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逃学被嫌弃到和周杰伦演出,所有的“坏孩子”都缺一个好老师

原标题:从逃学被嫌弃到和周杰伦演出,所有的“坏孩子”都缺一个好老师

大家好,我是蛋蛋姐

今年的教师节

如往常一样

朋友圈铺天盖地都在感谢自己的老师

在成千上万份感谢里

有一份感谢特别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是一首叫《因为你》的歌

这首歌是厦门六中的原创歌曲

孩子们

特地赶在教师节前录出来

只为了送给他们天堂的老师

没错,这位老师已经去世了

就在2个月前

年仅28岁

但他却用他短暂的生命

告诉全天下的人们

真正的老师应该是什么样子

在遇到这位老师前

这些孩子再普通不过

有些甚至已经丧失了人生的信心

他们有人是被乐队嫌弃的破嗓子

有人是整天逃课的“坏孩子”

可在遇到这位老师之后

他们登上央视、《天天向上》

甚至和周杰伦、张靓颖同台歌唱

周杰伦笑着说:

“他们唱的《稻香》,比我好听”

他们翻唱的歌曲稻香

在国内的播放量已经过亿

甚至在youtube上

已经达到了1200万播放量

其他很多歌曲

在YouTube的播放量

也已经达到了数百万

唱这些歌的孩子

没有华丽的伴奏

只有课桌和水杯或者是书本打拍子

但是

明媚的笑容没有国界

无论是泰国人,还是马来西亚人

都仿佛穿越回了童年

眼前的就是自己的同桌

就连政见不同的两岸网友

也在这一刻

共同沉浸在了音乐里

一群调皮捣蛋的孩子

之所以取得如此好的成绩

只因为他们遇到了一个人

——音乐老师高至凡

五年前

高至凡从厦门大学音乐教育专业毕业

他进入厦门六中执教时

还引发了一场轰动

不是因为看不见摸不着的才华

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辫子

全校女生都不许留过肩长发

可他一个男老师

却扎着骚气的小辫子

走路微微有些驼背

高至凡的音乐课也独树一格

他上课前先弹一段琴

弹尽兴了就停下来

他从来不管学生上课写作业

更不喜欢学生规规矩矩地坐着

非要他们把椅子围成一个圈

高至凡狂野的上课方式

迅速吸引了校领导注意力

既然他是一个浑身流淌着灵感的艺术青年

那就要人尽其用

校领导决定:

让高至凡执掌合唱团

图:大四时的高至凡

这是一门拉郎配的亲事

高至凡压根不喜欢合唱

在他看来

合唱团是很压抑个性的

全国各地的中学合唱团

要么是学校的人肉音箱

逢年过节听个响

要么是学校下金蛋的母鸡

拼成绩、拿名次

当时厦门六中的合唱团

正在成立二十年来的低谷

市里拿不到名次

家长也不认可

高至凡连学生都招不到

为了凑满一个团

高至凡带着几个特长生满学校抓人

朗诵班、舞蹈队、动漫社、音乐团……

各大社团都被他挖过墙脚

有一个叫汪宸宾的学生

面试乐队主唱被刷下来

乐队学长挖苦他:

“你功底这么差,不如到隔壁合唱团去试试机会吧”

汪宸宾心情忐忑地来找高至凡

高至凡只让他唱了两遍哆来咪

大手一挥就过了面试

后来汪宸宾成了合唱团骨干之一

高至凡替他报了这一箭之仇

新一年的招新文章标题竟然是——

【唱的这么烂,隔壁合唱团适合你】

这些团员很快就发现:

高至凡收徒简直“毫无下限”

即便是逃课打球的“烂仔”

他也要抓过来试音

等“烂仔”真的入团了

高至凡不仅和他们打成一片

还会帮他们请假逃课来训练

根据合唱团老团员的回忆

“只要到排练室抓逃课,肯定没错。”

高至凡自己就不是个守规矩的人

学校组织的活动

他常常不参加

高至凡也不精于人际关系

和上级、同事相处经常得罪人

还得手下的猴精孩子帮他打圆场

毕竟

高至凡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身上还带着艺术家的狂傲

说起心理距离

他和这帮孩子反而更亲密一些

高至凡脑洞大开

给学生开发了各种针对性训练

咬着红酒瓶塞练气息

对着墙上吹纸巾

都已经算是常规操作了

什么练仰卧起坐、练青蛙跳

只有想不到

没有高至凡办不到

有时为了让大家不要那么紧张

高至凡还会装成小短手的霸王龙

在教室里乱跑

逗得大家咯咯直笑

有学生唱错了

高至凡也不会严厉批评

调侃似的说

“你们唱的什么鬼嘛”

再加上有点失望的眼神

就足以让学生们感到愧疚

为了自己的学生们

高至凡还会充当起“保姆”

开车接送、下厨煮面

孩子头疼脑热了

他就会第一时间找到家长

厦门的夏天总是那么难熬

高至凡会蹦跶地找到校长

给学生们找一个专属排练厅

让合唱团的小朋友们有空调吹

不要那么辛苦

2018年时

高至凡带着学生们去福州参加比赛

队伍得了金奖之后

小家伙们想尝一尝福州的礼饼

高至凡这个操心的“保姆”立马上线

为了学生的安全

他专门托自己的同学代购

再转寄到厦门

图:《简单的事》MV

玩归玩,闹归闹

虽然孩子们嘴上从不叫高至凡老师

而是一口一个“老高”

但是打心眼里

他们比谁都尊敬高老师

因为高至凡用音乐教会了他们

什么,叫做热爱

还记得那个被乐队踢出来的汪宸宾吗?

一开始

他并不知道合唱的奥秘

只是一味想要听到自己的声音

想要知道自己有没有跑调

太突出,在合唱中就会突兀

在高至凡的一再纠正下

汪宸宾才明白

最好的合唱大概就是

你一开口

只能听见身边人的声音

可那和声就像轻柔的风

一直在身边安抚每个人的心

“合唱是彩虹。每一个声部都是一道颜色,最后融合在一起,所有颜色汇合,就是彩虹的样子。”

经过不断地磨合排练

这个“东拼西凑”的合唱团

在市里获奖无数

甚至还开办了一场专场音乐会

可对于升入高三的汪宸宾来说

在合唱团每天的日子

越来越不够用了

他在专场音乐会表演返场歌曲时

还是没忍住离别

吧嗒吧嗒掉了眼泪

图:汪宸宾在十佳歌手上的演出

那之后,因为学业、身体健康

汪宸宾开始陷入焦虑

他不断怀疑自己

怀疑自己的学业

怀疑自己在合唱团的表现

他找到高至凡倾诉

可是

这个向来不怎么走寻常路的高老师

回答也是那么野

“你好菜哦”

嘴上毒舌几句

可是高至凡有他的算盘

他突然找到汪宸宾

让汪宸宾负责独唱斯瓦西里语和毛利语歌曲

汪宸宾果断拒绝了高至凡

可是高至凡更倔

手把手教他发音和歌词

直到他把这些拗口的发音全都记了下来

完成了演出

“独立上台去演唱这么两首有难度的歌曲,让我真的感觉到,原来困难、糟糕的情绪,都是可以通过音乐解决的。”

汪宸宾不仅唱哭了在台下观看的母亲

还唱哭了自己

汪宸宾才明白过来

高至凡不是对他不上心

通过音乐让人重新找回自信

这大概是最“高至凡式的关心”了吧

在六中合唱团

孩子们也逐渐体会到了音乐的美好

稳居班级前三的学霸郑海雯

每次都追求完美

最多的时候一个动作录制了98遍

合唱团团长孙晨

手机里装了五六个音乐软件

甚至梦醒后第一反应

都是在床沿打拍子

没有人强迫他们

这一切

出于他们对音乐自发的热爱

孩子们的奖杯越拿越多

就连省里的合唱比赛也夺得了金奖

对于95%的音乐教师来说

这个级别的荣誉

已经是职业生涯的顶峰了

但是高至凡不一样

他隐约觉得

自己连合唱的门都没有摸到

为了给孩子们深造

高至凡一有节假日

就自费往上海跑

去观摩各式各样的音乐演出

在听过复旦大学Echo合唱团后

高至凡如遭雷击

Echo合唱团用了他陌生的阿卡贝拉唱法

无伴奏合唱

却触动了他的心弦

就在现场,高至凡哭了

高至凡找到Echo的洪川

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某某曲子很棒

某某曲子我不喜欢

还有某某曲子

我想给我的孩子们排练

……

洪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见人第一面就好话丑话都说了

哪有这么傻的人?

高至凡不傻

但是一提起音乐

他就沉醉得无法自拔了

为了把洪川的作品教给自己的孩子们

高至凡听了不下几百遍

还向洪川软磨硬泡

把洪川召唤到厦门来现场教学

一个刚入行的中学教书匠

一个小有名气的乐团指挥

在音律的纽带下成了至交

厦门六中的合唱团员

也成了全国最早一批接触到阿卡贝拉的孩子

几年排练

合唱团的技法日渐纯熟

2017年12月,合唱团翻唱的《青花瓷》

在网络上一曲蹿红

这原本是一首

中国听众耳熟能详的歌曲

可如此清澈的嗓音

配上整齐划一的打击声

大家还是第一次听

一下子都被深深地吸引了

接着他们又改编了《稻香》

同样爆红网络

在国外视频网站

YouTube上的播放量

甚至一举突破了1200万

因为两首歌曲都深受网友喜爱

2018年4月1日

他们实现了许多人儿时的夙愿

登上浙江卫视

和周杰伦同台合唱

但爱玩爱新鲜的高至凡

并不满足于此

听惯了普通话

短短一个月后

他又带着这群孩子

最新排练的闽南语歌曲《鱼歌》

出现在了网友的眼前

然后是古诗词改编歌曲

《送别》《山居秋暝》

他们在网上传一首火一首

2018年教师节

他们的教师节献礼《夜空中最亮的星》

成了许多网友歌单里

循环播放的歌曲

有网友在下面评论道:

如果说逃跑计划唱的是

挣脱黑夜枷锁的追求自由的星

那厦门六中唱的则是

拥抱希望的夜空

自由飞翔的星

还有网友听着歌

心中满满是青春的模样

是最初的美好

短短两年间

他们在人民日报的官方双微上

亮相超过10次

共青团中央更是称他们的歌曲

为“神作”

他们登上“天天向上”

和张靓颖同台合唱

央视“经典咏流传”

请他们去登台表演

人们从没有想过

一所普通学校

一群原本和音乐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是调皮捣蛋

大家觉得没有希望的孩子

能唱的这么好

能在网络上火成这样

无论谁做出这样的成就

也许都值得

用一生去骄傲

可是人们意外的发现

高老师的朋友圈

几乎从没有提及这些荣誉

甚至都没有一条

和周杰伦、张靓颖相关的内容

他甚至比走红之前

要更加低调

他从不主动抛头露面

媒体的采访实在推不掉的

他一定会把搭档徐聪和学校带上

甚至连学校里

各种他实至名归的奖项

他也懒得去申请

他拒绝提交任何申请表

仅有的一些奖项

申报材料还是同事替他写的

他说

不在乎得什么奖

学生真正享受音乐

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他想通过音乐

让孩子们感受美、表现美

鉴赏美、创造美

从而提高他们的艺术素养

他鼓励他们去追求梦想

对于合唱团

以及这些孩子们的未来

他也还有更多的构想

他们发布的新曲《简单的事》

已经不是阿卡贝拉

这次有了伴奏

他要一次次的尝试

找到具有六中特色的合唱方式

就在前一天

他还和生前挚友

上海彩虹合唱团团长金承志说

他们想要演唱辛弃疾的套曲

恳求金承志去帮忙指导

只可惜这一切

他都没有办法亲手去实现了

2019年7月19日18时30分

他在自己的宿舍里

突然重疾不幸离世

去世的前一晚

他还发了一条朋友圈:

“放假真是太爽了

做梦都会笑醒。”

只是他却再也没能醒来

听到消息后

他的母亲几次哭晕过去

父亲心痛万分地赶到厦门

整理他的遗物

他的遗物竟然只有

几箱唱片

一部手机

一张余额不多的银行卡...

学校的办公室主任

陈艺民在接受采访时说:

工作这么多年,他全身心地投入事业,或买唱片、或拜师学艺、或外出交流,或给学生们买礼物,从来没有考虑生计问题,甚至忙到连职称都没去参评。

的确,他对那些孩子们

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他常常做饭给他们吃

外出回来必给他们带礼物

他害怕有天赋的孩子

得不到培养

就自己花钱给他们买机票

送他们去训练

人们常常会忘记

他也还只是一个90后

他来到厦门六中

也不过短短几年

而如今

这个28岁的年轻小伙子

忙碌的身影

却永远地消失了

他躺在清冷的殡仪馆里

7月21日

他的遗体告别仪式

在福泽园殡仪馆举行

他的亲友同事

还有无数素不相识的人

手捧鲜花

不远千里从外地赶来送行

他的学生们在送别现场

再次唱起了

那首给无数网友带来希望的歌曲

《夜空中最亮的星》

只是,这一次

却满目悲伤

现场的人们哭成一片

洪川强忍着悲痛说:

至凡,你知道吗?

中国有多少合唱指挥、音乐人

在悼念你,替你惋惜

你知道吗?

确实,无数的合唱团在纪念

上海的彩虹合唱团指挥金承志

得知消息后

心痛到在演出现场指挥失常

在演出的最后

他们特意为高至凡演唱了一首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一曲未完

台上台下尽皆泪水涟涟

在高至凡的老家

他曾经读过的小学里

一群小学生再次合唱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

他们要把这首歌送给高至凡

他们红着眼眶说:

未来,每当音乐响起

我们都会想起你

b站上,他们曾经发布的视频上

满满都是

“某某中学前来报到”

“高老师走好”的弹幕

也许,他们的歌曲

真的影响了全国各地

很多的学校和学生

他们对音乐的向往

在这些歌声中一点点萌芽

他最亲密的搭档

徐聪接下了合唱团的工作

只不过他的朋友圈

一直停留在高至凡去世的那一天

他说:

想不到,至凡会走得这么突然

这两天,我一次又一次

想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想约他跟我一起共渡难关

就在高至凡去世的前几天

他们一起去看了《狮子王》

徐聪说:

里面辛巴相信

他最亲爱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我相信至凡也是

让我们一起为他唱起夜空中最亮的星吧

也许高至凡

真的变成了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星

照耀着他的学生们

他最亲爱的搭档们

也照耀着全世界各地

热爱音乐向往美好的人们

教师节即将过去

但我觉得这不重要

我们当然要感谢老师

不过我更希望每一个孩子

都能遇到一位

像高至凡这样的老师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值得

我们应该知道

这个世界上

没有完全的坏孩子

如果有的话

那么大概率

他还没有遇到一位真正的好老师

最好的师生关系是互相成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