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 | 马云卸任,那是对自由的追逐啊

原标题:刘兴亮 | 马云卸任,那是对自由的追逐啊

01

「我从来没没碰过钱,我对钱没有兴趣,因为我最快乐的时候是一个月拿91块钱,我当老师的时候。」

「我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阿里巴巴。我没料到这会改变我的一生,我本来只是想成立一家小公司,然而它却变成了这么大的企业。如果有来生,不会再做这样的生意。」

「一个月挣一两百万的人那是相当高兴的,但是一个月挣一二十亿的人其实是很难受的,因为这个钱已经不是你的了,你没法花了,拿回来以后你又得去做事情。」

「我不想死在办公室里,我想死在沙滩上。」

以上,是马云在不同公开场合说出的金句,这些被我们当做段子的话,我相信多多少少出自马云的真心。它们都在表达着同一件事——马云的不幸福和对自由的向往。

02

我一直在追求但目前还没有实现的人生状态就是:可以完全不去做那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我想这也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人生状态。

查理·芒格有一句名言:「走到人生的某一个阶段时,我决心要成为一个富有之人。这并不是因为爱钱的缘故,而是为了追求那种独立自主的感觉。我喜欢能够自由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受到他人意志的左右。」这,表达的也是同样的意思。

我们总以为只要有足够的钱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可是,真正的财务自由,不是钱多得用不完,而是拥有自由的时间,财富只是工具而已。比有钱更重要的,是有选择权。

很显然,「一个月挣一二十亿」却要带着阿里前行的马云,并没有实现真正的财务自由。

马云曾说:「亚洲企业,尤其是中国企业,比较讲究做‘百年企业‘。但‘百年企业‘的概念不够准确。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上个世纪有1年,这个世纪100年,然后,到下个世纪。我认为,我们把基础架构好,我们就能做到102年。我的眼界只能看到102年,也就是2101年。我相信,后人会比我做得更好。」

马云要让阿里成为百年企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作为绑在这辆战车上的核心驱动装置,这也就注定了马云即使能在财富上攀上一座有一座高峰,却一辈子被阿里束缚,难获自由。

03

于是,马云花了十年时间来让自己不那么重要,从而获得他梦寐以求的自由。他分三步来完成了这件事。

第一步,创立合伙人制度。阿里巴巴于2009年创立合伙人制度,并不断的完善发展,到今天得以保障阿里巴巴完成从依靠个人特质到依靠组织机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

第二步,卸任CEO. 阿里巴巴始终重视人材梯队的培育和建设,如今已拥有多元、年轻的管理和人材梯队。在领导层更替上,从马云2013年卸任CEO开始,阿里巴巴也顺利完成了数次交接。

第三步,卸任董事长。就在今天,2019年9月10日教师节、马云55岁的生日、阿里巴巴成立20周年,马云卸任了董事长。能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马老师的神情高兴的就像一个孩子。

我认为马云的这次卸任对阿里并没有太大影响,他是退而不休。

首先,虽然马云辞去了董事长,但他还依然是阿里巴巴永久合伙人,也是个人持股最高的股东,他依旧控制合伙人,而合伙人控制董事会;

其次,这些年马云实施了「宗教化」的管理,即使他不担任任何职务,他也永远是阿里的守护神;

最后,由于马云早就放手了具体的业务,所以对于业务层面没有影响,而阿里也早已成长为优秀成熟的企业,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大的转变。

04

「阿里巴巴只是我梦想中的一个而已。我今天还很年轻,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折腾,还有很多事想做。」

江湖再见,马云依然是阿里巨型航母背后真正的掌舵人,而他也获得了更多自由,去追寻那些曾为了阿里而不得不被尘封的梦想。

祝福马云。

▴注释: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私信联系后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