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现场丨淘宝卖家诉买家打差评侵犯名誉权 法院驳回

原标题:壹现场丨淘宝卖家诉买家打差评侵犯名誉权 法院驳回

因认为买家李某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给予差评,公开评论假货,诋毁并侮辱了卖家,致其商誉严重受损、产品销量下降,淘宝卖家以侵犯其名誉权为由,将李某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要求李某删除相关评价、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9800元。

9月1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当庭宣判,驳回卖家的全部诉讼请求。

淘宝卖家:无事实依据发差评 致店铺销量下降

原告某商贸公司诉称,李某在其店铺购买了儿童秋梨膏。收货后,李某在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与公司客服沟通时发生冲突,言辞激烈并带有侮辱性词汇。

某商贸公司称,其在此过程中一直通过阿里旺旺与李某进行协商沟通,并反复阐释其所经营的商品均为正品的事实。而李某无视店铺提供的照片等证据,继续在差评中追加照片、视频等,公开评论其卖假货。

某商贸公司认为,李某通过互联网评价展示页面,公开诋毁并侮辱其商业信誉,误导其他不特定网页浏览者,造成其商业信誉严重受损,影响店铺营业额并造成一定经济损失。在与李某多次沟通无果的情况下,某商贸公司无奈将其诉至法院。

淘宝买家:涉案产品引人误解 差评无主观恶意

李某辩称,其在原告的淘宝店铺购买了儿童秋梨膏一盒,收货后发现该产品与其之前购买产品相比,颜色较浅、浓稠度较稀,仔细核对发现其于2018年12月5日购买产品的生产日期竟是2019年10月22日。

李某称,其在与店铺客服沟通过程中,客服人员敷衍解释,之后更是片面强调自身产品属于正品,要求买家做产品鉴定,并拒绝退货退款申请。在长时间沟通无果后,其在评论中给予差评,并上传和客服的聊天记录以及产品对比照片。

李某认为,某商贸公司在未尽到商家告知义务的情况下,反复要求消费者提供检验报告和相关证据、证明其销售假货,这无异于推脱和欺凌。李某的买家信誉度良好,给出差评是基于该产品事关幼儿食品安全、客服初期态度消极、提出差评后客服处理方式生硬等原因,无主观恶意,并非侵犯名誉权。

此外,李某表示同意删除评论及相关附件,不同意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法院:差评非故意贬损声誉 不构成侵权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认为,此案原告为法人,与公民名誉权相比较而言,侵犯法人名誉权的表现形式多为捏造、散布虚假事实,损害企业法人的商誉,在公开的媒体上发表内容不实的文章或者进行有失公允的评论等。

但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消费者对生产者、经营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不应当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但借机诽谤、诋毁,损害其名誉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名誉权。

法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目前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涉案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但是,产品包装盒的生产日期极易给消费者造成混淆和误解。在此种情况下,某商贸公司作为卖家并未积极地给卖家李某提供合理的解决方案,先是解释该日期是保质期,之后又始终强调让李某去鉴定产品质量,还拒绝李某退货退款的要求。

通过上述情形综合判定,李某添加差评并非为了故意贬损卖家的名誉,不存在主观过错,对某商贸公司不构成诽谤、诋毁。但是,李某在与客服沟通过程中使用的言辞确有不当,加剧了双方矛盾的升级,并不可取。

和客服的聊天内容并不直接侵犯法人名誉权,在对商品评论过程中也未直接使用侮辱性言论,但是将聊天内容中的过激言论放置在评论中公之于众,将存在侵权风险。鉴于目前该评论处于屏蔽状态无法显示,李某也同意删除全部内容,故李某不承担侵权责任。

2019年9月11日,北京互联网被此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某商贸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审理此案的北京互联网法院法官张博表示,对于消费者来说,淘宝评论机制不是发泄个人情绪的工具。虽然对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是消费者的法定权利,但是消费者应注意分清诉求表达与侵权的界限,避免人身攻击或者不文明用语出现在网络环境中,理性行使权利、化解纠纷。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赵加琪

责任编辑:侯慧雪(EN08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