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范:上得起中学者,非富即贵

原标题:民国范:上得起中学者,非富即贵

民国时期,能够进入中学的学生,一般家庭相对宽裕,大部分的父母则是工商或者知识分子家庭,这种情况从学生的父母职业也可以看出。如上海中学的父母职业调查表所示,大部分学生来源于“商”的家庭,其次则是“学、政”,对于一般“工、农”阶层的学生,则仅占到10.61%。

换言之,能够进入中学求学,大部分都是来自中、上等阶层,而对于农工阶层,其入学机会则相对较少。更能体现家庭职业状况的莫过于对女子中学的调查。虽然,女子具有进入中学的机会,但由于“相夫教子”等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能够登入中学门槛学习的人数还是较少。

能够进入女子部学习的学生,其家庭都为富庶阶层,主要来自商界和教育界的家庭,也有来政界家庭的。总之,女子能够进入中学更需要家庭的有力支撑。确切地说,大部分中学生的家庭属于“中产阶级”。

夏丏尊在《“你须知道自己”》一文中指出了教育的等级是和财产的等级一致的:小学校学生之中原有用汽车接送的富家儿与衣服楚楚的中产者的子弟的,但全体统计,究以着破鞋拖鼻涕的贫家小孩为多。到了中学,贫困者就无资格入门,因为做中学生每年至少须花二百元的学费,不是中产以下的家庭所能负担。做中学生的不是富家儿,即是中产者的子弟。至于入大学,费用更巨,年须三四百元以上,故做大学生的大概是富家儿,即使偶有中产者的子弟蛰居其间,不是少数的工读生,即是少数的叫父母流泪了典质了田地不惜为求学而破家的好学的别致朋友罢了。

这里以《中学生小说》中的主人公国材为例,其家庭便是“商”阶层。“他出生在河北的望都县,家庭很有些财产,有两个哥哥,大的在北平的农工银行里做事,二哥是个大学毕业生,现在某军担任师政治部主任。父亲是个商人出身。”

由于国材的家庭条件比较优越,所以进入中学之后,生活相对奢靡。国材喜好运动,尤为擅长网球,“网球拍常常一对对的买来送朋友,夏天请朋友们吃冰激凌,冬天去溜冰,回来还大请其客。至于礼拜日和朋友们去颐和园,香山等处玩,来回车费及吃饭,喝茶等费照例都是自己出的。”有殷厚的家庭做财政支撑,国材的生活多么逍遥任性啊!

同学之间的交往,出手“大方”。为了蹭上国材的“大方”,很多学生围着他,借以“丰富生活”。但作为国材的挚友以仁,却作为良友时刻提醒他要注意节约,不能奢侈浪费,“为了他的过于浪费,以仁常常诚恳地规诫他,但是他当面认错,背了以仁仍是固态依然:而且有许多次数他约朋友去看电影,喝酒,在以仁面前总说练习球或者去看人家比赛去了。以仁起初相信他,后来知道了他的秘密,也就不客气地严格讲过几次。”

即使校外散步,国材也不仅限于校内操场之地,经常会花点钱去公园逍遥。“吃了饭后大家总是去东安市场乱跑,以仁和国财也有同样的情形,他们很少在吃了晚饭后关在屋子里的,花二十个铜子去中央公园坐到夜深才回来。”去公园的穿戴也别有讲究,国材和以仁“走进了公园,跑了一圈后,坐在荷花池畔的长凳上。国材穿了一身新做的白帆布制服,愈显得年轻美丽。以仁也是烫好了的青羽纱短衣,裤子是白的,皮鞋和国材的一样,深黑色,在王府井大街的XX洋行买的,花了九元。”

能在茶余饭后,穿着美丽的新衣去公园花费二十个铜子小逛,足以称得上一种自在无忧的生活。消遣的花费对于国材而言,是生活的调味剂,尤其当他与梅英恋爱之后,去公园独享二人的甜蜜世界,更是一种享受,在国材看来,爱情的追求与渴望也是生活的必须品。

从中学升入大学,其花费支出更甚于中学,所以大部分家境较差的学生,在毕业之际不敢奢望升学,因为他们知道,升大学这条路是不会向他们敞开的,即使考入了大学,他们的家庭也无力承担。

但这种问题对于国材,不称之为问题,他自认为家境殷实,上大学的花费自然不是问题。当国材与梅英在公园约会之时,问及国材升学的打算。“明年毕业后你打算进什么学校?”快走进梅英的学校了,忽然她这样问起国材来。“燕京或者清华”、“告诉你家里了吗?”“他们知道,而且学膳费是不成问题的。”“好,祝你的前途远大!’’

从二人对话中得知,国材对于升学的费用未当之以问题。国材送别梅英后,要转回自己的中学。他看见一辆洋车从眼前掠过,急喊“洋车”。“到哪儿?”拉车的飞跑过来了。“南池子,文光中学。”“八串钱。”

以上就是国材的生活,无论是从乘坐的交通工具,还是茶余饭后的消遣方式,都表现出一定的阔绰。正如有学生写的“两种社会”所描写的两个中学生群体:

两种社会

交学费不念书,每天打麻雀,追密斯,

念书没有钱,每天图书馆,乱纸堆,寻找伴侣,

完了扑克牌,咖啡馆,喝杯红绿酒,玩玩女店员,

睁开眼,忙着写,累一天,却换不到,一顿饱饭。

天热坐车骄的很,心恨车夫跑得慢,

气急喘,腿急迈,跑的满身汗,却还是一个慢。

以上是某中学生所写的“两种社会”,即富足阶层与贫寒阶层的两种中学生生活的映照。显然,阔绰家庭的学生过着相当潇洒挥霍的生活,而对于贫苦家的学生,则只能节约开支,每天泡在图书馆,扎进书堆里。即便出门,阔绰的学生可以搭洋车,而清贫的学生只能靠步行,正如小说中的国材,与梅英约会后,搭洋车而归。

国材只是富家子弟群体的一个代表,有人把这个群体称为颓废浪漫型的学生:“这种学生完全是富有及大小官僚家的子弟,他们每天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不但不去听课,他们只知道去和异性学生们去丢情,下课休息的时间内,他们总是在诸位异性同学之面前去追逐嘲笑,显出他们的捣乱,来引起异性同学的注意,更有一些跑到小贩的旁边,去大吃花生,糖果等零食。在完课以后,他们更要骑上自行车,或者在街上慢慢的走,向一些轻薄的异性孩子丢眼色,至于课外的书籍啊,或者华北危急啊……等等的报纸,他们是没有时间来理会的。”因为有大把的金钱可以挥霍,这部分学生很少花费时间于学习、读书、读报的学习活动中,脑子中只被游玩、享乐缠绕着。

此外,一些女中学生进入学校后,也过着一些奢华生活,从女子中学学生家长职业发现,大部分女中学生来自商界和教育界,可以说,大部分出身较好,其中部分学生表现出了轻浮的特征。在哲如所写《献给一般中学的女青年》的信中,可以略知一二:

亲爱的女青年们

我知道你们是已经陶醉着荣华富贵一切了,你们所喜欢的高跟鞋,能够显露出曲线的丝袜,电影以及被金钱所笼革的一切,但是,你们知道,这不是你们的幸福,而却是你们未来的悲哀.你们要放弃那种虚荣心,放弃那“我为男子所有”的视点,要深切的做个头脑明达,不受人构束的女性,因为有多少的女同胞,常常的受到了金钱或者其他欲望的诱惑,而造成许多悲剧的结局,这剥民普通的事实。

女性在走出相夫教子的“内闱”生活围城之后,尤其受新文化运动各种新思潮的影响,“解放”的思想逐渐萌发而出,但有的女性却对“解放”二字产生了误读。作者描述的部分女中学生的“纸醉金迷”的轻浮生活,显然违背了真正女性解放的鹄的,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另外,富家子弟所穿着的衣饰不同于普通同学,普通同学多穿学校制定的制服。而总有一小部分家境充裕的学生,对制服生有怨恨。如南洋大学中学部的学生中有一小部分同学“带些富贵公子的色彩。对于制服,绝端反对,普通的布呢,也是恨如切骨。平日所穿的,不是铁械缎的袍子,起码也要华思葛。头上戴的,是拍拿马草帽,和数十元一顶的呢帽。足上穿的,是全丝长袜,和闪光缎鞋子,或者大英雄皮鞋。全身所穿的价值,大可以供贫民数年瞻家的费用。每逢到假期,非最美的洋装,竟有些走不出校门的样子!”这部分学生的穿着与只穿帆布校服的学生相比,其日常生活显然异常奢华。

撰稿/京京【读史品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