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晒晒:等我有钱了

原标题:丹凤晒晒:等我有钱了

首先,我要声明一点,这是一个假命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实现。但是,我就想白日梦一下,万一,万一天上掉下个笸篮大的金陨石,砸到我的小脑瓜上了呢?

多少钱才算有钱?

那就是钱多的在红薯窖里要发霉,每天要拿粪叉挑到阳光的院子里,去晒晒。

那就是上赌桌不用数,用手指一比划薄厚,就全部押在桌子上。

那就是像“北乔峰”一样大碗喝酒,大片吃肉,光着膀子,跺着香港脚,牛逼哄哄地说,“文学和部长,都是个锤子!”

(一)

言归正传。

等我有钱了,我首先改变的是步伐。

以前我猫着腰,耷拉着眉毛,仿佛偷了隔壁王二的三个南瓜似的走路。现在我要甩开膀子,肚子前倾(没有啤酒肚也要努力朝前)着走路。这样,我才觉得有领导派头。钱就是一切人的领导。

等我有钱了,我想把自己名字换一下。

我今辈子最苦恼的就是这个跟随了我四十多年的名字——小红。一听,就像个女孩子,没一点松柏的风格。我以前爱写秋愁,爱和林黛玉一起抹眼泪,爱看李玉刚扮作女生,伸兰花指的模样,估计与这个名字有关。

我要改名“齐天”。齐天大圣,多么牛逼,多么有霸气!虽然不能和孙悟空一起赴蟠桃宴,一起降妖伏魔,但是,附着他的名字,给我过一下电流也好,不负我做了他半辈子的粉丝。

等我有钱了,我自然是要美颜一下的。老美女爱小鲜肉,我要和小鲜肉搞公平竞争。

到了美容店,我大声地对着美女小姐姐说,来吧,把你的长寿药,冬眠灵,娃哈哈奶,苏打咖喱水,爱夫托夫斯基巴尔马林液等随便在我的头上,脸上整。整的越年轻越好。把你老祖宗传给你的手艺,秘诀,统统施展开来。比如,我的头上可以栽花种草,脸上可以用熨斗烫平一下,不要有半毛钱的褶子。

等我有钱了,我一定撤下墙上的名人字画,换上大众化的十字绣,不再打肿脸装文人。

等我有钱了,我的华丽的袍子里,一定要养一个虱子,长得白白胖胖,就像一些人的小三一样。

(二)

等我有钱了,自然要去旅游,把这些钱撒在路上。

名山大川,我是不想去的。我住的地方,真正的“环滁皆山也”。我是山里人,山包围了我。放个屁,屁不能流通,熏倒的还是一群山里人。要是真的有背山的神仙,我是盼望他们把山背的丢海里去的。

我的周游列国,从网友家开始。

这贼乐船上有28个天上的星宿,必须去一一问候的。

比如西域孤狼在新疆搞石油勘探工作,他是如何下油井的,战风沙?我要去了解一下,顺便尝一下新疆的哈密瓜,香梨。随后去河北承德的瓜农若水长天家,qq群里的美女若水寒烟还等着他爱情回复呢。

好啦,男二国访问结束。

该去山西应县的凉粉姐姐家了,看她是如何扭着屁股,做出一天纯利润三千元的凉粉来。然后接到小小的邀请函,去恶补一些小桔灯作文问题。再折回来,就是乾县的芳草地家,我要坐在她的木桌前,听她给我解几道我上学也没弄会的函数题。听无言给我读几篇政府工作报告,让我的大脑充满正能量。返到西安,到清清河边草这个美女老乡的饭店,咥一碗不掏钱的羊肉泡馍,顺便带瓶她的秘制辣子酱。闲转的过程中,自然遇到了“丹凤农家二狼”之一的狼毒花——一个水电工。我家的水管子经常上冻,炸裂,他的快速修复水管的高招,我自然是要学到手的。

再折回,就是洛南了。

看看多多的那副山水画好了没有,她的棋艺有进步没有?傲雪的高抬腿动作,是否合格,标准。我故意磨蹭到了吃饭时间,吃一碗她们小手做的模糊,打着饱嗝,打道回府。

北方之行,顺利结束,耗时三年一十四个月十五天,恰好是一个圆周率——3.1415。

(三)

等我有钱了,我自然要做个时间表,去一趟南方的。

先到广东拜蓝冰儿为师,学她的鼠标画。学好这个后,我可以回到商洛,印一万张名片,上面写着“鼠标画第三十二代关门弟子齐天,诚邀加盟”之类的广告,大肆招生。扎着马尾,当一个啥啥的艺术家老师。

紧接着到上海,蓝冰这个家伙的古体诗词,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日月无光。我要和他切磋切磋,摸一下他的臭手丫是如何写出香喷喷诗句的。再坐着乌篷船到江苏淮安,看看方子蝶这个女流氓,究竟胖到多大的吨位,站在我的面前,竟然把我遮盖的一点影子都没有了。

继续返回,到了湖南产“异蛇”的永州,看看白月光这个美女诗人,看看那个网名叫“前世”的小帅帅。小住了三天,我还是因为听不懂他们的蛮子腔,吃不惯他们的香辣火锅,而要说再见了。

去河南刘子琳那里,我一定要给她和她的“默”手工拍一张照片。然后到四川南宫那里,先让他把窖藏酒拿出来,老虎杠子五魁首,月光地里唱民歌。

(四)

有几个丹凤朋友,等我有钱了,也必须去闹腾一下。

邻家小妹整天帮忙我平台校对文字,太认真,辛苦了。听说到幼儿园去代课了,那我也要到幼儿园,坐在小凳子上,真心地感受一下她童话世界的美妙。

她表哥商山渔夫家里的古玩宝贝不少。我有钱了,能不能拿出拇指大的一丢丢出来,去买他一个友情价的石头门墩回家?没事时,坐在门墩上,叼着水烟袋,跷着二郎腿,说几句从川妹子陈燕那里学来的四川话:干哈子去耶,你丢仙人的板板?

买了渔夫的宝贝,心里乐滋滋的,也有勇气了,该是去挑战离殇棋艺的时候了。哪怕不周山被谁撞了,也不管,非要决出个输赢不可!

张小莲那里就不去了。大宝SOD蜜,天天见,她工作的单位金丝峡,那里的山水我早就烂熟于胸,只差画出来了。

王英富那里也不去了。等我有钱了,他早就是钱的爷爷了。有钱人家一般是“狡兔三窟”,打着灯笼都找不见的。

(五)

等我有钱了,我还要和文字谈恋爱。

等我有钱了,我还要吃红薯糊汤,吃洋芋丝卷饼子。穿老粗布衣裳,穿麻耳鞋,腰里紧牛皮裤带。

等我有钱了,我瞌睡少了,数星星的机会多了。

等我有钱了,我最想唱的一首歌是《让我再活五百年》,只怕那时候能活五年了。这是让我非常悲哀的事。

如果老天爷能满足我前面一二三四个愿望,那我当个有钱人吧,真他妈的知足了。

这是我蹬腿时说的最后的一句话。

丹凤晒晒:陕西商洛人,70后,网络写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