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艺术】书生亦巨人——“康南海”

原标题:【公共艺术】书生亦巨人——“康南海”

《巨人的肩膀》 李春华 荣获《雕塑》杂志2018年度公共艺术奖

雕塑材质:雕塑部分为青铜铸造 基座部分是山西黑花岗岩石板贴面

雕塑规格:840cm×250cm×430cm

书生亦巨人——“康南海”

文/ 李春华

2018年,适逢康有为诞生160周年之际,“康园”同步在他的故乡——南海丹灶落成。这是一个占地250亩,投资2.5亿的园林建筑群,与康有为故居建筑风格融为一体、相互呼应。

因久居南海,故近水楼台而先得月,“康园”的公共雕塑由我创作。这次创作可谓无心插柳。一个动议促成了插柳成荫。当今的园林设计师都熟悉公共雕塑在公共空间的画龙点睛功效,他们也在“康园”入口广场的终端规划设计了半截身子的《康有为》。不得不感叹当今设计师的电脑水平,PS的“康有为”神情倒是蛮好,只是感觉小小尺度和传统形式的胸像“镇”不住若大的空间,也难以表达出康南海敢为天下先的精神。

专门进行的设计,专业角度的论证。一个扁平基座上面,由一片拉长了的“肩膀”支撑作一个大脑袋,“肩膀”和底座前面还站立了许多“小人”的造型打动了业主,也打动了专家。还没开始介绍方案创意,业主就脱口说出了“巨人的肩膀”,这个内涵深远,万丈豪情的雕塑名字。是的,康有为是一代伟人,也是一代力主变法维新的巨人,他的肩膀不但承载着民族的苦难,也托举着国家的希望。他是中国近现代变法图强的先驱。

近一百年,中华民族跌跌撞撞一路走来,每一步似乎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康有为闪亮的维新思想曾经一度蒙满尘埃,很多时候,他的背影被人拉得很长。在互联网时代,这也正常,或许很多人就是要通过他的背影来感叹历史的偶然和必然。康有为心气高,脾气犟,故事多,妻妾也多。所有这些都成为了耐人寻味,经久议论一代风流人物的根本由头,可谓褒贬不一,赞叹不已。

虽为一代巨人,难免有巨人的局限和不足。1895年,清朝在甲午海战中惨败。李鸿章不得不亲赴日本,签下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不仅赔偿白银2亿3000万两,还割让了台湾。此事传回国内后,举国皆惊。当时赶赴京城参加科举考试的各地举人,在康有为、梁启超的主导下,向光绪皇帝“公车上书”,要求取消议和,与日本迁都再战。同时,举子们还要求严厉惩办李鸿章等“卖国贼”。各地有识之士在康有为、梁启超的带领下,组成了维新派,要求全面学习日本,变法图强。

1898年,光绪皇帝在康、梁等人的鼓动下,正式宣布变法。他们的“变法”只维持了百日,他们的“维新”被历史称作“百日维新”。康有为毕竟是一介文人:没有手段,没有策略,只有满腔热情。其实,当时的士大夫也并不是铁板一块:有人反对“变法”,但也有人支持“变法”。如果康有为能够争取到大多数士大夫站到“变法”这一边,团结李鸿章、张之洞等实力派。他们作为早期的洋务派,对光绪、康有为的变法并没有排斥,甚至可以说两者还有共同点,如果能够将他们团结过来,有了李、张等“中兴名臣”的实力支持,慈禧太后想要反转局势,就没那么容易。

其时康有为、梁启超大办“强学会”,响应者云集,就连李鸿章也拿出巨额银两,想要进行资助,并加入强学会。谁知康有为生认为李鸿章不过是个“卖国老贼”,没有应允,殊为可惜。作为中国东南的实力派,张之洞也很支持“变法”,据说梁启超去拜访张之洞时,张之洞甚至要开中门迎接,以示尊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康有为等维新派却对张之洞不冷不热,张之洞热脸贴上冷屁股,讨个没趣,自然也不会对康有为的“变法”提供坚强的后盾。后来,慈禧便召见李鸿章时问道:“康有为、梁启超为人如何?”李鸿章回答道:“此乃一书生也!”

从1898年开始至1913年的16年间,康有为四渡太平洋,八经印度洋,九涉大西洋,泛舟北冰洋七日,先后游历了美、英、法、意、加拿大、希腊、埃及、巴西、墨西哥、日本、新加坡、印度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的这个游历过程既带着对世界的观察和比较,更多的是带着对中国的思考。1902年时年42岁的康有为在印度大吉岭写就《大同书》,1905年时年48岁的康有为在美国讲演,开“物质救国”“科学救国”之先声。1906年时年49岁的康有为改“中国救国会”为“国民宪政会”。

书生的行动并没有结束,思考也在持续和拓展。书生亦巨人,看看后来的陈独秀、胡适、蔡元培、鲁迅……百无一用是书生?非也!书生是文明的点灯人,书生点亮的是一片天地。我们南海人民一直仰佩康有为,一直以这样的书生为骄傲,我们甚至命名南海叫“有为南海”。始皇郡,隋地县,当今南海虽然地理版图一直在缩小,但在我看来却是在进行升华的过程,如同酒糟蒸煮出美酒一般。这里凝聚了深厚的岭南文化,这里聚结了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

“康园”入口广场是我雕塑刀下意气风发,坚毅倔强,承前启后的《康有为》,“康园”里面纪念馆大厅是潘鹤大师雕塑刀下潜身书海,抚腮沉思,年过半百的“康有为”,两代雕塑家对同一个“康南海”的不同表达,传递着两代雕塑家对同一个“康南海”的不同理解。

近日,《雕塑》杂志社进行了2018年度的“公共艺术奖”评选,《巨人的肩膀》继去年《中国远征军》之后又被相中,可谓不胜惶恐。我想这与其说是对我公共雕塑艺术创作的肯定,不如说是对弘扬创新思想的鼓励。又一次浸染了那些为了国家完整和国家富强的先辈的光辉,这样的精神财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将小心珍藏,时刻用它来点亮心中的灯,照见走向未来路。

李春华

祖籍韶关始兴,现居广东南海,中国雕塑学会会员,2017年、2018年度中国公共艺术奖获得者。主要从事当代雕塑艺术创作和公共艺术设计工作。一直注重研究传统营造法式、材料在雕塑艺术创作和公共艺术设计中的运用,重视作品的思想性和与社会的关联性,积极探索艺术形式的创新。

主要雕塑作品:

《发现的雕塑》系列、《中国标准》系列、《新青铜器》系列、《中国抗战》系列

主要艺术活动:

《广东首届雕塑大展》《北京宋庄众声喧哗雕塑提名展》《中国动力—中国国际雕塑年鉴展》《庆祝建国六十周年广东省美术作品展》《上海世界博览会雕塑设计成果展》《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上海世界博览会雕塑艺术作品展》《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国际雕塑展》《第二届中国雕塑大展》《中国佛山——第一届国际城市雕塑大展》

《中国标准2#》雕塑树立在北京清华大学

《艽野尘梦》树立在西藏林芝尼洋河畔

《中国远征军》大型雕塑群树立在云南松山抗战遗址

《擂》《武-舞》《南狮》树立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

《抗日烈士杨思敬》《龙潞精神万古长青》树立云南芒市

《巨人的肩膀》《梁启超》《徐悲鸿》《刘海粟》树立南海丹灶康有为故居康园

《雅鲁藏布母亲》树立西藏墨脱母亲广场

本文节选自《雕塑》杂志2019年第4期 [公共艺术]

(更多详情请关注《雕塑》杂志2019年第4期)

《雕塑》杂志 国家级重点专业期刊

2014年12月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为

第一批学术期刊!

《雕塑》杂志 国家级重点专业期刊

2014年12月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为

第一批学术期刊!

《雕塑》杂志2019年第4期封面

作品:《秦魂》 作者:刘艺杰

《雕塑》杂志2019年第4期封底

《启航》范伟民

《雕塑》杂志2019年第4期封二跨页

《巨人的肩膀》李春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