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技大研究生坠楼事件:善良的孩子,你不懂人心的坏

原标题:华中科技大研究生坠楼事件:善良的孩子,你不懂人心的坏

华中科技大研究生坠楼事件:善良的孩子,你不懂人心的坏。

文 | 雾满拦江

(01)

一道老题:

5块钱,能买一瓶饮料喝。

两个空饮料瓶,可换一瓶饮料。

你有10块钱,能喝几瓶饮料?

(02)

——10块钱,能喝4瓶饮料。

第一步:先买两瓶饮料,咕嘟嘟喝光,剩两个空瓶。

第二步:两只空瓶,换一瓶饮料。你喝到第三瓶饮料,手中有只空瓶。

第三步:向店主借只空瓶。用两只空瓶换一瓶饮料。

第四步:喝光第四瓶饮料,把空瓶还给老板。

你用两瓶饮料的钱,喝到四瓶。

你好厉害。

可是……如果人家店主,不借你空瓶咋办?

(03)

10元只是象征,饮料都是浮云。

10元钱,代表你手中的资本。

空饮料瓶,代表资源。你手中的空瓶,是你的闲置资源。店主手中的空瓶,是他的闲置资源。

借船出海,借鸡生蛋,借隔壁大嫂给自己生孩子,借隔壁存款给自己赚利息……你虽然长得丑,但是想得美。

你咋不上天呢?

(04)

人这一生,要掌握两种算法。

一种是智力算法。

就是算计别人手里的闲置资源。店主的空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借我盘活一下。老板娘也闲着……呃,这个好像不可以。

一种是社会算法。

你能够说服店主、或其它任何人,愿意调度资源给你——就是说服人家,借给你空瓶。

我们受到的教育,几乎全部用以锤炼我们的智力算法。

——所以知识都有一个预设:预设你社会算法已经满分,就差智力了。又或是社会上的人际磨擦系数为0。这就带给我们一种错觉,似乎每一个店主,都拿一堆空瓶子等着借给你。似乎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端着稀缺的生存资源,殷勤的往你怀里塞,你不要他还跟你急。

这种教育假设,带给年轻人一种低智错觉,以为他是世界中心。一旦发现不是这样,就陷入迷茫、困惑,幻灭乃至崩溃了。

(05)

人际摩擦系数为0的假设下,你是神,能干成任何事!

——你甚至能喝光店里所有饮料!老板那么好说话,先把他店里的饮料借光光,这样你就垄断了饮料,你就可以把价格拉到10元一瓶……你干脆把老板店里的货全部借下来,然后翻倍卖出,把钱还给老板,你还白落个店铺。

但现实,反而可能趋向另一个极端:人际摩擦系数达到峰值时,你那10块钱,一口饮料也喝不到——店主收下你的钱,会诬称你给的是假钱,不仅不给你饮料,还暴削你一顿。而这,就意味着你所有的生存资源被夺走,陷入绝境了。

就在前不久,华中科技大一名研究生跳楼殒命,年轻的生命,化为家人无尽的泪水。

跳楼之前,孩子写了篇《狗血的研究生生涯》,称其跳楼原因,与导师有关。

孩子称:他的视力较弱,家境也不太好,好不容易才考上研究生,本以为能够找到个好点的工作,好回报父母的付出。但没想到诸事不顺,没有得到导师的价值性指导,又和实验室负责人起了冲突,自己又延毕一年,内心极是焦灼。多重压力,终于突破孩子的心灵承受,最终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有网友认为:“中国的研究生和博士生教育体系有一定问题,导师的权力过大,缺乏监管。”

也有网友认为:“老师让看十几篇文献都看不完,科研成果又不足,硕博生压力过大。”

因为种种不堪原因,倒在人生行进的路上,这孩子并非是第一个。尽管我们希望此类事件到此终止,但,现实世界的人际摩擦系数,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大。你有10块钱,你知道如何才能喝到20块钱的饮料,这只是我们的智力算法。你最终还要面临着更复杂的社会算法,面临着不仅不借空瓶子给你,还对你满怀恶意的店主。

(06)

网上有句话:这社会95%以上的事情,都是高中生知识水平就能解决,最关键是跟人沟通相处的能力。

这句话,很可能是夸大了社会算法的作用。

但,你的智力算法越高明,社会算法的价值就越大。别人能够用10元钱,买到20元的资源,你却可以用10元钱,买到200元的资源,甚至2000元的资源,那么你对这个社会更有价值,更不应该让自己,倒在恶意店主的暗算下。

你需要高于店主的社会算法,才能过得了他这关。才能把自己的智力优势,贡献给社会大众。

要如何说服店主,不仅不让他抢我们的10元钱,还肯把更多的空瓶子、他的店铺、甚至包括老板娘借给我们呢?

相比于永无止境的智力算法,社会算法其实很简单。

不过五步。

(07)

社会算法第一步:寻找目标。

找到那个手中有闲置空瓶的人。

于华中科技大的研究生而言,这个有闲置空瓶的人,就是他的导师。导师借空瓶给你,就意味他全力帮助你,辅导你完成学业,推荐你薪水最高的工作。你才能用智力杠杆,撬动非凡人生。

——你必须说服他。

或者你被他击败。这是残酷的零和博弈,没有丝毫闪转腾挪的空间。

(08)

社会算法第二步:搜索攻击点。

目标找到了,但你不能直眉楞眼直奔主题。

你不能直接往店主门前一站:狗日的,把你家店铺还有老板娘,统统白借给我,让我涨价翻番,赶紧的……你这样做,会死得很惨。

导师就是这个店主,他知道把空瓶借给你,你就会得到什么——而如果,他太容易借给你的话,你根本不会感激,只会庆幸自己运气好。

所以导师有很大可能,有着提升你过关难度的冲动。

你不能直奔主题,必须要迂回盘绕,把导师给绕进去。

你得寻找切入点——你得寻找与主题无关的共同话题。

人和人的共性,无以量计。你们可能是同一个家乡的人,可能认识同一个人,可能去过同一个地方,可能干过类同的事儿,可能读过同一本书,可能骂过同一个人,可能喝过同一种牌子的饮料,可能喜欢同一种类型的电影,可能爱吃同一种口味的饭菜——你想从他手中拿到闲置空瓶,就得花点心思琢磨他,这难道不应该吗?

找到你们之间的共同点,由此切入。

(09)

社会算法第三步:锁定对方偏好。

只要找到你和对方的共同点,人际距离就拉近了。然后你要在对方的精神世界继续搜寻。直到找到他的偏好。

可以是认知偏好,比如他喜欢什么理论,推崇哪家学术流派,或是认可哪个宗师。

也可是休闲偏好,他喜欢哪个明星?爱看什么杂书?梦想去哪里旅游?

也可以是生活偏好,他喜欢穿什么类型的衣服,有哪些固定的习惯?

——你掌握了一个人的选择偏好,理论上来说,他就是你的了。

你可为所欲为。

(10)

社会算法第四步:对其偏好施加有效刺激。

他喜欢唱歌,你帮他喊麦。他喜欢跳舞,你帮数节拍。他喜欢喝茶,你帮他泡开。他喜欢撒欢,带他去看海……听到这里你可能就怒了:凭啥?我凭啥要低三下四伺候他?大家平等点不好吗?

不好。

——当你需要对方的空瓶,你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平等了。

对方掌握着借你空瓶、或是不借的权力。而你还一定要拿到人家的闲置资源,你凭什么奢望平等?

就当家里的狗炸毛了,把他哄好,不就结了吗。

(11)

社会算法第五步:养成其对偏好刺激的依赖性。

好比店主喜欢聊天,你陪他聊得超开心。聊到兴起你忽然告辞:不好意稀店主,我得去找个地方借空瓶,等我借到再回来陪你聊……

如果店主对你的离开,无动于衷,只能证明他对跟你聊天没有心理依赖。

如果店主喜欢和你聊天,突然被打断,他就会很失落。

他就会支付一点闲置资源,购买社会服务,购买与你聊天,避免心理失落。

——对方之所以借你空瓶,不是你需要。

——而是他需要!

你所做的一切,就是把你的需要,转化成对方的需要。

这就是社会算法。

(12)

资源是我们服务社会、造福人类的权力!

我们掌握的资源越多,对社会的服务力度就越大,对人类造就的福祉就越高。

可如何才能获得足够剂量的资源?

——必须要把你的需求,转化为对方的。人家才肯把闲置资源托付给你。

把你的需求,转化为对方的,其实有多种社会算法。我们在这里提及的,只是传统算法,这个算法多见于职场与情场,甚至会出现在传统戏剧里。中国戏剧有个固化的梗,拼死命干活的忠臣,一定玩不过拍马屁的奸臣。老戏剧的熏陶,也让我们生出愤怨之心,咋地啦,我就是需要只空瓶,你有凭啥不给我?凭啥……就凭了忠臣的社会算法,是违背交易法则的。你是忠臣不假,但你卖力干活已经拿到了酬报。现在你想要更多,请把你的需要,转化成我的。人只会为自己的需求付费,断无可能为你的需求买单。你不肯完成这个转化,只是冲我脸上喷唾沫,骂我是昏君,那你这幕忠奸戏演到地老天荒,你也拿不到想要的资源。你必须调整算法,做好人,要斗得过坏人的坏。做忠臣,要斗得过奸臣的奸。这才是我们需要的美妙算法啊,如果你渴望一生的事业与幸福,那就需要从现在算起,而不再情绪化的与自然法则对抗。

(*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