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内生恐怖主义为何成大患

原标题:美国内生恐怖主义为何成大患

  张敬伟“9·11”事件迎来18周年,美国以极大的代价阻住了来自外部的恐怖主义袭击,却难以阻挡住内生恐怖主义。

“9·11”事件后,美国发动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反恐战争。伊拉克局面至今未得安宁,而且导致更强的伊斯兰国(IS)恐怖主义之乱。虽然IS被暂时肃清,但叙利亚内战产生的难民潮却将恐怖主义蔓延至欧盟,并导致陷入僵局的英国脱欧。阿富汗内乱还在继续,刚刚美国和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戴维营和谈也已经破灭。谈判不欢而散的主因据说是美国社会忘不了“9·11”事件带来的恐袭之痛。

在右翼民粹主义盛行的当下,美国政府应该深刻内省。18年过去了,国际恐怖主义依然嚣张,美国通过对外反恐战争和对内立法治理,外部恐怖主义很难渗透进美国,美国最大的恐怖主义隐忧在内不在外。频发的美国枪击案,已经成为美国必须正视的内生恐怖主义。

上月初,美国连续发生两起枪击事件,酿成31死51伤的惨剧。其中匹兹堡枪击案凶手曾发表反犹言论;德州枪击案的嫌犯更具有明显的白人至上特征,据美国媒体CNN报道,警方从凶手那里得到一份“宣言”,称其支持今年3月份白人枪手对新西兰清真寺的袭击。显然,在右翼民粹主义和排外政策下,美国枪击案具有了种族主义特征。

从去年的匹兹堡枪击案到上月的两起枪击案,美国内生恐怖主义的特征十分明显。特朗普对此难辞其咎——其移民立场和美国熔炉国家背道而驰,其在美墨边境修建边境墙的孤注一掷则使美国成为一个封闭国家,其对孩童都不放过的政策更是严重侵犯了人权。在此情势下,白人至上主义者自然是受到了鼓舞,用暴力对付其他族裔也就顺理成章了。

更可怕的是,近日特朗普为了大选需要,更是对非洲裔民主党议员进行了种族主义的污蔑,称他们“恶心有鼠患”,要他们回到“老家”。前总统奥巴马联合149名黑人对特朗普进行了反驳。由此可见,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开始蔓延至政治领域,当民主党议员和前总统都难以摆脱种族主义歧视时,普通的少数族裔权益自然难得保障。

美国枪击案不会是第一次,一旦染上种族主义病毒,受伤害的将是更多少数族裔弱势群体。这已经不是控枪不控枪的问题,而是美国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熔炉政策还是回归上世纪中叶的种族歧视政策。

特朗普的持枪政策也很鲜明,他认为拥有一杆枪不仅是个人权利而且会更安全。而且,在连续的枪击案发生之后,美国民众的恐惧和媒体的愤怒并未形成引向白宫的力量。美国本土的枪击案,无论现场多么惨烈,美国人似乎并未将此视为严重的政治问题。因而,无论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掌权,频繁和惨烈的枪击案都不会给他们带来致命影响。总统们在谴责凶嫌和对苦主们慰问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随着美国枪击案越来越明显的种族主义倾向,美国宪法里的持枪权利,不应成为不能碰触的政治正确。尤其是民主党和主流舆论,应该密切关注美国枪击案的新动向,通过行动让美国人相信枪击案不再是简单的暴力事件,而是影响到了美国的国本和精神。

基于政治目的的特朗普政府,放任种族主义政策,美国枪击案就会变成美国人自己制造的恐怖袭击。美国的反恐政策应该调整为“攘外必先安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