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退休,阿里的变革才进入“深水区”

原标题:马云退休,阿里的变革才进入“深水区”

这也是张勇作为继任者需要拿出的具体解决方案,即在现有“新六脉神剑”基础上,迭代一个如何以阿里巴巴商业基础设施为核心,构建经济共同体的方法论。

作者 | 李威

正如马云所喜欢的那个金庸著作中的江湖,老一代门派创建者们的退隐,才是真正建立百年基业的开端。

创建者们往往身具光环,拥有属于他们的时与命,并依据成功的经验建立起一个将不确定性转化为确定性的功法体系。继任者们要做的则是在继承这套功法体系的基础上,对其继续进行完善与优化,利用其开拓新的疆土。

从这一角度看,阿里巴巴在今天提出的“新六脉神剑”,一半属于立身之本,一半属于进取之约。“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因为信任,所以简单”、“认真工作,快乐生活”提供价值评判的标准;“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此时此刻,非我莫属”指引具体行事的准则。

从湖畔花园150平方米的民居发展到以服务20亿消费者为愿景的4600多亿美元市值的公司,马云用使命、愿景、价值观建造了阿里的基础构架,并且完成了从创业公司向成熟公司的过渡。

如今,身处新发展阶段的阿里巴巴在塑造数字商业基础设施的同时,也将把更多人才、公司、行业吸纳进日益膨胀的阿里经济体中。张勇及其继任者则需要将更多阿里巴巴员工、阿里系公司和合作方捏合成一个完整的阿里经济体。

面对如此庞大的整合规模,坚守统一的价值评判标准,并遵循行事准则的指引,是最长效的粘合剂,但其发挥作用需要依靠组织的力量。以此为前提,阿里巴巴的变革将进入“深水区”,以核心部位的变革带动整个同心圆的变化,为阿里经济体的扩张做好进一步的准备。

从实际情况看,张勇成为阿里巴巴名符其实的掌舵人之后,阿里巴巴在高层人才体系上的培养与交接棒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机制,并在业务线一号位的确立、接班人的培养、组织架构的配搭上都积累了一定的可行经验。

下一步的重心会是打通人才、策略、技术的壁垒,持续激发出组织的效率和活力,保证公司制定的战略能够执行到位。这就需要将组织机制的调整下沉到中层和底层人员上,今年7月进行的HR线及中层人员的轮岗,已经显现出这样的苗头。

老一辈的退隐也打散了一部分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为张勇的调整留下了更大的操作空间和更为绝对的话语权。经过从上到下的组织架构梳理,能发掘出更符合阿里巴巴愿景、使命、价值观的员工,同时也是在对阿里经济体的核心部件进行升级改造,来执行张勇口中的“全方位统一作战”。

同时,阿里巴巴也需要解决每一个大公司都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在规模扩张过程中,保证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的浓度,让1400名“90后”管理者都能保持创业的心态,让占比达到80%的“80后”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认同并乐于奉行“新六脉神剑”。

张勇曾经在演讲中表示,阿里巴巴未来的领导者必须都要是从0到1开创业务的主将,而不是单纯的管理者。同时,张勇也在有意通过对阿里巴巴创新业务的调整,建立一套创新产品的孵化机制和人才培养体系。

通过这种机制,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更为快速的创新通道,保证了创新产品在萌芽期就能够被发展,并获得更多的推力和指导,快速成长为一个新的赛道和业务,进而推动阿里巴巴商业模式的不断演进和变化。

在这些机制上进行的探索和完善,是将阿里巴巴内部师徒传承、借事修人理念的具象化和体系化。其本质是在用健全的制度保障“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此时此刻,非我莫属”等原则在阿里巴巴体系内得到更好的贯彻和执行,以达到保持阿里经济体创新能力的目的。

更为重要的是,在从阿里巴巴向阿里经济体转变的过程中,阿里巴巴既需要不断开拓盒马那样的新业务,也将继续进行高德、优酷、网易考拉这样的收购,更会迎来大量仰仗于阿里经济体生存的中小企业,如何让他们完美融入到阿里经济体中将是需要张勇给出答案的问题。

现在看来,适用于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的能力,并不能完全满足像盒马这样横跨互联网与零售生鲜行业的新业务的需求。在说服易果生鲜这样的被投企业按照符合阿里巴巴战略愿景的方向发展时,阿里巴巴现有的能力也难以完全奏效。

对核心部件进行升级优化,同时依靠价值观来建立一套对业务模式、投资企业、合作伙伴进行筛选的机制,将能够帮助阿里巴巴寻找到一条生态能力外溢的最佳路径。这也是张勇作为继任者需要拿出的具体解决方案,即在现有“新六脉神剑”基础上,迭代一个如何以阿里巴巴商业基础设施为核心,构建经济共同体的方法论。

这将是阿里巴巴又一个值得期待的新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