿的佛教石窟。就这样居于这静默地山林洞中,晨间伴着鸟鸣、午后有瓜果飘香,自给自足、虽清贫,却也不失为一件人生的幸事。

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南岩寺地主持竟是一眉目清秀、温和沉稳地80后男子,换作圆坤大师,14岁便礼清禅法师出家,经历了各种磨难与困顿,却依旧拥有清晰地善意和安宁地模样,一瞬觉得,这山间佛洞也是极其适合修身养性之处。

一洞一世界,这做千年古刹,似乎离我们的生活很远,但是没有距离感,让人想要再夏日的傍晚一去再去,听一听那蝉声蛙鸣。

相遇真的是妙不可言,还好,在我们还都保留着那份单纯的时光里,一切都未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