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拍一张最美军装照:一块弹片跟着这位老兵南征北战19年

原标题:再拍一张最美军装照:一块弹片跟着这位老兵南征北战19年

老兵档案

姓名:张德标

年龄:93岁

出生地:淮安涟水县城

现居地:扬州主城区

战斗经历:17岁参军,20岁入党,经历了抗日战争、淮海战役、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获得淮海战役纪念章、解放战争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 进入扬州新庄新村小区大门不多远,就会看到一个几平方米的小花园,园里郁郁葱葱。花园主人是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淮海战役、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93岁老战士。老人叫张德标,1927年出生于淮安涟水县城一个普通的家庭,1944年7月,17岁参军走上革命的道路。

17岁走上革命道路

一块弹片伴他19年才取出

“那时年龄小,上了战场也不知道怕,一根绳子上绑两个手榴弹,套在脖颈上,跟着比自己大很多岁的战友往前冲。”张德标回忆说。当时,他在老家参加了地方游击武装,第一次参加战斗是1944年7月,当时他还没有枪。攻下敌人的炮楼后,张德标和战友们缴获了不少枪枝弹药,他也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1945年,日本投降。涟水地方武装升级为涟水独立团,他后来加入了野战军,担任12纵队35旅103团二营五连一个班的副班长。时隔70多年,张德标还是能一口报出当年部队的番号。

1947年1月下旬,张德标参加了解放海安的战斗。在当地角斜这个地方,他所在的部队和国民党军队遭遇,担任副排长的张德标冲锋在前,爬到敌人一个高高的碉堡时,不幸被敌人的迫击炮击中,他从梯子摔到水沟里,一枚3厘米大小的弹片深深嵌进他的右手腕。

“那时医疗条件差,没有条件把弹片取出,就用盐水洗洗伤口,包扎一下。”张德标说,这枚弹片就一直留在他的右手腕上。伤口长好了,他的右手腕却不能前后弯曲了,每到阴雨天还隐隐作痛。直到1966年4月,张德标因为阑尾炎在部队医院住院,才“顺便”将手腕上的弹片取了出来。当时,弹片在张德标的手腕处19年,早已经长进骨头里。“弹片卡在骨头里,医生在我的手臂打了麻醉,费了好大劲才取出来。”

11年南征北战

朝鲜战场一口面粉一口雪

此后,张德标又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抗美援朝,以后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些战斗。

1949年,渡江战役前,部队到长江边上训练,张德标每天练习登船、划船,准备渡江。“我们是在天快亮时登船渡江的,在南京东边,船行到江中间时,天亮了,敌人的炮弹在飞,在我们上游的几只船伤亡很大……”

攻打上海南汇时,张德标是通讯班班长,当时有场战斗打得特别苦,敌人出动坦克疯狂地反攻。“那场战斗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我们虽然胜利了,却有很多战友牺牲了。”张德标说,之后有场战斗,敌军士气不振,他们以一个营的兵力,毫发未损地俘虏了敌军一个营。

1950年10月,张德标随部队从上海出发,经山东到丹东,进入朝鲜。张德标说,当时部队驻扎在山间,进攻多是在夜晚,睡觉时随手折下松树枝,掸去积雪后铺在地上,他们就睡在上面,条件异常艰苦。“有一次,仗打完了,供应没跟上,部队就给每个人配备了炒好的面粉,大家饿了就抓一把面塞进嘴里,没有水,就从地上抓一团雪塞进嘴里……”

1953年1月,张德标随部队从朝鲜战场回到上海,之后开拔去了浙江。1955年1月,张德标参加了一江山岛战役、大陈岛战役,将据守在岛上的国民党残部赶出大陆。

21年前随儿女来扬

弹片、纪念章成为传家宝

张德标由陆军改为海军,担任东海舰队某大队政委、某处筑港营教导员,身上的绿军装换成了深蓝色的海军军服。31岁那年,经人介绍,他与小他8岁的吴明蓝相恋,并结为夫妇。

1978年,张德标转业回到家乡涟水,成为当地磷肥厂的副书记,直到离休。

1998年,因为儿女在扬州工作,张德标也搬到扬州生活。老人说,在扬州生活了21年,早已爱上这座城市。“我们刚从老家搬过来时,扬州西区的路都不太好走,如今楼房成群,环境优美,成为我和老伴的第二故乡。”

无论走到哪里,张德标就把装着弹片、纪念章、旧照片的小箱子带到哪里,他常常应邀参社区各种活动,为社区的党员、居民以及辖区内中小学的孩子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老人家门口的小花园,种了很多花,有人真心爱花,他都会无偿相赠。“如今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每个人都要珍惜,都要热爱我们的祖国,为祖国做贡献!”

记者 张庆萍 文/图

(本文原标题:《再拍一张最美军装照| 一块弹片跟着这位老兵南征北战19年》)

Cyclopedia for military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