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团圆只是一种奢望,明天醒来,还要扛着乡愁继续蹒跚

原标题:中秋团圆只是一种奢望,明天醒来,还要扛着乡愁继续蹒跚

中秋团圆只是一种奢望,明天醒来,还要扛着乡愁继续蹒跚

将中秋当作一个团圆之日,就给漂泊多了一个惆怅之日

“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半逢月圆;今年年尾,明年年头,年年年尾接年头。”这是一幅很老的对联,作为一年中最具文化气息和人情味的月半,中秋和春节一样,都是团圆的象征。自古以来,中秋也都是旅人们望月怀乡的重要节日。

如今,随着人们生存、生活和发展的需要,漂泊已成为一种常态。春节回家团圆都已成了很多人的奢望,所以中秋团圆就更是一种奢望。一天短短的假期,都只能卸下一些疲惫,更别说长途跋涉了。

很多时候,思念是不堪重负的。每逢节假日,高速公路都会滞缓成为古道西风,拥挤的车流如同疲惫的老马,奔驰蹒跚成为一种回乡的苦涩。

中秋明月照何人,“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是天外。空汗漫,但长风浩浩送中秋?”宋代词人辛弃疾用一首《木兰花慢》寄托的情思,说不尽望乡的愁绪。在月色之下,或许还能想起故乡的样子。而这连绵的秋雨,却淹没了遥远的思念。

漂泊在城市的人们,不是将古老的文化丢弃了,而是现实逼迫他们将这种古老的情怀放下。需求层次中的生存、生活和发展让人们在自己的路上只有向前走的力气,而没有停下来观望的时间。多少美好就这样匆匆地错过了,又有多少美好的向往永远地压在了心底。

“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明代诗人徐有贞的《中秋月》也许太过理想。不说中秋团圆,就算是阴晴圆缺也不是那样想有就有的。这个秋天,持续的阴雨袭过太多地方,很多地方是注定看不见中秋圆月了。那么,那些思乡的愁绪又该如何托付呢?

举杯邀月,只是漫天云雾,把酒问天,只有阴雨霏霏。“风雨过中秋,愁对画帘银烛。那更气迟节晚,负重阳金菊。”宋代诗人晁补之一首《好事近》写透了秋雨的哀愁。正如同李清照的《声声慢》:“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秋雨之愁,更多是思乡之愁,当我们将中秋当作一个团圆之日,那就是给漂泊多了一个惆怅之日了。乡愁,是离家时就带在身边,永远卸不下的行李。当我们走过千山万水,走过春秋冬夏,依然能尝到家的味道。

如今,已是一个电话、一条信息就将乡愁浓缩的时代了,那种牵挂在一些不可捕捉的字节中变得轻浮。但这些简单的字符却是被压缩成一种人生的符号。发展、生活很多人都无法谈起,更多的人都是在生存,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种方式挣扎。

当巨大的压力落在漂泊者的肩上,那些乡愁,那些团圆的思念,都算了吧。开一瓶酒,把日子灌得昏天黑地,明天醒来,月亮不知是否来过是否圆过,但路还是要走,还是要扛着乡愁继续蹒跚。

肃竹2019.9.11.21:41于汉中(原创作品,严禁侵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