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一高校迎来46岁大一新生,他曾做过生意、参与编纂教辅类书籍

原标题:桂林一高校迎来46岁大一新生,他曾做过生意、参与编纂教辅类书籍

从1993年兰雄文第一次参加高考开始,历经26年,三次高考,终于在2019年的金秋圆了他的大学梦。

兰雄文给记者展示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和高考准考证,对他来说,这两样东西太珍贵了。

大学迎来46岁大一新生

近段时间,各地学校陆续开学。

9月6日,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新生——来自湖北省仙桃市的兰雄文,他生于1973年,如今已是不惑之年。

9月7日上午10时,记者在位于临桂区的桂林师专中文系的新生接待处见到兰雄文。

兰雄文(中)在办理入学手续,与一群00后做同学,年龄反差很大。

他脚蹬皮鞋,身着黑色西裤,短袖衬衫,短发,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随身带着一个公文包,手拿一本费孝通的《江村经济》,讲起话来慷慨激昂,一激动双臂就禁不住地挥舞起来,基本上不容旁人置辩,像极了一位常年工作在基层的干部。

如果不是有人指引,相信很难有人会把兰雄文跟大学新生联系在一起,更多地是猜测这应该是来送新生的家长。但的的确确,兰雄文是经过高考,通过国家统招的一名正式汉语专业的大学新生。

兰雄文(右二)和同学在一起交流

跟一群00后的“萌新”大学生相比,兰雄文受到了格外的关注,学校不断有人前来探视问候。无论见到谁,兰雄文都是不卑不亢,镇定自若,侃侃而谈,似乎有讲不完的话,且从不怯场。

兰雄文在与中文系的老师交流

和那些只顾着低头玩手机,穿着洞洞牛仔裤的普通大学生一样,兰雄文同样憧憬着大学生活,内心同样无比地欢愉,只是他的目光更加坚定有神,步履更加沉稳。

出生于湖北省汉江边仙桃市农村的兰雄文,1993年20岁时第一次参加高考,因为外语成绩不理想而落榜。

落榜后很长一段时间,兰雄文经常和朋友终日坐在汉江边,看着日夜流淌的江水,一句话都不说。出生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的兰雄文觉得,高考是当时最好的出路。

痛定思痛,1995年,兰雄文再次参加高考,依然败北。当时,兰雄文已经是20多岁的大小伙子了,贫苦的家庭再也不允许他折腾下去,兰雄文不愿放弃心中的大学梦,他开了一家租书店,兼营自学考试书籍资料,一边经营店铺谋生,一边复习,自学考试。

第三次高考终圆大学梦

没有料想到的是,兰雄文的生意越做越大,20多年里,他的足迹遍布湖北、陕西、山东、辽宁、湖南、云南等省份。他还参与编纂教辅类书籍,数量达有40多本。

通过自考,兰雄文也获得了大专文凭,如今正在报考本科自学考试。

如今的兰雄文,大儿子18岁,明年准备参加高考;小女儿7岁,今年读二年级,父母居住在老家,加上妻子,一家6口人,算得上是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然而,兰雄文还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走进大学校园,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系统地接受大学教育,完成自己的“大学梦”。

对于普通学子来说,如今读大学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然而,对于有家有业的兰雄文来说,这依然是个“奢侈”的梦想。

周边朋友都说兰雄文“疯”了,“脑子有毛病”;妻子更是觉得不可能:如果丈夫去上学,家里的事谁来打理?然而,丈夫“一意孤行”,妻子也拿他没办法。

“反正是去‘读书’,又不是什么坏事。”无奈之下,妻子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着尊重丈夫的“选择”,义无反顾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让兰雄文去“圆”自己的大学梦。

经过高考报名,特别是接到领取准考证的电话时,兰雄文如同当年被下放到乡村田间,接到高考通知书时的心情一样喜悦。

紧接着参加高考,顺利被录取。

在兰雄文的微信里,组建了一个20多年前一起参加自考的同学群,当他把大学录取通知书晒到群里时,曾经一同努力奋斗的同学们都沸腾了,都说兰雄文了不起。“不身处其境,现在的年轻人很难体会到我的心境。”兰雄文说。

走在校园里,兰雄文终于有了一种“主人”的感觉。

9月5日,兰雄文登上飞往桂林的飞机,心潮澎湃。尽管常年出行,然而这一次的旅程,是他向往了多年的梦想。

当天一到桂林,兰雄文就在朋友的陪伴下,来到桂林师专。特别是领取宿舍钥匙的那一刻,有一种“找到组织”感觉。尽管常年因为工作,兰雄文没少往大学校园跑。然而,那是“别人家的大学”;如今,行走在师专的校园里,他找到了“主人”的感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