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平汉线,造就了哪些城市,又贻误了哪些城市

原标题:一条平汉线,造就了哪些城市,又贻误了哪些城市

驻马店、石家庄、新乡、漯河和武汉这些城市新贵是如何在近代诞生并发迹的,南阳、襄阳、周口、开封和大名府这些曾经的历史重镇又是如何走向落寞的。

平汉线又称卢汉线,北京卢沟桥至武汉汉口,故名。今天可称之为京广高铁的北京至武汉段。平汉线建于1898年,时至近代晚清,大清帝国刚刚中日甲午之战战败,痛定思痛,决定实业救国,兴修铁路。委托盛宣怀选择在中国野心最小,侵略实力最小的比利时借款,以30年借款期界限内的铁路运营权为交换,从南北两路开始修建,最后在黄河大桥北端合龙。

郑州黄河铁路桥

平汉线动议是晚清重臣张之洞1889年向朝廷提出,张认为相较修筑铁路这样的发展实业的共识,南北这样的大干线铁路,比当时动议的其他短线(比如天津至北京通州)、东北铁路(俄占的中东路)更重要。

张的提议被朝廷采纳,为了便于督办,并将时任两广总督的张,调任湖广总督。铁路铁轨和沿路150余座大桥,就近使用湖北大冶铁厂的钢轨,最终平汉线在1906年4月1日竣工。

平汉线作为中国中部,贯穿南北的大动脉今天京广线的雏形,将长江领域与中原大地、华北平原以及京畿地区相连接,成为了中国直到今天依然重要的经济交通大动脉。

2012年11月26日,改建京广铁路跨越黄河特大型铁路桥工程施工工地。(新华社记者 朱祥/图)

平汉线建在近代史新世纪开端,经历武昌起义时北洋星夜运兵,京汉铁路大罢工,甚至北伐军的血战,从建成伊始,便见证了中国近代史。

可以说,平汉线等中国近代铁路的兴建,不仅改变了中国近代的政治经济,重构了中国的经济之版图,也改变了中国城市地理的兴衰。

作者手绘平汉铁路示意图

平汉线造就的城市新贵

从南至北,平汉线首先造就了武汉,今天长江中游的华中中心城市。将武汉三镇从一个军事枢纽,彻底改变成商业重镇。

平汉线铁路首先改变了其南端点的武汉三镇,在中国历史上,直到太平天国攻陷武昌时,武汉三镇作为中国长江中游的一个交通枢纽城市,更多意义上是军事重镇面目出现的。

纵观中国的历史,攻取东南(南京),几乎都是从长江上游建瓴而下。因此,守江南必守武汉这一上游门户。在没有平汉线铁路向北穿越大别山、桐柏山等义阳三关(今河南信阳鸡公山武胜关为代表)这一淮河、长江的地理分水岭时,武汉的交通借助长江水道连接长江上下游和向南通过洞庭湖湘江水系连接华南两广的功能,呈T字型中心位置。正是平汉线的向北打通,将其变成一个十字交叉的城市。

这是1957年拍摄的武汉长江大桥。这座横跨长江的第一座公路铁路两用大桥的通车将京汉铁路与粤汉铁路连成一体,正式更名为京广铁路。(新华社记者 袁苓/图)

平汉线修通以后,中国南北交通的节点,开始从西部的汉水通道(南阳-襄阳-荆州),开始向东转移到武汉。从武汉一路向北,经过中原和华北的河南、河北中、西部浅山地带,直抵北京。

武汉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对外开放的门户城市。国外使领馆林立。甚至凭借平汉线的交通优势,武汉的外国人和达官贵人、下野军阀政客们为了避暑,还将平汉线所经过的天险鸡公山打造成近代形成的中国四大避暑胜地之一。

平汉线成就甚至可以说是凭空还产生了几个新城市。比如河南境内的驻马店市和漯河市。

在没有平汉线之前,根本没有今天的河南南部农业和人口大市,地级市驻马店。和双汇火腿之都、号称内陆特区的地级市城市漯河市。

驻马店站

驻马店原本仅仅是一个汝宁府辖下北遂平县、南确山县、东汝南县(汝宁府府治所在地)、西泌阳县(隶属南阳府)十字交叉位置的一个汝水支流畔的驿站小镇。名驻马的大车店,故名。

而漯河也仅仅是郾城县南部,汝河东流过程中的一个河湾码头,漯河湾而来。

那么,历史的馅饼为什么偏偏砸给了这两个地方呢?其实也不是偶然。

平汉线1214.49公里,当年设定一二三等级车站100多个。车站的设定选择,除了距离选择,另一个选择便是商业和人口多少的聚集功能。

之所以选择在驻马店,而没有选择在当时的淮河支流汝河中心、历史古城汝宁府(汝南县),便是因为,平汉线从武汉到郑州的取直原因。

清 汝宁府地图

建造铁路,经济和交通安全最重要。走直线最经济省钱,而铁路修在浅山地带,往往比修在河流中下游水流密集地区更安全,也可以更少修建必须抵御洪水冲刷的桥梁。

可惜的是,在河南的传统中心、省府开封南部,淮河支流岸边,陈州(今地级市周口市)和汝宁府(汝南县);两个豫东中心城市,都更偏东,这样平汉线只能沿这两个城市西部南北兴建。

但是,作为因水运水系历史形成的淮西重镇,汝宁府(汝南县)和周口(淮阳和陈州),其人口的密集性和商业中心属性,又是平汉线所不可也不能忽视的。

线路东移不了,那就只能平行横向对标,产生新的铁路枢纽城市。

驻马店站(驻马店市)、漯河站(漯河市)的选择便是汝宁府、周口豫东南区域中心的平行西移。

上世纪漯河站

直到今天看,依然能看出当年平汉线在选择设定驻马店站时的原因:东沿汝水,可达汝宁府、甚至安徽的淮河重镇阜阳(颍州);向西,则是泌水河谷,汉水(南阳白河水系)和淮水(汝水)的分水岭,向西通过桐柏山的余脉,可以直达南阳盆地,历史上的传统南北通道。

直到今天,驻马店西部的泌阳河谷大道依然是战略重地,有中国的坦克陆军驻扎。新闻里经常看到的军事演习代号确山,便是指的此处。

可以说,驻马店正处在这一平汉线(南北)、泌水-汝水大道(东西)十字交叉的位置上。所以说,汝宁府有天中山(颜真卿题写),驻马店市总部是有历史渊源的。

颜真卿题写天中山

同样的道理,漯河设站,也相当于是汝河和颍河水系合流之后形成的渡口中心城市周口(原名周家口,淮阳和陈州的区域商业中心)的西移。

漯河湾本身便是汝河、颍河交汇的渡口。历史上名洄曲。是唐代中后期淮西军阀李希烈抗拒中央的军事防线枢纽所在。

漯河站向西,同样连接的是白河和汝河的分水岭(方城)、南北古道所在;向东则是淮阳、周口甚至安徽淮北的重镇阜阳、亳州。

郑州二七广场

平汉线的向北取直,不仅造就了驻马店,也拯救了从历史古城,在近代沦落为开封府下属郑州县的郑州。

而郑州也同样是开封中心的西移。

过了黄河,一度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平原省省会的新乡市,也是因平汉线得以成为豫北的中心城市、新兴城市。

新乡市平原省委旧址

新乡向西是焦作,中国近代最早开采的煤炭中心,道清铁路(东西)与平汉线交汇;向东则是卫漳运河,历史上的大运河的水运交通枢纽。

进入河北省以后,同样的道理,平汉线沿太行山东峦浅山台地城市群,串联起邯郸、邢台、定州(正定)、保定等古城。

河北省会石家庄的诞生,便是因为其位于平汉线跨越滹沱河的南岸位置,向西则是通往山西的正太线(正定至太原),正是平汉线、滹沱河和正太线三者交汇,形成了石家庄。

可以说,平汉线所造就的这些新城市,或者脱胎换骨的这些旧城市,都得益于其自身所在的横向交通枢纽功能。

不然天上掉馅饼,为什么会偏偏砸中驻马店、新乡、石家庄。

被平汉线贻误的城市

而相反,平汉线南北取直建设,从北京至武汉,主要经过的是河北、河南的太行山东峦台地和河南的中部浅山地带,这便使得,更偏东部,华北、中原的一系列过去依靠水系水运形成的历史枢纽城市开始衰败。比如,河北的大名府(及临漳、邺城)、河南的老省会开封,以及豫东的周口和汝宁府(汝南)。

清末的开封龙亭

大名府,依托漳河、卫河东流形成的历史知名大运河,自古形成了,黄河北岸,冀鲁豫三省交界地区的中心。邺城甚至一度是中国的古都城市。

但是,因为平汉线的诞生,其交通枢纽位置开始被平汉线沿线城市彻底取代。

河南豫东、豫东南的开封、周口和汝宁府也一样,分别是淮河北岸水系汴水运河、颍水、汝水水系依托水系形成的城市中心。

甚至,更大范围讲,在没有平汉线之前,黄河和长江之间,关中平原、洛伊河谷和江南之间,洛阳和南京之间,依托淮河水系,天然形成的水运联络线:南京-合肥-寿春(寿阳)-颍州(阜阳)-周口(淮阳)-颍川(许昌禹州)-洛阳,长江-淮水-汝水(颍水)-洛伊水,豫东周口(淮汝颍交汇)是重要的水运交通节点。

同样的道理,平汉线西侧,河南和湖北两省之间,白河-汉水-长江古道,沿岸城市南阳、襄阳、荆州也同样开始衰败、落寞。有了更为便捷的铁路枢纽,曾经连接洛伊水系、汝颍水系和白河(汉江水系)的豫西、鄂西古道也就变得不再重要。

鸡鸣三省 南阳荆紫关

但是在历史上,洛阳、鲁阳(鲁阳关、今属地级市平顶山市)南阳、襄阳、夷陵、荆州所连接的南北古道,可以说是中国中部最古老、最重要南北枢纽。

襄阳的方言和河南南阳十分相近,几乎都是河南口音,严重区别于其他湖北方言。直到今天,宜昌和襄阳还都惊人一致的共同有喝早酒(早饭喝一碗黄酒)的城市习俗。

这些可以说都是历史上,即从巴峡穿巫峡,直下襄阳到洛阳的古道历史文化遗迹。

但是,平汉线虽然带来了上述城市的商业衰败,但是千年历史形成的以城市为中心的人口聚集却是改变不了的。同时由于新中国成立后户籍制度对人口自由迁移的限制,城市虽然衰败,但人口并没有随着消减。

这就形成了,比如直到今天,南阳依然有着超过一千万人口(1198万,2018年),位居河南第一,超过省会郑州。

襄阳古城

而湖北襄阳也同样,2018年,人口594万。整个南阳、襄阳古道地区,人口超过两千万。

河南豫东南的传统城市中心周口市也一样,人口同样超过千万,1126万人。

交通商业中心功能因平汉线铁路丧失,但人为因为户籍制度对自由迁移的限制,并没有使得人口随之相应减少和迁移。这就是造成了今天河南豫东地区、南阳地区落后的历史因素之一。

当过去的商业中心,转变为缺少工业支撑的纯粹农业地区之后,上述地区不可能不变成贫困地区。直到今天,河南豫东、豫西南南阳地区存在着大量的国家级贫困县便是这一原因。

当然,驻马店也是平汉线的新贵,今天依然落后,这和该地属于传统农业地区,历史较短,缺少商业传统,河南的工业布局建国后又过于集中在豫北、豫西等煤炭资源城市周边有关。

一条平汉线,改变了中国的很多城市。所幸的是,随着中国更多高铁线路的兴建,上述有着历史底蕴的水系古道老城市终将会随着更多高铁线路的修建而重生,比如南阳和襄阳,以及周口、安徽阜阳,在以中原郑州为中心的中国米字型高铁的建构下,重生重兴将指日可待。

历史的车轮终将会用同样的铁路车轮,将曾经亏欠他们的补偿给他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