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深改12条”全解读:资本市场进入基础制度建设提速阶段,长牛更可期

原标题:证监会“深改12条”全解读:资本市场进入基础制度建设提速阶段,长牛更可期

证监会:放宽中长期资金入市比例和范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满乐

编辑 |

1

记者 | 满乐

编辑 |

1

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路线图终于出炉。

继8月25日证监会主要负责人召开会议研讨细化资本市场改革总体方案、8月31日金融委召开第七次会议强调“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后。本周,证监会再度召开工作座谈会,推进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内容。

短短半月以来,监管层多次释放出资本市场改革全面深化信号,改革预期也在持续强化。

9月9日-10日,证监会召开了例行年中工作会议,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会议被赋予了“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的深远意义。

会议提出了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个方面重点任务:

  • 一是充分发挥科创板的试验田作用;
  • 二是大力推动上市公司提高质量;
  • 三是补齐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短板;
  • 四是狠抓中介机构能力建设;
  • 五是加快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
  • 六是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
  • 七是切实化解股票质押、债券违约、私募基金等重点领域风险;
  • 八是进一步加大法治供给;
  • 九是加强投资者保护;
  • 十是提升稽查执法效能;
  • 十一是大力推进简政放权;
  • 十二是加快提升科技监管能力。

“目前我国资本市场正从前期的起步探索阶段、初期发展阶段、规范发展阶段进入基础制度建设提速阶段。”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向界面新闻表示,这一阶段需要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制度,在前期我国资本市场顶层设计的基础上,夯基垒台、立柱架梁,推动资本市场在投资结构、上市公司质量、监管等方面实现配套发展,此次监管层提出了12个方面重点任务,旨在促进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

民生证券方面也认为,资本市场正步入新起点。从2018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始,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表述的频次和力度持续增强,下半年融资、交易规则加大优化幅度,降准释放流动性,对外开放进程提速,修法进入三读等,表明2019年已经成为新一轮改革周期起点的重要年份。

在接受采访的多位分析人士看来,“深改12条”展现了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完整的改革路线框架和系统的工作部署,涵盖了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各个关键领域。

起点和突破口: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在本次的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上,证监会明确提出,坚守科创板定位,优化审核与注册衔接机制,保持改革定力。总结推广科创板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稳步实施注册制,完善市场基础制度。

“以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突破口,因此可以看做是新一轮资本市场改革的起点”。潘向东认为,这一改革举措通过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制度,加强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明确了市场化是资本市场改革的主要方向。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也指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意义在于,既引导了国内经济向科创型企业转移,又完成了信息披露为特征的注册制改革。“这两点对A股市场都有着极大的引领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科创板顺利开板并平稳运行之后,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就来到深交所,强调要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精神,稳步推进注册制和创业板改革等工作,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功能,在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先行示范区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李希的这番讲话,给市场提供了全面推行注册制的政策预期。此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也曾在科创板开板仪式上表示,将“充分发挥科创板的改革试验田作用,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潘向东认为,未来加强发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尤其是对于科创板试点的注册制,将逐步推向创业板、新三板和主板市场,健全我国新股发行审核机制和定价机制,通过完善上市公司的新股发行和退市制度,健全市场化进入和退出机制,真正实现资本市场自身的优胜劣汰,从而优化资本市场生态环境,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这是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基石。

12项“深改”重点任务中也提出,要补齐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短板。推进创业板改革,加快新三板改革,选择若干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制度和业务创新试点。允许优质券商拓展柜台业务。大力发展私募股权投资。推进交易所市场债券和资产支持证券品种创新。丰富期货期权产品;

优化市场投资生态:法治、市场监管和投资者保护

在释放出资本市场改革红利的同时,新的深改举措也锚定了市场投资生态优化的部分。

在12项“深改”重点任务中,就有8项与法治、市场监管、化解风险、投资者保护相关。

“近期监管连续释放深化资本市场改革信号,一方面是以科创板为突破口带来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更市场化的改革,另一方面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为代表的发行、退市、并购重组等机制的优化,以吸引长期资金、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为重点的市场投资生态优化。” 东吴证券非银金融首席分析师胡翔向界面新闻表示。

在本次公布的“深改”重点任务中,就包含了提升稽查执法效能、提升科技监管的能力、大力推进简政放权等内容。另外,也要求大力推动上市公司提高质量,狠抓中介机构能力建设。

具体而言,证监会正有意制定实施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切实把好入口和出口两道关,努力优化增量、调整存量。严把IPO审核质量关,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并购重组主渠道作用,畅通多元化退市渠道,促进上市公司优胜劣汰。优化重组上市、再融资等制度,支持分拆上市试点。加强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分类监管、精准监管;

中介机构方面,则会加快建设高质量投资银行,完善差异化监管举措,支持优质券商创新提质,鼓励中小券商特色化精品化发展。推动公募机构大力发展权益类基金。压实中介机构责任,推进行业文化建设。

除此以外,进一步加大法治供给也在改革重点任务中。监管层将加快推动《证券法》《刑法》修改,大幅提高欺诈发行、上市公司虚假信息披露和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等违法行为的违法成本。

对此,潘向东表示,法制建设是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只有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高上市公司违法违规的处罚力度,从制度上解决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过低的问题。这就需要从制度上弥补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漏洞,补齐资本市场短板,为促进资本市场规范运行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与此同时,还需加强对中介机构的证券稽查执法,做到在执法过程中有法可依,对于中介机构欺诈发行、虚假陈述、内幕交易等资本市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要建立追究机制,从而形成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高压和震慑态势,有效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这样有助于弥补监管短板,减少监管盲区,通过约束中介机构行为,提高中介机构责任,有效防范和遏制市场风险,实现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潘向东称。

无论是狠抓中介机构建设,还是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或是加大法治供给。监管层的初衷之一都在于加强投资者的保护工作。

“深改”重要任务中就提出,将推动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探索建立行政罚没款优先用于投资者救济的制度机制。推动修改或制定虚假陈述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相关民事赔偿司法解释。

光大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谢超认为,本次资本市场改革主要指向完善基础制度、法制保障、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吸引长期资金入市等几个方面,目的是真正实现优胜劣汰,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令投资者享受发展成果。

9月6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参加第二届中小投资者服务论坛时,也表达了对投资者保护建设的态度。他提出,证监会正进一步构建符合我国实际的赔偿救济制度。健全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支持投资者通过民事诉讼维护自身权益,推动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研究建立投资者赔偿基金。

“包括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在内,监管层正在推进的投资者保护改革内容,都使得投资者在维护市场公开、公平、公正上更具主动权”。李迅雷表示。

优化投资者结构:引入中长期资金和海外“活水”

加强投资者保护、加大法治供给必然能有效缓解资本市场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而在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建立之后,也有助于增强投资者信心,吸引市场资金入市。

除了令投资者享受资本市场发展成果外,监管层也希望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起到市场“压舱石”的作用。

具体到“深改”内容上,证监会就提出,将强化证券基金经营机构长期业绩导向,推进公募基金管理人分类监管。推动放宽各类中长期资金入市比例和范围。推动公募基金纳入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金投资范围。

李迅雷表示,引入中长期资金,将保障市场运行更为稳定,“新兴市场的特点就是波动性比较大,中长期资金比例提高,短期波动性就会缩小,对稳定投资者预期也能起到积极作用。另外中长期资金的引入也意味着市场中机构投资者比例的提升,有助于优化A股的投资者结构”。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层不仅在积极引导公募基金,保险资金、养老资金以及企业年金等中长期资金入市,海外机构的“活水”也在接入当中。

9月1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就决定取消QFII和RQFII投资额度限制。“海内外长线资金的注入,有助于平抑市场巨幅波动,遏制市场短线炒作行为,同时也有助于倡导价值投资和理性投资,培育长期牛市格局,增强A股市场的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从而促进我国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潘向东认为。

不仅是为了引来中长期资金,诸如取消QFII和RQFII投资额度限制的对外开放举措也在稳步推行中。证监会提出,将加快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抓紧落实已公布的对外开放举措,维护开放环境下的金融安全。

关于下一步的对外开放举措,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也已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明确阐释:

一是推动修订QFII/RQFII制度规则,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中国资本市场。二是按内外资一致原则,允许合资证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境外股东实现“一参一控”。三是合理设置综合类证券公司控股股东的资质要求,特别是净资产要求。四是适当考虑外资银行母行资产规模和业务经验,放宽外资银行在华从事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的准入限制。五是全面推开H股“全流通”改革。六是持续加大期货市场开放力度,扩大特定品种范围。七是放开外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产品参与“港股通”交易的限制。八是研究扩大交易所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拓展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渠道。九是研究制定交易所熊猫债管理办法,更加便利境外机构发债融资。

在潘向东看来,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推动资本市场与国际接轨的切入点和突破口。此时,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性增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的着力点,显示了我国持续对外开放的决心,因此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不仅有助于推动资本市场为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新兴经济服务,从而为其提供精准、有效、低成本的金融服务,而且有助于吸引更多海外长线资金进入,推动资本市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总的来说,‘深改12条’对资本市场构成战略利好,有助于资本市场机制日趋完善,在制度层面强化了‘长牛期可能提前’的判断。”谢超称。

(界面新闻实习生单雨菲对本文亦有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