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进贼,萨摩耶笑得特开心:来啦,老弟!

原标题:家里进贼,萨摩耶笑得特开心:来啦,老弟!

最近萨摩耶被网友“评选”为了最糟糕的看门狗,至于为啥...

因为家里真进贼的话,按萨摩耶这性格,可能也就笑呵呵对着人家叫两声:

来啦,老弟!

而养了这货的铲屎官都表示这是真的,毕竟这货除了笑也不会干别的了...

真的是太爱笑了,好像是无时无刻都在笑呀!

好像从小就无师自通学会用笑脸来蛊惑人心...

然后标准萨摩笑就成了这货的金字招牌——

没错,我就是微笑天使!

看我舌头伸得有多长...

就知道我笑得多灿烂!

有网友觉得只要是咧着嘴巴,露出舌头,所有的狗狗都笑的很甜啊,可萨摩耶的笑甜就甜在——

拍证件照呢,不许露舌头!

你以为这就能难到我?

本汪长得就是一张笑脸啊~

这货还经常不分场合和氛围的笑:

干坏事被当场抓包的时候...

主人训它把脸弄黑的时候...

拆完家看到主人时一脸自豪...

刚钻完泥塘回来后开心邀功...

铲屎官你快看,都是我拆的!

快夸我,我是不是很棒啊!

总觉得萨摩耶有时候挺大智若愚的:

铲屎官,你造嘛,伸手不打笑脸汪!

也经常笑得毫无原则,被捉弄了也毫不在意:

想要我扮小羊?

那就扮个喜羊羊吧!

那是不是萨摩耶就没有不开心的时候?

当然不是,都是被宠大的宝宝,谁还没点小脾气!

这只萨摩耶被主人说最近长胖了之后...

咳咳,生气的方式,可以说是很明显了!

但就算是不开心了,这货也超级好哄哒:

如果萨摩耶生气了...

主人只要稍微触摸一下它,这货就能瞬间多云转晴!

有时候可能连哄都不用,碰一下鼻子上的开关就行了!

之前说过,问如何惹一只大金毛生气的人,可能是个魔鬼,现在想想,如果是想问如何惹萨摩耶生气的人,简直魔鬼都不如!

就这样,肖战就在冯都家里蹭两天饭。这俩孩子不在一起时就想,在一起就不对盘,第一天吃饭时谁也没搭理谁,冯奶奶还劝了冯都两句,让他不要和肖战较劲儿。

原本电视机事情拔了天线,不看了也算个完,但冯都听到老爸和奶奶聊天,说是隔壁院里看电视收一毛钱一个人,灵机一动来了鬼主意,想让肖战照搬别人的办法。一来可以挣钱,二来他们一帮孩子也能看电视了,三来嘛,冯都和肖战做了个交易,只要他出主意就可以随便看肖家书架上所有的书。

正好那时候肖战的父母都出差,一个去了辽宁,一个去了上海,没人管着肖战,他也觉得是个好主意,第一天晚上就挣了一块八毛钱,正洋洋得意呢,却得罪了不愿意付钱的四婶,满心满意地想着怎么收拾他们,就将事情告诉革委会主任李铭柱。李主任兴奋地在额头摸着:“哎呀阶级斗争一天不抓,牛鬼蛇神就会钻出来!看电视还要收钱,这叫投机倒把,这叫资本主义尾巴!阶级敌人也太猖獗了!”

四婶眼睛里直放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对!赶紧把他们家的尾巴揪下来!”

李铭柱咬牙道:“别声张,要抓就抓他们一个现行的,让他们无话可说!”

四婶狠狠地点了点头:“李主任英明!”

那时候,冯都和肖战一帮小子见看电视收费来钱快,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块黑板挂在院子外,上面还写着当天播放的电影。他们心中美滋滋,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黑暗中盘踞。当天晚上放的是《渡江侦察记》,街坊邻里付了钱看得眼睛发直,时不时还要吆喝几声。冯都坐在门口收费,手里还抱着一本书看。

忽然,过道中冲过来几条大喊,冯都猛地抬头喊:“买票!”

大汉瞪了他一眼:“买个屁!”

冯都上前就要拽他的袖子,生气地反问:“你说什么?”

大汉猛的一甩手,冯都连人带桌子都被带倒了。冯都就要骂人:“王八……”

李铭柱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扶起冯都道:“哎!小孩子可不许骂人,都是工宣队的同志,你这小孩子要是敢骂人,就连你一起带走。”

冯都顿时就愣在原地,吓得脸色都变了。

此时,李铭柱和大汉们冲了后院,见众人正在看得聚精会神,喝道:“把电视给我关了!”

武坚强骂骂咧咧的说:“吃多啦?谁呀?”然后一回头,看到了李铭柱,顿时就变了脸色,谄媚地说,“哎呦……主任!”

李铭柱冷笑:“武坚强,前几天开会的时候你跟我是怎么说的,你说一定要斗私批修,一定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是不是你说的?”

武坚强走上前去赔笑:“啊?啊是啊,是我说的,没错啊。”

李铭柱挑着眉头,眼神又阴又冷:“阳奉阴违,你小子是当人一面,背人一面!居然天天在这儿看电视来了,阶级斗争那根弦哪去了?”

武坚强不明所以的反问:“看电视怎么啦?”

冯胜利也站起身来辩解:“主任,《渡江侦察记》打的是反动派,我们看电视也是学习毛主席思想呢!”

李铭柱义正辞严的一声大喝:“胡说!你们就是看热闹的。”与此同时,他走到电视机前,直接把电视关了,指着的电视机说,“这是什么电视?你们仔细看看,这是什么字?外国字,苏联字,苏联的电视机!你们看的是苏联的电视机啊!你们还要花钱看!我们在外面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你们倒在这里看苏联的电视机?你们要干嘛?想干嘛?”

众街坊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了。

李铭柱挥舞胳膊,大喊一声:“搬走!”

肖战一溜风从客厅里冲了出来,撞开李铭柱,护在电视机前,声嘶力竭的大喊:“我们家的电视!不许搬!”

李铭柱一把揪住肖战的领子,恶声恶气的道:“你爷爷是四野的干将,你爸爸是臭老九,你们家本来就是重点监督对象!这回行啦,聚众观看苏联电视机,还敢卖票,你们全家就等着发配到大西北,修理地球去吧!”说着,李铭柱狠命一甩,肖战一溜跟头就摔出去了。然后又大喊一声,“搬走!”

几名大汉立刻冲过来,有的拔插销,有的摘天线,大家七手八脚地将电视抬了起来!此时观众们开始四散奔逃,有人不小心把孩子撞到在地上,孩子大哭!院子里乱成一锅粥。

肖战气得红了眼睛,眼眶里已经浸着泪水,他从地上跳了起来,一头撞在李铭柱肚子上,李铭柱被撞了个四脚朝天。

冯胜利心想:“完了!这下子全完了!”一转身就朝院子外跑去,像是要搬救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