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莞雯《三千世界》(三)(四)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苏莞雯《三千世界》(三)(四)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晚上好!

「不存在科幻」的周三连载专栏已启动!!

今天更新科幻作家苏莞雯的新长篇《三千世界》第一章的3、 4话!

前情提要:

女大学生吕可颂遇到了一只自称“肖一切”的袋鼠,它不仅会说话,还偷了吕可颂的学生肖捷的手机。

警察来找吕可颂,因为肖捷已经失踪40小时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小说点评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也欢迎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苏莞雯 |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独立音乐人,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擅长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展现惊奇想象。代表作《岩浆国》《九月十二岛》《奔跑的红》。《九月十二岛》获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连载。

三千世界

第一章 电光夹缝

(全文约8000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03 飞起来,掉下去

下午五点,本来是学生们上最后一堂辅导课的时间。在这之前,他们一天的心情已被数学、语文和外语课辅导老师的声音与脸孔填满,而最后一课则是他们唯一可以调皮的时候——吕可颂要做的只是对他们进行学习进度与自我管理成果的检测。

简单说,他们认为她说的什么都不重要。

吕可颂赶往教室的路上,就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

教室外头的走廊过于安静,这不是那帮小学生的风格。她走到门口,看到里头空无一人。

全体缺课。

吕可颂两腿一沉,还是缓缓走到讲台上。那里躺着一张表格,仿佛散发着毒性,她一时不敢去掀开它的正面。

但她还是做了——评价表里不仅勾选了“很不满意”的选项,还在评价区留下了家长的笔迹:我绝对不会把孩子交给这种暴力老师的!

无声的文字,却如咆哮般喧哗。吕可颂不用细想也知道,那个醉汉的妻子一定向家长们声泪俱下地描述过吕可颂是如何残忍地将她丈夫丢到半空又踢破脾脏的。

吕可颂呆站了一会儿,又移动到一张学生课桌前,直接坐在了桌上。虽然在这一刻,她率先品尝到的是委屈,但填满她大脑的词汇是“失败”。她对失败的理解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无论醉汉妻子说了多么荒唐的话语,只要有人相信,就是她的失败。

原来,在这里实习的两个月来,她没能和哪一个学生建立起信任。

不知坐了多久,有人敲了敲教室门,吕可颂意识到是下课时间了。

“我们来检修的。”门口背着工具包的工人说。

“检修……什么?”吕可颂抹了抹发红的眼角站好。

“上周这里的广告招牌不是坏了嘛,我们修好了,现在刚好一周要回来登记下情况。”

“哦,好。”吕可颂给工人让了路。

这间教室比普通教室多了一条狭长的走道,从那里可以通往暴露在外的广告招牌。工人从吕可颂视野中消失了,留下的是时不时传来的声响。她看了眼时间,又想起了肖一切,并且犹豫该不该给肖一切打个电话?

如果肖捷的失踪和肖一切有关,那么肖一切自然是危险的。昨晚吕可颂从警察局回来后,肖一切到现在还没出现。他找到了那个招牌,并且回到自己的世界了吗?

等等。吕可颂转念一想,肖一切说他在一个有招牌的地方醒来,而招牌的电路消失了。如果他是在那个时候得到肖捷的手机,就说明肖捷也在那里。更关键的是,肖一切不久之后就找到了吕可颂。

一个能够连接肖一切、肖捷、吕可颂三者的地方,不就是眼前这间教室了吗?

吕可颂憋着一口气,快步走向维修工人那儿。

她看到广告招牌打开后的空间,和一个小仓库差不多。

“看起来质量已经没有问题了。”工人说。

在工人脚边,吕可颂看到了一闪的光亮——有什么遗落在那里。

她接近那个亮晶晶的东西,伸手将其捡起来。在手指中,它就像一截削得不能再短的铅笔头,除了特殊角度光亮闪烁之外,它看起来就是个铅灰色的多面体。

吕可颂吃饭的时候端详着它,回到招牌屋里依然将铅笔头放在与视线齐高的位置,轻轻旋转。它会是肖一切遗失的东西吗?再怎么说,这么小也不像一把剑呀。

或许,在肖一切的世界里,剑就是这样的?

她看得太专注,以至于忘记了白天的难过,收拾起背包,打算去警察局。

走出商场后,她才发现外面刚刚下了一场雨。四周没有了行人,只有一个眼熟的身影。

是肖一切。

吕可颂紧张得转身想跑,而肖一切却边俯身爬行边抱怨道:“我失望透了,什么也没有找到。”

看到他有些哀愁的样子,她努力镇定下来。

“你要走了吗?又要不辞而别了吗!”肖一切的声音是机械式的,但气鼓鼓的情绪已经传达出来,“你不喜欢我吗!”

“我……”

“我搞砸了一件事。”肖一切似乎失去了他的骄傲,“确切地说,我搞砸了很多事。”

“怎么了?”

“我一直在研究一个伟大的实验,但是失败了,才让我掉落到这里。我不想被其他袋鼠发现我闯祸了,所以要带一个人类回去,告诉他们我是故意这么做的,我是故意打开平行世界的。你就是我的科研成果。”

“我?”

“你知道怎么样才能受欢迎吗?”

吕可颂摇头。

“只要创造奇迹就可以了。”

“听起来很有道理,可……”

“数量与质量的乘法就是奇迹,你知道我做了多少实验吗!”

“哦……”吕可颂开始后退。

“我要把你带回我的世界,证明我的能力。可现在我回不去了。我竟然回不去了。打开了平行世界的我竟然回不去了。”

“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我观察了这么多天,只有你是最适合的。你只有一个人,就算消失了也没有人会伤心。没有人关心你。还有,你长得瘦弱不强壮,脑子不灵光。”肖一切一步步逼近吕可颂,“在掌握了同等词汇量的人类里头,你难道不是脑子最不灵光的?否则你为什么答不上来那些人类幼崽的问题?”

“你还偷听了我的课?别过来……”吕可颂感到凉意袭来,手中攥紧那只铅笔头,“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肖捷的下落?告诉我他在哪里,否则我……我就去找警察……”

“警察?不能让警察势力发现我,否则我就没法拐走你了。”肖一切显得既紧张又生气。

“你已经回不去了。”吕可颂说。

“我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回不去就不优秀了……”吕可颂眼前是一只自暴自弃的袋鼠,“如果不优秀,那还不如去死。”

他将胸前的手机拉扯下来,丢到地上,跺脚将其踩碎。

没有手机,就没有了剑,他会控制不住自己使劲的方向。

吕可颂听到电流外泄的“吱啦”声,抬头一看,四周亮着的招牌纷纷都从建筑物表面挣扎着脱离,歪歪斜斜悬浮在空中,有一些还冲她飞来。

她不得不避开扑面而来的招牌,走走跑跑。

一只大个的招牌停留在肖一切身边,他看了它一眼,纵身跳上去,并且用指尖驾驶着它。一开始他与招牌都在空中稳稳当当的,但他竟然要控制着它往广场的喷泉上冲去。

“那不是路!”吕可颂大声叫道,心中隐约有一些难过。

肖一切的表情反而是泰然自若的,招牌冲出水柱,制造出浅水滩,她觉得他没有停下的意思,而且正故意朝一间店铺的玻璃墙冲去,她惊叫:“难道你真的想死吗!”

这句话的脱口而出让吕可颂自己也很吃惊。她控制不了他,但是她关心他。

肖一切及时掉了个头,冲上店铺的屋顶。但他的心情依然糟糕,否则空中的招牌也不会这样上上下下。

吕可颂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疯狂的城市。邻近的招牌变换着高度,从散乱到有了秩序,共同将她包围起来。

她更紧张了,感觉肖一切要杀了自己。

肖一切跳回地面,朝吕可颂爬近,同时闻了闻爪子上残留的果香:“你不愿意说出那句话了吗?”

“哪句话?”

吕可颂看不清肖一切撒娇的眼神,他变得既委屈又愤怒:“最后让我听一次!”

“失败也没关系。人生是可以失败的!”吕可颂连忙安慰道,虽然这句话连她自己也怀疑。

“不是这句!”

吕可颂的脑中有了一点小火花。她埋怨自己记得的怎么都是些小小的卑微,却不见了小小的梦想——不需要变成什么大人物,只要能做一个有勇气的人就好。

她举起了铅笔头:“你到底要什么?我不怕你!”

肖一切的眼睛瞬间瞪圆了:“我的剑!你找到了我的剑!”

铅笔头迸发出光芒。

吕可颂被一种异样的感觉抓住,脚底涌来一股不寻常的凉风。她低头看了左右,自己身边长出了密集的光线:“什么东西?有什么在拖住我!”

肖一切跑向吕可颂:“把剑丢给我!”

吕可颂重心不稳,她努力想要抛出剑与它的光芒,但她已经在光线之中。

她的身体往下坠,刚刚脱手的剑也因为重力回到了她的怀中,将她吸入光里头。

最后一步,肖一切拼尽全力用了蹲踞式起跳。但悬浮的招牌挡住了他,他没有赶上,只是“咕”一声掉落在清凉的地面。

吕可颂的身体被一种异样的力量迅速挤压,毫不夸张地说,她像是从压缩垃圾的机器里滚了一遍,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纸片,又掉落在地,反弹成为一个人。

当她忘记了那惊人的疼痛,开始恢复意识时,身边已经丝毫没有酷夏的味道了。空气在结冰。

她战战兢兢睁开眼,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瞳孔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后来她发现问题不在自己这儿。眼前不再是她熟悉的城市,而是一片白色的世界。

她眨了眨眼,白色似乎可以分出层次,上层的是灰尘般的白雾,下层的则是发亮的冰原。

“肖一切?”她尝试呼喊肖一切,但没有回应。

视线远方,在白茫茫当中有一棵彩虹色的树。

她感觉那树在抖动,徐徐站起来,向前迈出一步,脚却踩破了冰面。还没来得及发出“啊”的尖叫,她就已全身往下滑去。

下方不是河湖或者洞窟,至少不是她想到的任何东西。她顺着一条扭动的滑道向着黑暗俯冲而去。

落地时,她的身子还反弹了一回。起初她以为自己没受伤是因为背包的缓冲作用,但手掌的触感告诉她身子下方其实是柔软的。

她坐起来,看见一片灰色与青色交织的世界。灰色的是岩石与土层,青色的是贴墙生长的青草。

两个、三个脑袋进入她的视野,是几只袋鼠瞪着眼睛凑近了。吕可颂吓得向后挪动,制造出声响。袋鼠们也激动起来,纷纷伸出一只爪子,护在胸前。

04 死草原

吕可颂小心琢磨袋鼠们的意图,发现它们一只只漆黑的爪子上都露出了一截铅笔头模样的东西。

她将目光移回身边,发现了与自己一同掉落的铅笔头,将其举起来。

那是肖一切的剑。

袋鼠们齐齐发出咕噜声,退后了一些。

“这里是……肖一切的老家吗?”她问了又问,“是袋鼠的世界?”

然而袋鼠发出的声音都是低沉的咕噜声,吕可颂听不懂,也无法猜测其中情绪。

她需要翻译,不禁开始想肖一切是怎么做到和自己对话的?他用的是手机,那么手中的剑可以帮她吗?

她把剑凑在嘴边,对着它说话,然而毫无效果。只是她举高剑的时候,其它袋鼠又害怕地退缩了一点。

在吕可颂焦急尝试时,袋鼠们忽然开始向两侧让步,似乎有大人物来了。

来的是一只毛色偏红的成年袋鼠,他俯身爬来,立起身子,两只爪反复挠着腋下和肚皮。

看到对方这副模样,吕可颂想到了肖一切之前想要给她的树叶虫。她开始翻找背包,真的找到了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绿色小虫,若不是因为绿莹莹的颜色和会发光的斑斑点点,她很有可能会把它当作一片正常的叶子。

她闭上眼,吞下树叶虫,只觉得耳朵噼里啪啦作响。此后,她虽然依旧嘴角抽蓄不发一言,但看袋鼠们的目光已经改变,因为她听懂了袋鼠们的咕噜声。

“这个,是无尾猿世界来的吧。”被唤作“大大”的袋鼠口里衔着一根青草,慢悠悠地说,“和之前那个一样的品种。”

“你说的之前那个……”吕可颂忍不住开口了,“是个男孩吗?”

袋鼠们瞪着她,不一会儿就明白了她是特殊的,竟然能和他们对话。

“那个男孩在哪里?”吕可颂又问了一遍。

大大眯了眯眼:“这里没有捷径,也没有弯路。”

“什么意思?”

“你跟我来。”

他的话听起来竟还有点禅意,吕可颂有一些犹豫,但也别无选择。她站起来,跟着大大走出其余袋鼠的包围。

这里虽然在地下,但和吕可颂印象中的洞穴不一样。除了少量青草长在头顶与墙壁上之外,还有看起来像是皮毛的松软材料铺在路面。

“我想回到我来的地方去……”吕可颂跟着大大,想尽量把语言梳理得清晰一些,“你知道怎么离开吗?”

大大的耳朵在转动,他听到了,但没有回答,而是俯身爬行,并且示意她也趴下来。

“这样?”吕可颂照做后,她身子底下的路面忽然抖动起来。她整个人几乎要冲出去,只能抱着背包蜷缩,滚动,落地,等待平静。

“你不知道波浪传递?”大大开口了,“这可是最基本的交通方式。”

吕可颂慢慢抬起头,环顾四周。刚才就像是有什么雄厚的力量在抖动一块布,而她是布上的一只昆虫,顺着扭曲的纹理实现了位移。“我们的交通不是这样的,是在平坦的路面上有各种车辆行驶……”吕可颂不确定这时候是不是该向一只袋鼠说这些话,声音渐渐弱下去。

如果她没有看错,大大有一瞬间两眼放光了。

“你们生活在地表?”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吕可颂心想。她迫不及待要回到自己熟悉的城市去,哪怕是那间窄小的招牌屋也会让她生出安全感。但如果肖捷也在这里,她就要带着他一起离开。

跟随大大一起去见肖捷的路上,越来越多袋鼠从洞穴中爬出来围观她。

有只母袋鼠的育儿袋里揣着一只脑袋外露的小袋鼠,她两只脚弯曲成稳稳的L形,上半身躬着,用一只眼睛瞅着吕可颂。吕可颂也大着胆子瞪着眼,目光在她和大大之间移动。她发现大大的腹部也有育儿袋,她是一只母袋鼠。

但不论公母还是大小,所有袋鼠都有一个共同的癖好:挠痒痒。他们的爪子总在时不时地往身上挠一挠,仿佛挠痒痒才是心情宁静的表现。

“是他吗?”大大停下来。

吕可颂跟随大大站在一面由光束交织而成的墙壁前,望见了墙对面那个坐在角落的瘦小少年。

“是肖捷!”吕可颂喊出声。

肖捷大概没有想到还能见到人类,而且还是熟悉的人,一下子就从角落站起来。但他的表情很快变得冷静。平时话就不多的他,此时更是不见笑容。

“你们关住了他?”吕可颂问。

“那是我们的会客室。”

“看起来更像……”吕可颂闭上嘴,她觉得更像监牢。

“是上好的光晶体屋子,以免他受到伤害。”

“光晶体?”

“光晶体是铸剑的原料,你也有。”大大指了指吕可颂手上的剑。

肖捷被带到了吕可颂面前,但他的眼神保持怀疑。“吕老师?”他试探地问,“我不是出现幻觉了吧?”

“是我。”

“你能听懂袋鼠的话?还能和他们交流?”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们得先想办法回去。”

大大眯起眼睛:“你不知道你这把剑的密码吗?说出密码就可以了。你从哪里来的剑?”

“肖一切。”

“没有听说过。”

“对了,肖是他自己加的,他说他叫一切。”

大大的眼睛瞪圆了一些,似乎不太舒服:“没有人知道他的密码,你得靠自己想起来。不过,你可以喝点酒找找灵感。”

被袋鼠招待到酒馆里,是吕可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待遇。有种异样的感觉一路上笼罩着她,但她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在所谓的酒馆里席地而坐时,吕可颂问:“怎么只有我们在这里,其他袋鼠不来吗?”

“鼠奶青草酒最受欢迎,但它太稀少了。”大大回答。

“没想到她待我们还不错。”吕可颂轻声对肖捷说。

肖捷让吕可颂代他提了个问题:“你有见过除了我们以外的人类吗?”

“没有。不过我们祖先一定见过。”大大答。

“祖先?”

“喝了酒,想起密码吧。”大大跳过了话题。

吕可颂照着她的模样端起硬鼠皮做成的酒杯。虽然姿势笨拙,但还是被大大用夸奖的口吻评价:“看看你,真正天然的、野生的、无公害的你!”

肖捷也端起了酒杯,大大却有些嫌弃:“你就不行了,你看起来像是会思考的危险分子。如果没有她,我会把你送到上面去。”

肖捷听不懂袋鼠的咕噜声,这倒是让吕可颂松了一口气。她有些不确定,“送到上面去”是不是和普通人说的“送你上天”差不多意思。

等大大离开,只留下师生二人时,肖捷终于开口问:“吕老师,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啊,他们比我想象中和善得多。”

“你觉得是为什么?”

“因为……善良?好客?虽然打开平行世界的那只袋鼠看起来有点危险……”

“你说是一只袋鼠打开了平行世界?”

“他说他叫肖一切。我们只要知道这把剑的密码,好像就能回去了……”

肖捷听着吕可颂的描述陷入沉思。

过去,吕可颂还没有和学生这么近距离接触过。不过现在她觉得他们就像亲人一样了。“肖捷,你是怎么进来的?”她问。

“不小心。”肖捷惜字如金。

“你是说你在教室里发现了招牌那儿的异样,结果不小心掉落到这里?”

“算是吧……”

“别担心,我们一定能回去的。”

“你为什么有把握?”

“我……”这是一个回答不了的问题。

“吕老师,你还记得那个袋鼠……那个肖一切跟你说过什么特别的信息吗?”

“我想不起来了。”吕可颂有些愧疚。

“那就得收集情报了。你的工作不就是统计和监督我们的学习情况吗?”

“你是说,让我给这些袋鼠建立档案,登记信息?我包里倒是有纸笔,我们一起去?”

“我不去。”肖捷拒绝道。

吕可颂忧心忡忡地看着肖捷,心想他大概是因为无法与袋鼠交流而烦恼。“对了,吃了树叶虫,你应该也能听懂他们的话。”她开始翻找背包。

“我不会吃的。”肖捷说,“我并不打算理解他们。”

“为什么?”

“万一理解了袋鼠,我也变得像他们了怎么办。而且我对人类也没有兴趣,坦白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情况,我并不是很想和你说话。”

“好吧。”吕可颂的手从背包中收回。

“吕老师,你是从外面进来的吗?”肖捷的目光移向上方。

“你说那个到处都是冰雪的地方?”

“我猜,冰雪之下原来应该是草原。”

“嗯?”

“袋鼠没有草原,这不是很荒唐吗?”

“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可这里也是地球吧,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一定有原因。”

你这不就是在努力理解他们了嘛。吕可颂看着肖捷,又若有所思:“你有没有见到粉色的树?”

“那是什么?”

“算了,可能是我看错了。”吕可颂起身,准备行动。

她先是找到大大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大大欣然支持,找来了和肖一切有过接触的近十只袋鼠。

“你们怎么都这么瘦,而且好像在发抖?”吕可颂尝试与袋鼠们说话。

“因为冷,而且我们今天还没充电。”一只袋鼠说。

“那你们为什么要生活在地下,你们的草原呢?”吕可颂记起了肖捷的话。

“见不到太阳,植物就会腐烂,所以我们的草原都死了。如果没有光晶体发电和充电,我们早就灭绝了。”

“那么你们不跳跃也是因为没有草原了?”

“跳跃?我们出生开始就住在这地下,倒是听说过祖先会跳跃。”

“祖先还有厉害的城市遗迹,就在冰原下面。”另一只袋鼠补充道。

吕可颂和肖捷汇合后,她把收集好的资料给他看。

“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名字很奇怪……一切、大大就不说了,还有世界、蔚蓝、草原和地平线……”肖捷若有所思,“名字是一种讯息,或许代表了他们向往的东西。你看,人类会用生日作为密码,但袋鼠的思维呢,会不会是用喜欢的东西作为密码?”

“我明白了。”吕可颂凭回忆尝试了一批密码。

她举起剑,念念有词:“树叶虫?五块钱?回家?都不对……”

“吕老师,你确定你知道肖一切喜欢什么吗?”肖捷对吕可颂的低效有些无奈。

“不如开个会吧。”吕可颂说,“请袋鼠们一起来讨论肖一切到底喜欢什么。”

听说要开会,大大也来和其他袋鼠围坐在一起。奇怪的是,没有哪只袋鼠说得出肖一切的喜好,反而数落起他。

“他偷了上好的光晶体,偷偷摸摸做自己想做的东西。”最先开头的袋鼠说。

“他不是好袋鼠,总是有奇怪的想法。我们需要笔直的电流,世界才简单清晰。”

甚至有袋鼠直接说:“他就是异类!”

“而且笨!”

“等等,我觉得你们评价聪明和愚笨的标准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吕可颂指了指身边一言不发的肖捷,“你们觉得我和他,谁更聪明?”

“当然是你了。”

“为什么?很多问题我答不上来,而他沉着冷静。”

大大眯起眼:“你的想法不拐弯抹角,如果用来通电会畅通高效不堵塞。而他就不行了,他会思考,一思考电阻就大了。”

吕可颂明白了,袋鼠们对肖一切并不友好,他们认为肖一切复杂的逻辑思维会带来不幸,而头脑简单、内心稳定才是寻常袋鼠的追求。

“如果我是肖一切,我会很苦恼吧。”吕可颂在肖捷耳边说。

“吕老师,如果你知道他的苦恼是什么,那不就意味着……”

“苦恼的反面,就是他想要的东西!”吕可颂恍然大悟,“而他想要的,就是做一只受欢迎的袋鼠。”

袋鼠们亮晶晶的眼睛齐齐望着吕可颂,肖捷也沉默地看着她。

吕可颂试探着说出脑中想到的话语:“我喜欢一切的一切?”

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她身边涌出,她从口袋摸出肖一切的剑,看到剧烈的光线从那里源源不断迸发出来。

她知道她成功了。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苏莞雯的其他代表作品:

【新作!】苏莞雯《三千世界》(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爸爸说他在月球上,所以不能回家 | 科幻小说

我的人生,竟然变成了老家的付费景点 | 科幻春晚

苏莞雯:认同残酷,点亮一小盏灯 | 作者创作谈(二)

题图 | 苏莞雯工作室《三千世界》宣传片 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