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被辞职”,特朗普政府离回归理性还有多远?

原标题:博尔顿“被辞职”,特朗普政府离回归理性还有多远?

那个戴着眼镜、留着小胡子、拿着记事本在特朗普背后谋划“天下霸业”的极端保守派人物终于离开白宫了。

今天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他的推特上宣布,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已在他的要求下辞职。博尔顿也是特朗普任内离职的第三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博尔顿曾在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任政府中任职,是美国政坛上的著名鹰派人物,以对外政策立场强硬而著称。今天,博尔顿的离开,让美国和全世界的许多媒体不由得欢呼起来。博尔顿这么不受待见,这还要从他在白宫的所作所为说起。

从2018年3月22日被特朗普任命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到今天“被辞职”,博尔顿在白宫的一年半时间里可没少惹麻烦。

乱挥大棒,四处生事

博尔顿不关心美国外交政策的长远利益,而是更热衷于在朝鲜、委内瑞拉和古巴等国策动政权更迭。在处理国际问题时,博尔顿总是喜欢挥舞美国大棒,甚至不惜使用军事手段,不断制造战争阴霾,反而让美国失去了外交回旋的空间。

今年初,当委内瑞拉国内局势动荡时,博尔顿多次公开表示要积极介入委内瑞拉,动不动就对马杜罗政府进行政治和军事恐吓。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在白宫通报对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实施制裁的记者会上,博尔顿将一个记事本页面朝外,上面写着的“向哥伦比亚派遣5000士兵”。这一细节被拍到后,迅速引发国际热议。一时间,美国要出兵军事干预委内瑞拉的猜测满天飞。博尔顿似乎是有意这么做,目的无非是为当时本已紧张的委内瑞拉局势火上浇油,制造战争迫在眉睫的假象,以期压垮马杜罗政府。然而,当马杜罗采取措施使得国内局势得到稳定后,博尔顿的恐吓政策随即破产。

在伊朗核问题上,博尔顿走得比特朗普还远。满脑子冷战思维的博尔顿,将伊朗视为死敌,必欲除之而后快。早在2015年,博尔顿就在《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鼓吹对伊朗动武并轰炸其核设施,以阻止伊朗研发核武器,并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海湾地区的紧张局势有所加剧。但是伊朗方面无所畏惧,欧洲盟友对特朗普的伊核政策也十分不满。而且,美国并未从强硬的对伊政策中获得多少利益。

在前不久伊朗油轮被扣押事件中,英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最终释放了伊朗油轮,让美国假借他人之手制造麻烦的计划落空。6月,伊朗击落了一架美国无人机,博尔顿支持美国对伊朗发动空袭,以报复美国无人侦察机被击落。但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叫停了这一行动。此后,特朗普表示愿意在适当的条件下与伊朗领导人对话。正是由于博尔顿的好战政策,美伊始终处在战争的边缘,让擦枪走火的危险极具增加,这显然与特朗普誓言退出海外战争的态度背道而驰。

当特朗普把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会谈视为一项标志性的外交政绩,博尔顿却多次在朝鲜问题上与他唱反调,这引起了特朗普的极大不满。博尔顿一直主张采取军事行动,反对与朝鲜谈判。而朝鲜也明确表示不希望看到博尔顿参与朝美领导人的会谈事务。

前不久,当各方都在期待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对话即将展开时,这一会谈最终被取消。博尔顿公开表示,反对美国国务院提出的与塔利班签署阿富汗和平协议的计划。

口无遮拦,引发盟友不满

在对待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英国时,博尔顿也丝毫不掩饰霸权主义的面目。博尔顿在8月访问英国期间,不容置疑地告诫英国,要求英国在打击伊朗和帮助美国赢得科技战争上和美国保持高度一致。从博尔顿话语中可以看出,博尔顿的态度十分嚣张,完全不把英国放在眼里,在新上任的英国首相约翰逊面前,早已忘记了自己只是美国总统高级顾问的身份。博尔顿颐指气使地要求英国充当美国在全球军事冲突的马前卒,要求英国按照美国的意志来办事。这也引发英国上下的强烈不满,给本来还显得比较亲密的特朗普和约翰逊的关系添堵。

8月12日,英国首相约翰逊会见博尔顿。

博尔顿的一些做法与美国的外交利益不符,也与特朗普的政治利益不符。今年以来,特朗普已经多次在公开场合否定博尔顿的外交政策主张,两人的分歧逐步公开化。当前,特朗普正在谋求连任美国总统,但是上任以来,外交方面的成绩乏善可陈。博尔顿任职的一年半来,美国又多次丧失机会。第二次“特金会”戛然而止,美伊差点开战,美国与塔利班的会谈被取消。博尔顿与美国国务卿彭佩奥的矛盾也成为了公开的秘密。据美国媒体报道,一位接近特朗普的消息人士表示,博尔顿的极端观点和擅自主张早已让特朗普感到厌倦。终于,特朗普用推特官宣了博尔顿的辞职。

博尔顿的离开有何影响?

博尔顿走后,特朗普已表示将于下周宣布新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人选。但是,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团队依然不会稳定下来。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内阁要职如走马灯一样换个不停。而博尔顿的离开,无疑会对特朗普白宫团队造成一定的心理影响。同时也会加剧人们对特朗普政府不确定性的预期。事实表明,特朗普政府最大的确定性就是“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的”。

博尔顿的离开也是对极端保守派在白宫影响力的又一打击。鹰派人物的离去,会为美国国务院开展务实外交提供空间。美伊关系有可能实现缓和,海湾地区的紧张局势也会得到缓解,国际石油市场暂时松一口气,美朝之间的沟通也可能会更加顺畅。

但是也要看到,从第一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到麦克马斯特,再到博尔顿,国家安全政策高级顾问的频繁变动,势必意味着美国对外政策的左右摇摆。新上任的国家安全政策高级顾问会是谁?将如何影响美国总统?这些还都是未知。

但无论如何,当今世界,合作共赢早已成为大势所趋。即便是超级大国,为一己私利操弄霸权主义的大棒,到处制造麻烦,也终究是不好使的,必然会引起全世界的反对。

撰文 / 白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