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电竞可后发制人!KPL职业联赛联手广体破题电竞选手再教育

原标题:广州电竞可后发制人!KPL职业联赛联手广体破题电竞选手再教育

  9月10日,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下称KPL)三周年之际,KPL与广州体育学院(以下简称“广体”)就职业选手再教育等达成合作,携手推进人才引入、教材编纂以及完善标准等合作。腾讯互娱移动电竞业务部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希望借助这个合作,能帮助一部分电竞选手完成其学历教育,“通过学历教育帮助电竞运动员实现整体综合素质的提升,以便未来他们长期社会发展过程中有更长生命周期的竞争力”。

经伽马数据测算, 2018年中国电子竞技的市场规模逾880亿。有媒体报道,目前电竞人才缺口达50万,电竞赛事中的赛事管理、赛事运营、电竞导播等职业成为行业稀缺资源。此外,据了解,截止2018年底,已有48所专科院校开设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4所本科院校或是开设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或是设置了专业方向。

同时,外界对于游戏与电竞关系的“误解”,教学资源的稀缺以及教学质量的质疑一直阻碍着电竞教育的发展。对此,南都记者采访广州体育学院高等教育研究室主任吕树庭,从电竞与游戏关系的讨论、电竞教育的现状以及电竞教育的未来发展出发,还原电竞教育的现状,探讨电竞教育的解决方案与发展方向。

人物简介

2019全球电竞峰会上吕树庭教授(右一)与霍启刚合照。 受访者供图

吕树庭,广州体育学院高等教育研究室主任、教授、博士导师,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委,CSSCI期刊《中国体育科技》、《体育学刊》编委,中国社会学会体育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曾任广州体育学院社会体育系主任、广东省重点学科带头人、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家体育总局重点研究基地主任。

“电竞教育需要高等教育介入”

南都:关于本次与KPL的合作,广体会为电竞选手再就业提供哪些方面的支持?

吕树庭:一是打通职业选手(现役及退役)学历教育通道,为其提供学历教育机会,报考广州体育学院继续教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通过考核,毕业后领取相关学历证书;二是开设电竞从业人员短训班,为职业选手、教练员等进行轮训,完善其知识架构体系,提升理论及专业素养,课程结束后颁发结业证书,为其职业转型奠定殷实基础。

南都:广体为什么要开设电竞专业?

吕树庭: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需要高等教育介入,需要科学研究与人才培养的支持。电竞事业呈现出“一快二慢三缺失”的发展态势。“快”是指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的速度快;“慢”则是指高等教育、特别是体育高等教育反应迟钝,电子竞技专业人才培养严重滞后于产业发展的需要。与此同时,民众由对电子游戏的偏见所导致对电子竞技的疑惑转变得“慢”。

“三缺失”则分别指——如何有效利用电子竞技的正向功能对青少年学生进行教育的研究与实践几近空白;目前对电子竞技的研讨大多出自业界,尚未引起体育学术界的普遍注意;对电子游戏、电子竞技、体育三者之间联系与区别缺少深入的探讨。

南都:您认为广体开设电竞专业的优势在哪里?

吕树庭:电竞是体育,广体是体育院校,这便是们最大的优势。与传统的现代体育一样,电竞具备了现代职业体育的组织结构系统(俱乐部、领队、教练、选手等),以及竞赛训练系统(制定赛事目标、参加各种比赛、进行技战术训练、选拔和培养后备人才等)。根据目前电竞市场的发展和对人才的需求,广体设立了电竞解说、电竞运动管理、电竞心理与康复3个专业方向。其中,电竞心理与康复是目前全国唯一的一个专业方向。同时开设三个专业方向的,也是全国唯一的一所院校。将来,我校是否增设其他的专业方向,将依据电竞产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酌情而定。

南都:目前有许多校外机构也在做电竞的短期培训,您认为这些机构与学校并存的格局会长时间存在吗?

吕树庭:短期时间,校外机构与学校机构并存的格局会依然存在。目前许多短期培训班或培训机构孕育而生,该现象出现的原因是电竞产业快速发展,而现在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滞后,满足不了电竞产业对人才的需求,而短期培训的出现弥补电竞高等教育滞后以及培养周期比较长的不足。

不过,未来我们高等教育、专科教育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电竞产业人才的需求可能没有那么旺盛的时候,这种格局会被打破。

要分清“游戏”与“电竞”

南都:您如何看待外界“打游戏也能拿文凭?”的言论?

吕树庭:打游戏也能拿文凭?说这种话的人对游戏,特别是电竞缺乏了解。目前,有一种倾向认为“电竞不是游戏”。我认为这种说法只说对了一半。广义的说,电竞是一种特殊形式的游戏,它是游戏发展创新的产物,由于它具有“竞技化、标准化、规则化”的特征,使它向现代体育大大地迈进一步,并正在走向融合。正是由于电竞的这三个特征,催生了以市场化为导向,以赛事运营和推广为核心的新型职业体育——电子竞技。

电子竞技与普通游戏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前者是在人类竞争天性的驱使下,追求卓越,更快、更高、更强;而后者则更多是休闲、消遣,是在人类玩耍天性的驱使下,追求娱乐和满足。前者与后者另一显著区别是参与人数的不同,比如电竞要求2人之间,或2人以上的团队之间进行对抗,而游戏则没有这方面的要求。

电竞教育不是打游戏,而是利用电竞的正向功能去培养人。高等教育更是不打游戏,而是有一整套培养电竞专业人才的课程体系与方法。为促进电竞产业的发展输送源源不断的人才。

南都:您认为电竞教育哪个环节还亟需解决?

吕树庭:首先,应在目前电竞专业教材参差不齐的情况下,逐渐的集中全国范围内,在电竞专业方面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和有实践技能的优秀教练员、优秀选手等组成教材编写班子,编写具有一定权威性、客观性和科学性的教材。其次,充分利用电竞的正向功能,将电竞教育引入广大青少年的教育之中。目前,这方面的科学研究和操作实践几乎是空白。再次,高等电竞教育需要和电竞市场对接,深入了解市场运行情况和对人才的需求,特别是要对电竞专业毕业生的就业动态进行跟踪调查,及时了解与反馈教学当中的不足。

南都:有业内人说,大部分真正有能力教学的人还在第一线奋战,许多学校根本没有匹配学科相对应的师资人才,学生进入学校后学不到东西,您对此怎么看?

吕树庭:我个人认为,有经验跟有教学能力是两码事。只能说拥有丰富的电竞实践经验的人仍在第一线奋战,而他们的知识架构体系、综合素质以及学历(高校任职是需要博士学位)是不足以支撑他们担任高校教学岗位。比如,广体师资与有一线经验的专业人士相比会各有侧重,广体是在理论知识、学术科研、教学等方面更有优势,后者是在实践经验比广体强。高校培养的不是电竞选手或者教练员,我们培养的人才是围绕电竞产业生态链的,如俱乐部与赛事运营、宣传推广、裁判员等岗位。

对此,广体联合腾讯、KPL相关人员组成一个专家组,经过层层选拔,从160名应届硕士毕业生中挑选了3名教师(分别任职电竞解说、电竞技战术、电竞数据分析),后续将送往职业俱乐部进行培训深造。其他电竞理论课程全部由具有博士学位的教授或副教授任课。

南都:电子竞技本身具有变动快的特性,电竞专业的教材很难跟得上电竞赛事版本、选手变动的节奏。你们学校打算如何解决该问题?

吕树庭: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教材从来都是滞后的,它有着一定的写作周期与出版周期,无论写的时候是多么的先进,当这本教材传到学生手中时,它都已经过时了。这是一种规律,任何学校都免不了这种规律。所以,教师在授课过程中,要以教材为蓝本,但不是唯一的参考,应该及时更新最新的内容,补充到教学内容当中去。

“广州电竞可后发制人”

南都:不久前,广州发布了电竞产业扶持政策。您认为这会对广体的电竞教育有哪些方面的提升?

吕树庭:在我看来,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在电竞产业的布局上仍慢了半拍。目前广州并没有成体系的电竞产业,尤其是作为电竞产业的核心环节——电竞赛事,而广东恰恰就缺少这方面的积累,有了电竞赛事才能连通电竞产业上中下游环节,并不是光建几个场馆就能称之为电竞产业。

不过,俗话说“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大炕”,在广州发布了电竞产业的相关扶持政策后,广州可以利用科技、经济优势以及广阔的受众市场,后发制人。而在这个过程中,广州电竞产业发展与广体电竞教育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我们为广州电竞产业培养人才,而广州电竞产业的发展也为我们的学生提供实践机会与就业环境。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陈培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