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不都是病,歧视令人生病

原标题:肥胖不都是病,歧视令人生病

推荐 作者:雪莹来源:GymSquare精练ID:GymSquare 编辑:海盗

我只是个健康的胖子。

肥胖不是病,歧视令人生病。

为肥胖人群发声,似乎已逐渐成为社会「平权」的代名词,不论是引发争议的「女性身体包容性」 ,还是 「脂肪解放」等社会运动,都在为肥胖人群争取更多平等的机会

但即便如此,肥胖人群遭遇的偏见依然十分常见。

比如社会对肥胖人群的「体重羞辱」,会引起这类人群皮质醇水平的升高,这是一种可导致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脏病的压力荷尔蒙。

包括医生也在「肥胖偏见」上,犯了不少错误。

比如当诊断过度肥胖人群时,医生可能因为病患的体型而做先入为主的诊断,认为在具体治疗方案前,减肥是当务之急。由于对病患体型的偏见,影响到了原有的治疗方案。

包括教练,团课中对于肥胖人群的关注较少,过高的强度或者不恰当的训练 动作,都将使得肥胖人群的健康处于危险之中。甚至对于更为精细化的药物研发体系中,由于对肥胖人群样本量采集的不够多,导致药剂量和治疗方案对肥胖人士都不尽科学。

康涅狄格大学的心理学家,Maureen McHugh和Joan Chrisler进行的几项研究就表示,肥胖歧视导致的心理压力,会使肥胖人群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状况不佳比如医生根据体重提供不同的治疗方案,以及将肥胖人群排除在研究范围导致患者服用药物不足等情况。

肥胖歧视导致严重心理压力

所有的肥胖偏见,最终可能会引发误诊以及拖延治疗效果,减少训练效果甚至增加风险,更重要的是,加剧肥胖人群身体和心理健康问题状况。

为了减少这种「肥胖偏见」和「体重羞辱」,美国甚至有一个专门的组织:体型和健康差异性协会 Health at Every Size (HAES),以改变肥胖人群的生活方式,让医生能客观的诊断病情,对病人体型的偏见从医疗系统里排除。

当然,对于更为日常的健身房锻炼。是时候让健身教练们理清楚,肥胖人群训练的效果,在不被歧视前,需要更多被纳入训练计划的编排中去。

总的来说,肥胖偏见和体重羞辱正在让「大码人士」的健康遭遇危机。而不管是医生还是教练,应该更多关注肥胖人群的心理和生理,而不仅是体重。

医生也在"肥胖偏见"

对于肥胖者来说,在当代社会很难逃脱与体型相关的偏见与羞辱,从公车上椅子的大小到健身团课的强度,似乎都充满了对肥胖人群的偏见

美国康涅狄格学院心理学教授Joan Chrisler表示,研究表明不尊重肥胖患者和肥胖歧视,对于肥胖病患来说是一种压力,可能导致患者延迟寻求医疗服务或避免与医生和护理人员进行沟通。

除此之外,对于肥胖人群的偏见,也可能影响医学研究调查结果,原因在于,超重的人群经常被排除在医学研究的样本之中

基于对健康状况的假设,这意味着药物的标准剂量可能不适合更大的体型,而且在最近的研究表明,超重患者服用抗生素和化疗药物的药量不足。

数据表明,医生会根据患者的情况推荐不同的治疗方法,而事实上,针对肥胖人群的治疗方案,大部分医生的会是「建议患者减重」,而为其他平均体重的患者的治疗方案,则会推荐CAT扫描,血液检查或物理治疗等。

此外,相对于肥胖患者,医生似乎对普通患者的反馈可能不被重视,或者依然认为体重是导致目前病情的主要的原因。比如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是女性中最常见的内分泌疾病,影响高达10%的女性人群。

体重歧视导致肥胖和健康问题

然而,许多肥胖患者并没有被诊断出来,更多的原因在于医生只是定义为肥胖,将减肥作为治疗的方案之一。

医学上PCOS中一个容易混淆的问题,是会将其诊断为超重或肥胖,所以医生常常将肥胖归咎于缺乏活动和过度饮食而不是寻找根本原因,就PCOS而言,性激素不平衡才是病源本身。

根据一个覆盖300多个样本的研究报告显示,肥胖患者发生明显未确诊的医疗情况(如心内膜炎,缺血性肠病或肺癌)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1.65倍,这表明肥胖患者误诊或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远远低于普通患者

(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

美国心理学会提出研究报告中也显示,医护人员的消极态度也可能导致增加患者心理压力。例如,医生明显不愿接触肥胖患者,或者强调病人的体重,正是这种隐性的态度,肥胖患者在长期的诊断中会感受到歧视同时产生压力。

在医学观点中,常常将肥胖概念化为一种疾病。减肥作为一种治疗方法,以体重作为为健康标准的中心,然而引发疾病的因素同样也包括如遗传,饮食,压力等,但体重往往成为一个人不健康的衡量标准。

(肥胖和精神压力之间的恶性循环)

毫无疑问,对肥胖人士不平等的医疗对待,正在加剧这类人群的健康情况甚至是心理状况,而社交媒体对于肥胖偏见也乐此不疲。

通过在社交媒体的病毒式传播,肥胖歧视和偏见,也在校园中泛滥,体重成为肥胖学生在学校被欺负的最常见原因,据报道85%的受访青少年在体育课上看到超重的同学被戏弄。

总的来看,肥胖偏见不论在医疗诊断,还是社交媒体上都是一个愈演愈烈的问题

残酷社会的"体重羞辱"

不难看出,世界大部分地区依然有着较高的肥胖患病率,并且同时存肥胖体重歧视文化,可以说某些形式的「体重羞辱」,甚至比种族或民族的歧视更为普遍。

虽然有观点提出肥胖歧视和偏见可能对肥胖患者的健康有益处,但是最新科学表明,体重歧视与死亡率升高,和其他慢性疾病和病症都有着紧密的联系。

在实验中研究参与者受到肥胖歧视和偏见的时候,他们的饮食会增加,其自律性降低和他们的皮质醇水平相对于对照组更高,特别是那些认为自己超重的人。

(肥胖歧视与逃避运动相关)

此外,调查显示体重歧视与逃避运动有关,正如实验和调查工作所表明的,体重增加带来的体重耻辱经过长期的影响,患者选择减少运动或者不运动,从而导致增加体重和患有癫痫的风险。

体重歧视的影响甚至可能延伸到跟死亡率有关。

在健康和退休研究中,包括13692名老年人和美国中年(MIDUS)研究5079名成年人,报告显示体重减轻的人死亡风险增加60%,与BMI无关,研究解释这种控制BMI的关系的潜在机制可能反映了社会压力和间接的影响。

除了身体的疾病,体重耻辱也对心理健康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数据表明,患者因体重而受到歧视的体验情绪而导致焦虑症的可能性,大约是其他人的2.5倍。当然体重歧视对心理健康的这种不利影响不仅限于美国,体重相关的反应也被证明可以预测其他国家的抑郁风险。

重要的是研究表明,这种关联通常从都是从歧视到精神健康状况不佳。

肥胖人群,也是健康人群

针对体重偏见也逐渐发生改变,目前一部分医生正在寻找新的,不带有色眼镜的方式治疗肥胖病人,例如Health at Every Size (HAES) 是美国体型和健康差异性协会,目前为肥胖患者提供最新推崇的治疗方式。

区别于传统的治疗,HAES的治疗理念是让病人把重心放在健康的生活习惯上

比如提高睡眠质量,选择自己喜欢的运动,合理的营养餐,最后是否能成功的减肥并不是HAES注重的结果,HAES觉得最重要的是把对病人体型的偏见从医疗系统里排除,让每个医生都能够客观的根据病人的健康来诊断病情,而不是只专注于体重。

对于医疗的肥胖歧视,最有效的方法或许是解决造成污名化的医护人员或者机构的行为和态度,这种普遍存在的问题需要在医疗保健环境中,以及政府和社会中采取多管齐下的策略。

在医疗环境中,医疗培训需要解决体重歧视,就需要医疗专业人员和学生接受有关体重偏见是什么,如何运用正确科学的治疗方式以及体重对患者的影响等。

设立法律保护,也是维护肥胖人群的一种方式在美国,1964年的“民权法案”并没有将体重确定为受保护的特征,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具有极高BMI的人才能根据美国残疾人法案立法寻求法律保护。

当然,让医生和法律上认为肥胖人群也是健康人群之后,教练群体才能更好地对待肥胖人群。

比如肥胖人士不应该在有氧区接受「酷刑」,团课应该按照大部分人(包括肥胖人士),设计课程强度。

以及对于大多数健身房来说,健身不一定是肌肉强壮和线条完美,一个肥胖但健康的健身者,应该是有更多自信在健身房日常运动的。

胖偏见和体重羞辱,依然在稍显刻薄的社会价值体重中广泛存在。回归健康和平等,肥胖人士不是少数群体,他们是社会广泛存在的,并将持续存在的社会构成。

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