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小丑回魂2》: “还童针”的溃败

原标题:睡不着|《小丑回魂2》: “还童针”的溃败

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惊悚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晚是一部恐怖片, 有严重剧透

首先,《小丑回魂2》(It: Chapter Two)两个小时四十分钟的剧情并不让人舒爽,感觉这个容量更应该交给英雄史诗电影。根据畅销小说家斯蒂芬·金的1986年小说《IT》改编的同名电影《小丑回魂》2017年9月上映;如今《小丑回魂2》又卷土重来,9月5日周四大规模首映就拿下一千万美元,创下美国九月周末放映第二高纪录,当然,第一名还是《小丑回魂》。但续作却很一般;在电影院里,能听到的惊呼和爆笑并不多。

第一部的票房和口碑双丰收因为是纯粹、真挚的成长电影,有喜剧,也有内心的恐惧,7个孩子每人都学到了东西,感受到了责任,合力击败了小丑Penny Wise。《小丑回魂2》之所以“扑街”,最大的败笔在于电影刻意把7个已经成年的大人想象成小孩,还耐心给他们上课,灌输集体主义精神和抹上童言无忌的天真,这就是本末倒置,属于乱弹琴。难怪《华盛顿邮报》一针见血地指出,“(电影)大而长并不代表着更恐怖,更吸引人”。

《小丑回魂2》海报

还童针并没有带来《本杰明·巴顿奇事》那般奇遇和变革,而是不停穿梭在现实成人世界和当年孩提故事,总体感受就是一个字——乱。故事还是在那个熟悉的Derry小镇,时间2016年。《小丑回魂2》先来了一段温情脉脉的游乐场男基友浪漫接吻,结果被当地“恐同”的小混混们发现后暴打,其中一人还被推下大桥,河中不断翻滚的他恍惚中看到有人伸出手,赶忙抓住,自然是小丑Penny Wise的伎俩。小丑在他爱人面前撕碎了他。当年7个小伙伴只有Mike还留在Derry,只有他对当年7人的誓言“小丑一日回魂,我们立即回归”念念不忘。他窃听到警察播报,赶到事发现场,知道小丑27年后终于又出动了。他不得不一一打电话给当年的好友,Bill、Ben 、Richie 、Eddie、Stanley和Beverly(唯一的女生),让他们守约,回来对付这个恶魔。这些分散美国各地的小伙伴早已成家立业,不太愿意面对往事,更不愿冒险。他们在接到电话后都不约而同地遭到了一些厄运,更多是身体上的巨大反映,甚至呕吐。但他们都还是回到了Derry。只有Stanley选择了在浴缸中割腕自杀。

《小丑回魂2》剧照,前作里出演的儿童演员们再次聚首

回到Derry的他们选择在一家中餐馆聚餐,背景乐竟然是陈蝶衣填词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随着南美摇摆的快节奏,大家开始放肆上演“最佳损友”,不停插科打诨,弥补几十年不见的空白。然而“地道”美式中餐的Fortune Cookie(幸运饼)上桌,彻底破坏了气氛,饼干中蹦出了带翅膀的蟑螂,长着眼球的八爪鱼,还有类似旺鸡蛋的长毛怪物等。Mike等被吓得半死。这固然是呼应1990年先行改编的同名迷你电视剧《IT》的著名桥段,却更多是烘托小丑Penny Wise带来的内心恐惧。中餐馆+流行歌+幸运饼+各种怪物,窃以为是整部电影中最出彩、最奇异欢快的一段。

《小丑回魂2》剧照

大家终于意识到小丑的现实恐怖。Mike告诉大家自己无意中得到一个印第安部落的头盔神器,用一个神秘的宗教仪式Chüd祭祀就能彻底消灭小丑,但前提就是每个人都要找到一件当年的有意义的旧物(artifact),放入神器中焚烧,才能成功。于是,电影就开始追随众人挖掘当年故事,不断穿梭在往事和现实之间。至此《小丑回魂2》就失去了原先的紧凑和节奏,每一个角色就像打了“还童针”,幼稚地和当年的自己再次相遇,看到之前一样的恐惧,新意全无。《名利场》杂志评论,“电影变得毫无悬念,只是一个角色接着一个角色的演绎,恐惧接着恐惧。”

《小丑回魂2》剧照

电影的“乱炖”除了体现在情节和线索上,还在于“人设坍塌”。之前的“挫人俱乐部”都变成了成功人士,华丽逆袭,都开着豪车,站在万人仰慕的脱口秀舞台上,或者是成功的商界人士,却一点没有透露给观众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此外,在讲述后半程每个人寻觅旧物时候,剪辑很混乱。同时,导演Andrés Muschietti很在意把《小丑回魂2》描述成西方经典的“英雄回归”( homecoming)的原型神话,却错用了一个恐怖片的外壳,这本身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用史诗片或英雄传记片的容量和节奏来演绎一部恐怖片,效果不是无聊就是无味。虽然请到了斯蒂芬·金来亲自扮演了一个古董店的怪老头老板,有一丝致敬的意味,却一直拿斯蒂芬·金在创作中不知道该如何结尾的梗套在角色Bill的身上,一个时代华纳的三流编剧,更像是文艺片的路数,显得格格不入。

电影结尾的“大招”是如何彻底消灭小丑Penny Wise,Mike所设想的印第安人古老的祭祀并没有起作用,真正让小丑退缩、打回原形的竟然是一众人不停地对着它喷脏话!说得好听是打击其自信心,是唯心主义的彻底胜利,难听一点就是“恶语中伤”。一个偌大骇人的小丑竟然干瘪缩团。难怪有网友评论,“结尾再次教育我们,老家亲戚(小丑)总不拿自己当外人,怎么办?拿话怼死他。”我的天,这不是也在回应之前编剧Bill的困境——他想不出好的结尾,每个剧本的结尾都被人骂?这恰恰是在暗讽斯蒂芬·金和此片的结尾也是一塌糊涂啊。

《小丑回魂2》剧照

《小丑回魂2》的还童针只能给电影带来星星点点的亮处,将近三个小时的观影如同“披沙拣金”,时不时有一两处靓色。《滚石杂志》就说该片是“Penny wise, Pace Foolish”(小处聪明,节奏糟糕)。其实英语中本来就有“Penny wise,pound foolish”的俚语:小处精明,大处糊涂;因小失大,丢西瓜捡芝麻。这部新作倒真是如此,一心要做成大而全的作品,却错在童稚化,没能“hold住”。

当然,相比于第一部,《小丑回魂2》在社会议题上是有较多涉及的。斯蒂芬·金一向政治态度偏左,在其创作的中期,也就是小说《IT》完成的1980年代尤甚。在原著中交代小镇之所以被诅咒是因为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基督教恐怖主义以及恐惧同性恋情绪在滋长和蔓延,而小丑Penny Wise正是利用这种仇恨、暴力、无序、歧视来煽风点火,引起人们内心的恐惧和嗜血。所以,《小丑回魂2》有很明显对同性恋,弱势群体的同情和照顾。脸上有胎记,总别人嘲笑的小女孩,受到家暴和凌辱的女性,都在电影中提及。但是,很可惜,编剧和导演只是简单的“奇观式”地展示,却并没有深入问为什么,以及背后的社会因素,感觉是强加硬塞的同情心,生硬而有些莫名其妙。这终究是印证了电影催熟、偏童稚的那一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