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同人文:我们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兄弟!

原标题:火影忍者同人文:我们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兄弟!

本文是架空世界,佐助和鸣人设定是初三小朋友,哥哥是大二。本人郑重承诺,此文没有搞基没有卖腐,我们的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只是一个傲娇兄控和一个温柔弟控而已!!!!!贝壳高举的cp大旗是鸣雏!!!

1.

“佐助佐助,马上就暑假了决定好去哪里玩了吗!”

一下课咋咋哄哄的鸣人就跑了过来,一脸天真的笑着用那双湛蓝的眸子望着刚从窗外回过头来的佐助。

“不知道。”

“切,佐助你不会是想丢下我一个人去玩才说不知道的吧!”鸣人一脸不相信的哼哼着别过脸幼稚尽显。

佐助突然有点想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看见鸣人那副白痴到不行的脸就想笑,所以他笑了出来“我说吊尾车的,你先把期末应付了再来跟我说假期吧,不知道去年一直在补课的是谁哟。”

“你..你别嚣张啦哼今年我肯定能通过考试我们走着瞧!”鸣人其实有一瞬间慌神的,虽然佐助还未成为像他哥哥一样的真面瘫,但是也是极少笑的更加极少极少对着他们笑。

“那个..鸣人君..请问你的作业做完了吗...老师说放学前要交上去呢..”没等佐助继续打击鸣人便听见雏田的细声细语。

“啊雏田作业什么的我一定会交啦!”

“恩..鸣人君如果..如果有什么不会可以问我哦!”

佐助泯了笑看着一脸害羞的小女生和扰着脑袋的阳光白痴,然后一脚把鸣人踹回自己的座位,继续扭头看窗外,那里有蓝天白云,和远方。

“佐助你干什么啦偷袭什么的真是逊毙了!”鸣人愤愤的揉着被踹的屁股咋呼着。

雏田不知道为什么脸蹭蹭蹭的更红了低着头小声喊“鸣人君。”

一团团的白云一片片的蓝天,还有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外面炽热的阳光,远处还能看见绿油油的西瓜地,教室里的风扇也呼啦呼啦的转着,这就是夏天。

佐助想了想现在正在上大学的哥哥什么时候回来陪他过今年这个似乎异常炎热的假期。

2.

转着钥匙打开有些年头的大门,佐助随意的把书包甩在玄关处。然后捏捏有点发酸的肩膀也倒在了木地板上。

夏天的地板是极为凉爽的,一点一点的去除身体高温和高温带来的疲劳。

佐助突然坐起来瞪着眼睛四处看。

今天家里有点不一样,刚进院子的时候就发现院子里那颗葡萄树居然被扎好了果实,本来他以为那是隔壁的猿飞爷爷帮忙弄的,但是他现在才感觉到客厅里也不对。

他昨天来不及清洗的脏衣服去哪了。

他昨晚在沙发上过夜的薄被子去哪了。

他早上吃剩的面包去哪了。

他...

重点是他的书和相册去哪了!!!!

佐助一个轱辘爬起来,先是把被下午的阳光晒的暖暖的客厅转了个遍,然后又屁颠屁颠的跑进厨房,在看到那噗呲噗呲冒着热气的番茄鸡蛋汤,和旁边已经做好的木鱼团子与三色丸子时颤了颤,然后飞奔上二楼在他卧室对面的那扇门前停了下来。

搭载门把上的手好像已经被汗打湿,导致久久不能转开那扇门,啊该死的夏天。

深呼吸再深呼吸再再深呼吸..

咔嚓。

依旧是有些年头的门被不变的节奏从里面打开。

一点一点直到佐助完全看见门之后的东西后定格住。

“佐助”

“哥哥”

兄弟的默契与生俱来。

3.

佐助用略带怨恨的眼神嫖了一眼现在正在厨房里给他捣鼓番茄汤的宇智波鼬。

至于为何怨恨自然是在兄弟阔别五个月后首次见面,身为尼桑的非但不告知弟弟一声,而且还一见面就发挥两指神功正中眉心泛红。

不过对于一个即将十五岁了的男生来说,这点痛感的确没什么,他才不会傲娇的为此怨恨(所以到底是为什么怨恨),而是在实施了两指神功后那个罪魁祸首居然啥也不说的直接两步倒回床上继续睡!!!

什么狗屁长途汽车做的太累了,给他收拾屋子太累了,给他熬汤太累了都是借口。

佐助懊恼的回过眼来仰头望天花板,明明上午都还在打算趁着还没放假这几天好好把屋子弄干净点,毕竟那个所谓的哥哥有该死的洁癖症,但是当他所谓的哥哥趁其不意给了他一个惊喜后,这一切都显得太平淡了,毕竟这是两人第一次相隔几月没见。

不过想起他那个面瘫哥哥的属性,他也只能默默接受这平淡的见面,毕竟不能奢望宇智波鼬说出什么佐助我好想你啊我回来了什么的,啧想想就恶寒。

略加思索后佐助再次将目光移到厨房,然后就看见穿着家居装一脸好男人形象的宇智波鼬端着香气直溢的番茄汤走出来。

啧。

“佐助 去拿碗筷准备吃饭了”

“是”

直到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佐助原先那股怨恨又溢出来一点点。

因为该死的宇智波鼬居然在大夏天!没有把汤降温!直接端了出来!那他是在厨房捣鼓什么啊!!

“冷了就不好吃了,笨蛋呐。”鼬用筷子轻轻敲了敲对面那人的脑袋笑的有点温柔。所以谁说宇智波鼬是面瘫来着。

佐助习惯性的扭头哼哼表示对其回答不满。

“你是十四岁了还别扭的小男生吗”鼬好笑的用小碗把汤盛好摆在佐助面前“我可是饿了先开动了哦”

宇智波鼬去死吧!

谁说十四岁就不能别扭了!还有这才不是闹别扭是童真啊!你个二十岁的老男人懂个毛!!

4.

最后在佐助洗完澡回到房间准备休息后,鼬和他说的话也不超过十句,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尽管没怎么说话但是鼬还是像以前一样会双指弹他额头,十四年来从不改变,也依旧记得做他最爱的番茄汤,还是好男人形象的面瘫温柔尼桑。

对了。

宇智波鼬的温柔。

没有哄他吃饭,没有替他擦干头发,没有问他功课,没有说为什么会提前回来,没有说为什么不告诉他..

咔嚓。

还是万年不变的转门声。

佐助忽然紧了紧盖在身上的薄被子。

直到开门的人的重量压在床上,并轻轻拽出被佐助抓的死紧的被子盖好,然后把头压在他的肩窝才开了口“佐助”。

可能是鼻子嘴巴都是压着的问题,宇智波鼬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闷,所以佐助也低声的“嗯”了一句。

然后他听见和他一样没理由就想笑的宇智波鼬,在他肩窝低声的笑意,颤一颤的犹如心跳般砸在心上。

“呐,佐助,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问,现在也肯定在闹别扭”

不我没有闹别扭。

“其实你不觉得沉默不代表冷淡吗”

我知道但是我并不知道你的沉默不是冷淡。

“所以说你还小但是好像也不小了十四岁了呢要独立了”

你不在的时候我不是一直都很独立吗不然怎么过来呢。

“因为骗老师说家里的弟弟生病了很严重才被允许提前回来的呢”

啊好像病的很严重呢。

“啊咧佐助不是说我是面瘫吗,怎么能说这么多话呢”

真是该死的面瘫快收起你的腹黑模式。

“我愚蠢的弟弟啊,你和我是这世界独一无二的兄弟,你所想所愿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总有你不知道的啊我愚蠢的哥哥。

“呐,佐助,我回来了。”

“我知道”

啊果然还是...

“晚安”

“晚安”

咔嚓、

被打开的门总会被关上。

但我们,永远都是无法被取代的兄弟。

这是贝壳尝试写的第一篇同人文,大家喜欢的话请分享!如果喜欢的人多,贝壳会更新得更快哦~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私信告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