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古代最晦气的东西,古人都避之不及!如今却被日本人当成宝贝

原标题:我国古代最晦气的东西,古人都避之不及!如今却被日本人当成宝贝

惠帝永康元年(300年)五月的一天,赵王司马伦、孙秀先约当值的右卫佽飞督闾和为内应,约定半夜以鼓声为号起事。

布置停当后,孙秀又遣司马雅去司空张华处告变:“赵王欲与张公共匡社稷,为天下除害!”

张华仍旧拒绝。

张华 画像

司马雅大怒,说:“刀将在颈,还敢说不!”言毕掉头就走。

这位张华也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也好几时。贾后犯天下之怒,事已至此,仍不明确表态,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贾南风

赵王司马伦全身披挂,假称皇帝诏敕,召集禁卫军三部司马长官,以惠帝名义宣诏:

“中宫(皇后)与贾谧等杀吾太子,今使赵王入宫废贾后,汝等皆当从命,事毕,赠爵官中侯,不从者诛三族。”

众人皆表示遵从。

司马伦、孙秀等率大队禁军夜入皇宫,陈兵满道,控制宫内各个进出要害后。

就派惠帝的堂兄弟齐王司马冏冲入内宫,迎惠帝劫持到东堂,把大傻哥们儿架出来,拿他充当必不可少的“道具”

众人坐定,就以惠帝名义下诏召贾谧,称有急事商议。

贾谧进宫后,看见殿上皇帝傻乎乎坐着左右顾看,赵王司马伦等人杀气腾腾,各执利剑在手,顿感大事不妙,撒丫子往外跑,边跑边大叫:“皇后救我!”

小伙子腿脚再快也跑不过兵士,枪捅剑砍,贾谧瞬间被弄得七零八落。

贾南风近日刚弄死太子,心情不错。

白昼宣淫后,夜里睡得正舒坦,忽听殿外喧哗,惊起一看,见窗外凶神恶煞一般的齐王司马冏正让兵士撞开殿门。

贾后吓坏了,忙问:“爱卿你因何事而来?”

司马冏回答:“有诏令逮捕皇后!”

贾后仍旧惯性思维,还问:“诏令都是出自我手,爱卿遵的是谁下的诏?”司马冏也懒得再理她,执剑指挥兵士猛撞大门。

贾后狼狈不堪,小短腿一阵猛捯,直逃上殿中高阁。

她远远看见东堂内自己傻老公惠帝正在中间坐着,便高声喊道:“陛下有妇,使人废之,亦行自废矣!”

司马冏 画像

话音未落,齐王司马冏已冲奔到她身后,一脚踹贾后一个大马趴。

事已至此,贾南风倒冷静下来,问司马冏:“起事者是谁?”

司马冏回答:“赵王(司马伦)和梁王(司马肜)。”

黑娘们儿闻言,后悔不迭,拍地大叫:“系狗当系颈,反系其尾,何得不然!”悔之晚矣,贾后被立废为庶人,幽禁于建始殿。

贾午(贾后亲妹) 画像

同时,起事诸人立刻在京城逮捕了贾氏亲党,皆全家诛死。贾谧之母、贾后亲妹贾午也被逮入狱,大棒击死。

司马伦由于已存篡逆之心,想要先尽除朝中人望,报复宿怨,“下诏”逮捕大臣张华、裴頠,以及早先与孙秀有仇的解系、解结等人。

斩杀这些人不说,还杀掉他们的三族老幼。

可惜张华老才子,受刑前还辩称自己是大晋忠臣。执刑的军官称诏诘问:“卿为宰相,太子之废,不能死节,何也?”

太子 画像

张华辩称自己当时竭力谏阻贾后废太子。军官又问:“谏而不从,何不去位?”张华无言以对。

该废的废了,该杀的杀了,该关的都关了。

赵王司马伦“称诏赦天下,自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相国、侍中,一依宣、文辅魏故事”。

集文武大权于一身,并大封诸子为王侯。孙秀等人也皆封大郡,掌握军权,文武官封侯者数千人。

司马伦是司马懿的第九子,为晋惠帝的叔祖辈,当时也差不多六十好几,本性素来庸愚,自己接下来受制于手下人孙秀。

糟老头子本来就没什么本事,自己实际上反成了孙秀手中的傀儡。

司马伦 画像

孙秀当上了中书令,威震朝廷,天下人皆知有孙秀而无求于司马伦。

为收买人心,赵王下诏追复司马遹太子位号,封其二子司马臧和司马尚为王。

并以梁王司马肜为太宰(梁王不久就病死),淮南王司马允为骠骑将军,兼领中护军。

诸事已定,司马伦派人至贾后被幽禁的金墉城,以金屑酒赐死。

贾后 画像

贾后死状,史不详载,估计黑胖娘们儿也是被几个人按压住,硬灌毒酒而死。

笔者曾去日本游历,见倭人不解事,望文生义,市场中竟有标价不菲的“金屑酒”大肆摆卖。

酒里面金光闪闪,金箔片片,据中药药理,生金确可以消毒、祛湿。

但以“金屑”为酒名,显然倭人对中国古文化生吞活剥,一知半解。

殊不知,晋朝赐死人,都是这种“金屑酒”。如此不祥之物,竟被倭人欢天喜地过节过年当作重礼相送,也真晦气到家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