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散文||【野园拾忆】◆董小冬

原标题:当代散文||【野园拾忆】◆董小冬

作者简介

董小冬,追梦大男孩,携妻一生一世,祖籍湖北,现居西安。土木工程毕业,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担任网络咨询师,情感导师,擅长恋爱婚姻解惑和个人成长;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签约译者;SEEDSEEK公众号主编。爱好阅读,写字,译文,有诗歌散文发表于《齐鲁文学》《才子》《诗刊》《星星诗苑》等平台。

野园拾忆【原创】

人生来不是为了拖着枷锁,而是为了展开双翼。——雨果

离开网络,舍了人群,耳机传过来喜欢的音乐,我再次来到这片土堆里。许久没有过来,我差点忘记了这人间盛景以及其蕴含的宇宙真理。

是啊,如今我们身在这个信息爆破的AI时代,躲在虚伪与假善的躯壳背后,演泽着别人的人生轨迹,垂涎着名人的成就与奢华,已经忘记了自己来自何处,身在何处,要去何处!

最遗憾的是,我们在网路和别人的眼光催逼之下,放弃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并对选择的权力和自由自动弃权。虽然我们知道环境很恶浊,我们也期待着一些改变,但是我们却从未真正彻底地进行过改革,因为我们很少完全地认识自己。

我不喜欢忙碌的生活,但是我却拖着疲惫的身子,做着应酬,计划,聚会,安排,过去的一周,我平均每天都是九点半回家。我忙得在写作上面心有余而时不够,胸中虽有千字,笔下却无一文,只因为无法安静下来去梳理自己的内心。

快节奏的生活让我无法承受日益进逼的发展,数据,统计,广告,媒体,我们真的过得荒唐滑稽,平淡无奇,以至于我们渐渐地忽略了劳动人民的执念与精神。

一进园子,我被老夫手里的小菜苗所吸引,地上是一畦已经浇透了的栽种区,他只是轻而易举地把苗放下去,再用泥一糊。假以十日,那郁郁葱葱的绿叶风发就足以让我陶醉了。

老夫熟练地进行着他胸有成竹工作计划,心中存留着饱满的盼望——一定会有收获。闲聊之间,他的激情与希望感十足,毫不担心风吹日晒雨淋虫害,因为他很有经验,他也有很多培育计划--施肥浇水。

是啊,很多时候 ,我们都是看到结果的光鲜与亮丽,舞台上的荣耀与盛名,却不见台下十年功的含辛茹苦与孜孜不倦。我没有看到他辛勤挖地翻土的情景,也没有看到他流汗提水过来的画面,我只是看到了调理好的园区以及旁边的半桶水。

径直往里走,我看到了许多不同的片区,隶属于不同的农民,都是周围居民自由开发出来的小菜园,种类与形态各异,我不禁想起了一个问题,是什么滋养着这些野地里的瓜果蔬菜?阳光,水,空气,仅此而已吗?日头照着好人,也照着歹人!有向阳的植物,有喜阴的绿物,有长得枝繁叶茂的,也有瘦骨嶙峋的,有夹缝里绝处逢生的,也有菜园里精心照料的。

最近气温回升,日照强烈,我也看到了一些细心的农人给这些小菜苗搭上了人工帐蓬,虽然是简工粗料,但是在我眼中却是精致有爱,别具特色。

还偶然在洼地斜坡处找到一颗小茴香树,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食材之一。

顿时我的胃泛起一种饥饿感,因为怀念起姥姥和妈妈做的 tan mo(烙的一种薄饼),更想起了妈妈常常做的韭菜鸡蛋饺子。这是何等的美福啊,只是现今的日子不常有这些农家饭菜啦。

及至走到这个园子的最高处,一个蝴蝶翩翩而来,又款款而去,我远望着黄昏下的夕阳,依然是那么高,那么远,遥不可及,却按时落下,周而复始,来日再升起。

自然界的规律尚且如此,人生何尝不是呢?

放眼四围的绿叶,再回顾着我所处的吃人的世界,我的内心非常沉重。

当我们提倡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时候,我们是为了利益,为了财富,还是在真正地做教育?我们指望一个本该咿呀学语的孩子去参加各种训练营,培训班,启智学校,我们指望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去当大老板或者董事长,我们指望每一个孩子都站上星光大道的舞台,我们指望每一个优秀青年球员都去打NBA,我们指望中国足球如同中国制造一样走出国门风靡全球,我们指望在一个羞耻与仇恨充斥的民族里放弃固有的文化精髓而盲目地跟随潮流和风气,失去师夷长技的本意。

各种速成与精英生产线充斥着我们的大街小巷,媒体广告客户端,我们已经忘记了这些基本的生长规律。我们以为人工智能无所不能,我们高傲地宣告人类已经到了巅峰时刻。然而我们陶醉在这些产品的同时,渐渐地失去了幸福的原汁原味。

这是一个简陋的园子,但是于我,它却是美妙的地方,因我在这里找到了心里的安慰。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收获有时。

主编:罗永良

执行主编:马俊华

一级编辑:邓晓燕

支持作者 赞赏自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