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末群雄逐鹿,最大的赢家是萧何!

原标题:秦末群雄逐鹿,最大的赢家是萧何!

文:郭天民(读史专栏作者)

公元前209年,那个不好好种地一心“苟富贵”的庄稼汉陈胜,终于按捺不住郁积在心中的愤懑,率领900多个戍卒揭竿而起,把秦朝的统治铁幕撕开一个口子,同时拉开了群雄逐鹿的序幕。

项羽和刘邦也不甘寂寞。项羽观看秦始皇出游,大言不惭地说:彼可取而代也;刘邦见了秦始皇的队伍,羡慕地说: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于是分别拉起自己的队伍造反。

项羽和刘邦推翻秦朝后,又开始互相残杀,最终刘邦战胜项羽,建立汉朝,做了开国皇帝。

表面看,刘邦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好像是最大的赢家。但是如果把起义的投入和最后的收益进行一下比较的话,真正的赢家其实不是刘邦,而是萧何。

起义者最初的目的无非有三个,第一是摆脱当前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第二是称王称霸,安享荣华富贵;第三是留下江山造福子孙后代。

但起义是需要资本的,而且要冒一定风险。起义最基础的资本就是身家性命,最大的风险是丢掉自己的性命,甚至整个家族的性命。只有保全了性命,讨论起义的回报率才有意义。

像项羽,虽然实现了起义的第一个目标,但是却在和刘邦争霸的斗争中命丧乌江,亏得血本无回,连个后代也没留下,更不用说江山了。

刘邦虽然三个目标都实现了,但是后两个目标却严重打折了。

刘邦做皇帝之前的日子自然不必说,就是从打败项羽做皇帝到去世,总共只有七年时间。这七年,他几乎每年都在外打仗,风餐露宿,席不暇暖。有时是抗击匈奴,有时是平定叛乱。几乎没过一个安生日子,最后还死于箭伤。

刘邦死后,留下八个儿子继承了江山,但是其中六个都被吕后算计了,吕后自己的亲生儿子也英年早逝,此后便是你死我活的皇位之争。

而萧何呢,本来是秦朝的一名小吏,在秦末群雄逐鹿中嗅到机会,也想分一块肉。

但他自己不敢出面,而是撺掇着刘邦带头,因为萧何深知秦朝的暴虐,搞不好不光自己掉脑袋,还会株连九族。

其实萧何一开始并不看好刘邦,只是看到刘邦未来的岳父吕公非常欣赏刘邦,才转而支持刘邦。

如果把刘邦比作一个创业者的话,那么萧何更像是一个风险投资人,而他最初的投入只有五百钱。

那是在刘邦到咸阳执行任务时,别人都送给刘邦300钱,唯独萧何送给刘邦500钱。这多出来的200钱,后来获得了超级回报,刘邦在封赏功臣的时候,多封了萧何2000户。

但是,刘邦并不是一个好创业者,不管是和秦朝打还是和项羽打,多次打败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每次萧何都帮着刘邦收拾残局,重整旗鼓。

萧何对刘邦的投入,主要从四个方面。

第一是募集兵力。刘邦的势力一开始比较弱小,将士们有的不看好他离他而去,有的战死沙场,部队减员严重,他有时甚至成了光杆司令。但是萧何总是能及时募集兵力,在刘邦最需要的时候补充上去。

第二是补充粮饷。刘邦和项羽在荥阳相持好几年,粮食短缺,萧何在后方源源不断输送粮食。直到后来建立汉朝,刘邦出去平定叛乱,萧何仍然是不遗余力地组织生产,提供物质保障。

第三是推荐人才。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但他并不甘心一辈子守在汉中,一心想着打回老家,手下的将士也因想念家乡纷纷开小差溜回去。可是刘邦兵少将弱,急需有才能的将领。萧何及时向他推荐韩信,刘邦看不上韩信,韩信一怒之下不辞而别,萧何又把他追回来。

萧何劝刘邦说,你要是打算长期做汉王,可以不用韩信。但是你要是想争夺天下,必须要用韩信。于是刘邦拜韩信为大将军,并最终在韩信起决定性作用的支持下夺取了天下。

第四是消除心患。刘邦登上皇帝宝座后,封韩信为楚王,后来又贬为淮阴侯,但韩信功高震主,成为刘邦的心头大患。韩信虽然是萧何推荐给刘邦的,萧何对韩信有知遇之恩,但萧何始终站在刘邦这边,关键时刻,他下手一点也不含糊,设计诱杀了韩信。

刘邦坐稳江山以后,论功封赏。他力排众议把萧何列为第一功臣,封赏最多。在排列位次时,也是萧何第一,并且可以“剑履上殿,入朝不趋”,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人物。

事实上,刘邦常年在外带兵打仗,朝里的事来不及上奏的,都是萧何一个人说了算。萧何缺的只是一个皇帝的名分罢了。

综观萧何一生,既没有“披坚持锐”,到战场上厮杀冒生命危险,也没有风餐露宿,辗转跋涉遭受身体摧残;革命成功以后,他既没有像张良那样避祸隐居,更没有像韩信等功臣那样狡兔死,走狗烹。

萧何虽然处事低调,不在繁华的地方住,不修豪宅,但他本人依然安享了起义带来的荣华富贵,而且寿终正寝。所以说他的第二个目标实现得很完美。

萧何死后,他的子孙后代世袭了爵位和封地、财产,而且备受皇家恩宠,虽然四次因罪失去爵位,但马上又得到恢复。因此他的第三个目标也基本实现了。

值得一提的是,萧何比刘邦大一岁,比刘邦晚死一年。如果从头捋一捋萧何和刘邦的奋斗过程,不难发现,萧何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刘邦,就像他利用韩信一样,他所做的一切,表面上是为别人做的,其实最终都是为了他自己。

刘邦在封赏时评价萧何的功绩,曾经打了一个比喻,他说打猎时虽然捕获兔子的是狗,但是发现兔子和发出指令的却是人。一般的功臣不过是功狗,而萧何却是功人。

刘邦这话是说给手下其他功臣听的,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萧何的一只功狗呢?功狗第一个吃到猎物,但真正完全享受猎物的,却是功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